19
2017
05

人生四苦 你有经历过吗

看不透世事的纠结纷争;舍不得过眼云烟的繁华;输不起跌宕起落的沉浮;放不下尘封已久的是非。世人常说这就是人生四苦:看不透,舍不得,输不起,放不下。《诗•邶风•谷风》有诗曰:“谁为茶苦,其甘如荠。”其意是:谁说茶的滋味很苦涩,它的滋味就像芥菜一样,刚入口有些苦涩,但回味是甘美的。人生何尝不是如此,苦尽方有甘来,悟透了,也就看得透,能舍得,输得起,放得下了。第一苦:看不透老子曾说:“知人者智。”能准确地认识别人,是一种心智、智慧。一个人若不了解交际中的那些人,就是缺少了人际交往中的心智、智慧,从而就会

07
2015
02

外星文明接触卷 ummo外星人和地球人接触实录

 

生命之谜系列丛书-外星文明接触卷 ummo外星人和地球人接触实录(上)

ummo星人(介绍70年代风靡世界的ummo星人案)他们自称来自孪生宇宙的ummo星,自1950年3月28日首次在法国上普罗旺斯阿尔卑斯省迪涅市效白马山(Ch-Blanc)登陆地球后,一小部分人杂居在地球上,曾一度聚居在西班牙巴塞罗那效区和马德里。他们派驻代表用通信的方式与地球人单向交流,尤其是西班牙人,世界大部分发达国家都有他们的代表长驻,比如:美国(6人)、俄罗斯(9人)、法国(3人)、印度(6人)、中国大陆(6人)、日本(6人)。
Ummo星和地球的数据比较(重力:11.9克|9.81克);半径(7000千米、6400千米);对黄道的轴角(19°|23°);一天(32小时|24小时);卫星[无|有(月亮)];恒星(太阳)表温(4500℃|6000℃);大气组成、气温(类似);绕恒星轨道(小于地球);陆地划分(单一板块且无板块漂称现象|个板块且有板块漂移);地形[地形平缓,类似爱尔兰|形复杂(山地、丘陵、平原、高原)];人种[单一人种(小灰人)|个人种(黄、白、黑)];物种(无地球丰富|物繁多);个人信仰[无,科学崇拜|种宗教(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政治体系[由超级电脑控制,过集体化生活,不允许有个人意愿|种(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君主)];社会生活(科学决定一切,无文学、艺术|科技、文学、艺术);工业化程度(科技业、工业极为发达,农业是副业|工农业发达);能源(以电磁流体动力能为主|以电力为主)-发现地球的经过-某天,他们收到一个相当短促的信号,只持续了6分钟。根据这一morse电信号,ummo星科学家进行分析,推测发此莫尔斯电信号的星球的居民试图传递一种正方定律,于是他们就把这个陌生星球(即地球)称为方形星球,代号‘奥亚加’。在他们的语言里,加(gaa)意为‘寒冷的星体’。接着,他们组织了一支远征队,分乘几艘飞行器朝电信号发射源飞去。来到我们的宇宙后,他们找到一条捷径(时空隧道),以超光速飞行,经过6个月的航行,走完了15光年的路程,到达太阳系附近。他们十分谨慎,没有急于降落地球,他们在太阳系外缘的太空对地球进行了全面的观察,然后又放出由电磁流体动力推进的自动探测器(舱),用超音速无声无息地进入地球大气层进行更详尽的观察。最后,远征队决定先派6名队员登陆地球,这个决定很仓促,当时ummo星同地球之间的宇宙窗(即孪生宇宙间的直达隧道)正在关闭,只好留下少数队员到地球上来,大部分远征队员急需在宇宙窗关闭前踏上返程。


Ummo星人都有特异功能,都是心灵感应者,书写全凭心灵感应,动作机械呆板,文字古怪,语气时而老成,时而幼稚。他们科学技术先进,可以治愈各种癌症(曾经治愈了几位病人的癌症),能控制和改变光速……所寄信件内容上至宇宙,下至衣食住行,繁杂缤纷,包罗万象,许多知识都可以马上采用,其中光速可控论和多宇宙学说的提出就比地球人早许多年,所用的学术语言完全涵盖了当代地球上一切高科技。他们的思维方式与地球人不同,所寄信件一律打字机书写,写得像天书一般冗长,文章结构松散,叙事罗唆,晦涩难懂,跟地球人的技术说明书一样枯燥乏味,许多重要的科学思想都掩盖在枝节当中。还包括有许多奇怪的文字符号,至今无法破译。有一段时间,他们曾同马德里的接触者打电话单向交流,一次录音机录下了微弱的声音,录音带被送到法国南部一个研究所分析,结论为:带上的说话声表明声带频率过份固定,缺乏波浪式起伏,因而不是人的自然声。事后,他们解释不要为他们的声音大伤脑筋,他们那里的人,发声器官特别萎缩,声音并不由声带产生,而是由更为原始的器官发出。在演化过程中,这些原始器官萎缩了。为弥补这一不足,ummo当局很久前就为每一个少年安装一个扩声器,也就是声码器,这样他们说话声就具有了语言合成器那样的音色和频率。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前苏联的克格勃都对此有很大的兴趣。他们对地球上的环境污染甚表忧虑,认为一切都超过了一个度。并自称70年代的切割动物器官事件、著名的伐木工人事件就是他们做的,艾森豪威尔总统接见的也是他们。他们切割动物器官的目的是监测地球上的污染和危害的发展程度。并在地球上进行基因试验,形成ummo星人和地球人混血人种,但外貌形态仍象地球人。母星距离地球15光年,技术甚为发达,过高度集体化生活-

初登地球的日子-

(1)为尊重作者我必须先说一下,这本书是由中国飞碟界前辈时波先生著的,现旅居法国,一日我偶尔见到就买了下来,起初是当作科幻类读物来阅读的,经过阅读和分析我觉得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籍,不同于克拉克、凡而纳之类的纯科幻类读物,里面涉及了许多作者从ummo星人信件中理解的丰富的科学知识,内容上至宇宙,下至衣食住行,繁杂缤纷,包罗万象,所用的学术语言完全涵盖了当代地球上一切高科技。可以说我对ummo星人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真是如此的话),对作者流畅的文笔,良好的科学素养表示钦佩(将超前的科学问题讲得深入浅出、通俗易懂),这超出了我的初衷(从某一方面来说我比较清高,对于许多此类问题采用的是一种辩证的眼光来看待,不偏听偏信,喜欢问为什么)。我觉得可信度也比大多第三类接触案大得多,证据也不缺乏(马德里还有几个大活人),欧洲有几位著名的科学家也涉足此案研究。我想就这一案例与大家进行探讨,我身边很缺乏喜爱自然科学的人,他们大多陷足于世俗生活当中,最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家长里短等与生活休憩相关的事。由于我没有扫描器,也为了尊重作者,我只对重要部分摘抄,望大家理解。前面说过ummo星人派驻代表在地球用通信的方式与地球人单向交流,欧洲有不少专门研究此案的科学家和飞碟学家专门收集此类信件的复印件(原文为西班牙文)加以研究,作者从他的朋友——法国的考古学家戴纳凡处阅读到这些资料,其中就有涉及飞行器材料抗力的描述和乘员与加速度的描述,非常先进,我在相应的帖子里贴过,在此不重复。Ummo星人文件中除了西班牙文外,还夹杂着一系列古怪的单词,如:OAAWOLEAUEWA、XEE、IBO-ZO-UU、XANWAABUASIIDILO。有专家AntonioRibera共收集到这种单词近400个,宛如军用密码,至今无法破译。文件中还有一种介于阿拉伯文和朝鲜文之间的符号,简单而又古怪,与以前报导过的美国飞碟坠毁案中出现在飞碟上的象形符号相似,有几个还类似于地球人表示雄、雌性别的符号(♀♂)。(由于没有扫描器,我无法把这些符号贴上去,请原谅)据说1994年飞碟学家曾请来英国和德国的密码专家对此破解,结果可想而知,无法破译。作者阅读完资料后也是疑问迭起,谁能撰写出如此精妙的信件呢?谁想得出如此高超的航天工艺技术呢?这些信件一般都发给科技水平十分普通的人,他们不可能利用信息制造发明出什么来,因而信的寄送显得无的放矢,在此情况下,发信的那些ummo星人是何心态?
Ummo星人初登地球的日子:由他们事后的信件自述,他们初登地球的日期是1950年3月28日,地点是法国迪涅市外白马山(Ch-Blanc),离市区13千米,离拉雅维镇8千米。最初,他们在山里挖了个掩体,在下面度过了两个年头,站在掩体入口处,可鸟瞰迪涅地区的一些重要地段,其中有教堂和迪涅市。接着不久作者与他的教授朋友Jeam-LucRivera决定利用大学暑假的假期远足ummo星人的登陆点,时间是1990年7月。他们在那里得到了一位叫路易。加RAEL当地人的帮助,他是作者朋友西迪先生的朋友,是当地飞碟学会成员。Ummo星人信件原文译文如下:1950年3月28日,格林威治时间4时16分42秒,我们的三架飞行器突然出现在某地上空7.338千米高空,该地离迪涅市13千米,离拉雅维镇8千米,是下阿尔卑斯省的一个山地。三艘飞行器迅速下降,于格林威治时间4时17分落至地面。飞行器可延伸的支脚在砂石地面撑住。后来我们查明,降落占叫白马山峰,海拔2323米,离小溪贝雷奥纳河不远……当时暮色沉沉,雾霭缭绕,我们难以看清周围景物。不过,740毫微米摄影机拍到的图像尚可辨清四周环境,一些形态古怪的植物长满山坡田野。山岩崩塌,地表侵蚀不堪,足见水患肆虐、天灾常犯。我们的一架飞行器悬浮在离地面30厘米的空中,随时准备接应可能受到袭击的另两架飞行器。
着陆点显得很荒凉。我们在地面收集到一些虫子,采到一些植物。后来查明,这些植物是杜鹃花、野苣之类……那时的当务之急是构筑一个地下掩体……我们干了一夜,直到次日早晨7时止。在黎明降临前,我们的飞行器飞到一片山楂树林里躲了起来,怕被路人见到,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在山沟里挖了一条8米多深的穴道,宽为4米,用一种铝合金构架加固洞穴,防止倒塌。第二天对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新鲜的。天空比我们ummo星湛蓝得多,光线也比较强烈,可能同迪涅和拉雅维这些市镇的地形有关。当地的建筑形状古怪,色彩离奇,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我们首先注意的是,迪涅市内那个直插蓝天的尖状物,我们很快就知道,那是古老的罗马大教堂。它的钟声对我们来说也是新奇的,我们从未听见过如此悠远宏亮的声音。站在山坡上,透过高倍望远镜,我们第一次看到了地球人的优美形象,他们并无特别的活动,情绪平稳,不急不躁,显然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到来。


3月29日上午11时,我们的飞行器起飞返航,六名远征队员留在地球上,其中四名男子,两名妇女。同地球人一样,我们ummo星人也有男女之分,也有七情六欲。当天,两名ummo星人接命令,到离地下洞穴一定距离的地方做首次勘察,其余的人继续洞穴内的工程。洞穴的入口位于迪涅地区的一个小山梁上,离白马山峰不太远。站在洞口,我们看到贝雷奥纳河流淌在山谷之间,静谧神奇。凭着我们带来的精良的光学仪器,我们可以把迪涅市的建筑看得一清二楚。大教堂上的雕塑栩栩如生,旧城墙上的雉堞历历在目,附近的铁道也时隐时显。拉雅维小镇葡匐在山谷里的一小片平地上,周围星散着一些低矮的石头房。我们要告诉你们,当初借以落脚的那个地下掩体至今还在,那里保存着我们的兄弟们从ummo星带来的部分科学仪器和设备。掩体的入口已被伪装起来,你们是无法找到的。等将来有一天我们打算正式向地方当局亮明身份时,我们会把那些建筑和设备送给法国政府,代表ummo星文明向地球文明表示谢意……此份文件长达十页,对ummo星人初来地球的活动做了详细的描写,作者根据文件中关于地点和周围环境的描写,在当地人的帮助下千辛万苦找到了与文件中描述相近的叫布位什的山脊,那里居高临下,有树林覆盖,既可鸟瞰四周景物,又可在树荫下隐蔽不露,的确是个理想的藏身场所,另外山脊上确实长着杜鹃花、野苣一类植物,3月里苍蝇乱舞。作者和他朋友登临山脊后,一眼就看清了大教堂,迪涅老城,及其它一些信件中所描述过的景物,作者内心感叹:这些老外,可真会选择登陆地点呀!不过最后并没有打到那个掩体,布位什山脊的范围也比较开阔,很难定位。接上段ummo星人信件:1950年4月24日,深夜,我们四位兄弟来到旷野,进了一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孤立农家。此前,我们的UULEWUA(一种来去自如的侦察飞行舱)已勘察过这个地方。25日凌晨3时,睡在一个套间里的工人们、农庄主人夫妇俩及三个孩子都在熟睡中被我们麻醉。我们当场拿走了7万法郎、一些衣服和他们的身份证,两支圆珠笔、一枚雕有修女像的温度计、几把钥匙、一些邮票、一撂旧信、几张拽引机UFO、几份旧报纸、一些有关饲养动物的专业书、一份关于各收割阶段的说明书和一本拽引机使用说明书。后来,我们仿照拿到的身份证制作了我们的证件。我们还拿了一本儿童百科全书、一卷卫生纸、一些伤口消毒液、一架闹钟、两只灯泡,还有一块肥皂。我们剪断电线,取下一个开关和一只电表。另外,我们还顺便拿了几个拽引机零件、一些药丸、一只塞满作业本的学生书包、六双男鞋、两双女鞋、一架收音机、一瓶柠檬水、两只土鸡、一本挂历和一盏风雨灯。在一堆乱石上睡着两个地球人,他们在麻醉气的作用下醒不过来。我们早知道地球上妇女留长发,我们的兄弟们还是辨不清地球人的性别。我们掀开了那两人的衣服,剪下几片,他们半裸着身子,我们从他们的腋下和小腹部采取了汗液,剪了他们的几绺头发、臂毛、阴毛、腿毛,割了些鼻腔膜,吸收了他们的外阴分泌物。我们还带走了几件家具的组件、碗碟杯盘、地面铺石、墙上饰物,拿回洞穴后根据他们的立体图像编号分类。我们未能采到每个地球人的唾液。在取走一件上衣时,我们发现了一枚打火机和香烟。与此同时,我们还在农家畜栏里采取了奶牛的样品。两条狗正要狂吠时,我们放出麻醉气将它们麻醉了。令我们深感奇怪的是,我们不无遗憾地发现,尽管采到了大量样品,我们只搞清了样品的化学组成,尚不明白它们的作用。举例说吧,我们无论怎样试验和分析,始终搞不明白肥皂派何用场。为了弄清楚那盏奇怪的油灯的用途,我们动用了所有的实验手段,但结果还是失败了。除此之外,别无其它问题。电表走得很好,能够精确地纪录电流量,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新奇的发现。我们尚难知道,电表是否还能衡量时间或其它东西。那只老掉牙的闹钟也使我们好奇了一阵。起初,我们曾担心这玩意儿是只发射器,会暴露我们。后来才发现它纯粹是个机械装置,不会发射信息或电波。为取得一截灯丝做试验,我们不得不将灯泡戳破,我们犯了个大错误,极大地耽误了我们对灯泡用场的认识。灯丝很快氧化,当我们将它置于逐渐增大的压力下,它就融化了。从前我们拍到一些地球人吸烟的照片,因此,香烟的用途很快就被认出来了。但在试验之前,照片上的人嘴里衔着香烟,我们原以为是地球人为吸气方便而嘴咬空气发生仪呢。兄弟们将香烟撕开,没有发现想像中的复杂结构,我们为此还失望和沮丧过呢!毫问疑问,钱币和衣鞋的用处比其它物品的用途要大得多。我们深知,夜入民宅,对一户平静的法国家庭施以偷窃行为,一定会激起你们的愤怒。不过请放心,我们在1952年大大地补偿了他们的损失。完


当地的农民告诉作者和他的朋友,以前这个地区常有一些奇怪现象,比如空中出现一些小的红火球之类。宪兵们还在山里发现过莫名其妙的痕迹。他们还记得许多年前(即1950年前后)村里的维奥拉老头怒气冲冲地来到林里,嘟嘟囔囔地骂,说他一家老小的鞋都不翼而飞了,他们十分生气。头天夜里小偷光顾了他家,把所有的鞋都偷走了,还拿去许多钱物,包括一只电表。这位当地的驼背理发师说了一串被盗物件,同ummo星人文件中说的基本一致,尤其是将近7万法郎,这笔钱在50年代是十分可观的,因此受害者维奥拉老头一边走,一边骂大街,弄得村里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由于时间有限,作者和朋友赶回巴黎,落实维奥拉老头的事就交给路易.加RAEL。后来路易落实后北上巴黎办事,到作者处小坐,述取他所落实的情况,他告诉作者,作者离去后一周后他到德芳谷一带查问落实,维奥拉老头提供的情况完全同ummo星人信中所述吻合,透过车库的门缝,可以看到信中提及的拽引机,已锈迹斑斑,早就不能使用了。维奥拉老头是位典型的阿尔卑斯山里人,不善谈吐,问一句才答一句。他平时不住在孤立的农舍里,只是忙季或天气好的日子才携家人前来。他的家在爱克斯市效朗贝斯克村。路易去拜访他,但古怪的老头子不肯详谈事情的经过。不久,这位老人就带着秘密离开了人间。

(3)Ummo星人信件中也简略提到过他们飞行器的运行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星际旅行,运行复杂,涉及到空间层次的转换;另一种是短途飞行的MHD推进方式。见此论坛上相应帖子,不再重复。据法国科学部门报道,天体物理学家让.皮埃尔.佩蒂从ummo星人文件中得到启发,成功地试验了MHD推进方式。他在实验室进行的模拟试验中,观察到了飞行器四周气体电离变化和飞行器外壳出现负离子团螺线屈伸现象,同ummo星人信件所提供的信息相完全吻合。

与ummo星人有关的法国著名的渔夫失踪案(曾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

事情发生在1986年9月16日傍晚20时30分,地点是法国上比利牛斯省阿鲁隆山口,奥尔河畔。气候为天晴、无风,太阳已消失在山后,但天空仍然明亮。当事人阿尔贝.莫里斯,52岁,奥尔河畔有名的渔民,专门捕捉河虾、山涧鲑鱼、鳕鱼供应阿鲁山城居民。为人厚道,中学程度,不爱说话。当时傍晚20时左右,一些山民看见他套上橡皮服,下河设竹栏捕鱼,忽然,山谷上乌云翻滚,从山后涌来的乌云迅速将天空遮住,山地顿时漆黑一片,但没有一丝风。离山口300米处有一小足球场,四五名十来岁的孩子正在踢足球,因骤然天黑,踢不成球,便坐在草地上休息。他们看到,两个圆盘状的飞行物从翻滚奔驰的乌云中迅速朝山口降下,在离地面近千米时,两个圆盘底部射出——孩子们说是流淌出一道桔红色的光。这光非同一般,它能像梯子的阶梯一样一级一级地伸展或收缩,还不时地直角变向。圆盘掠过奥尔河畔,飞出山口,消失在山那边。黑暗也随即过去,恢复了黄昏的景色。但那天晚上阿尔贝.莫里斯没有回家,失踪了。

次日上午,其姐不见他,心生疑窦就报了警。可是警察局门庭若市,阿鲁市及周围村庄的不少人前来报警,叙述了头天傍晚乌云骤起,两个不明飞行物放着能拐弯的光柱掠过奥尔河畔,向山那边飞去的惊险情景。接到这么多UFO的报告和莫里斯失踪报告后,警察局意识到非同小可,于是通知乡村宪兵队,一起沿奥尔河畔寻找失踪者。他们在河道里发现了渔夫的木栏和渔箩,箩里的鱼还活着,但人没有踪影。快近中午时分,一位牧羊人报告说,在离河岸3000米的一个山崖旁草地上躺着一个人,此人昏迷不醒,左手臂上有一片紫红色的烙印。警察立即赶去,出事者果然是他们要寻找的渔夫莫里斯。经过阿鲁市医院的医治,莫里斯很快就苏醒过来,恢复了正常。他回忆道:‘我正在河道里捕鱼,忽觉天色顿时暗下,心中纳闷,抬头往天空看去,乌云翻滚,从云中飘下像两张树叶那样左右摇摆着的两个圆盘,直径看上去约2米多。它们底部中央向地面射出一束桔红色的光。不过,这光仿佛是十分粘稠的液体,我清楚地看到光柱一节一节地向地面伸展的奇怪情景,当光柱快接触到山坡时直角拐弯,照在我身上,我就迷糊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该案例并不出奇,与大多数第三类接触案例差不多,就奇在目击者众多,踢足球的儿童们也看到了奇怪的光,并且与渔夫的回忆相吻合,总不会是全镇居民都撒谎了吧!

法国UFO研究人员称此种光为固体光,分析得出两个特点:1、此光像流体,十分稠密;2、光柱像金属渔竿或摄影机支架一样,是一节一节延伸的,这在地球的自然界从未见过;3、此光能直角折射,人类迄今为止尚未掌握能屈折拐弯的光。作者在写完此案例后回忆起他以前在大陆主编《飞碟探索》时,也收阅过有关稠密的流动光柱的报告,是江苏省常熟市陈祥年老先生报告的,有具体时间和具体描述,所以作者认为该UFO是二艘受智能操纵的飞行器,或里面有乘员,两者必居其一。事后,于1986年9月16日西班牙巴塞罗那一市民收到一封署名为‘鱼木星来客’的长信,信中详细叙述了此次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在巴塞罗那效外的基地有被发现的可能,因此远征队决定寻找新的隐蔽地,比利牛斯山北麓的阿鲁市山地成了首选之地。那里有山有水,交通方便,却又远离喧闹尘世。我们派出的两艘飞行器上没有人,它们受太空的宇航中继站遥控。

那位渔夫并非是我们原计划的劫掠对象,我们本打算采集奥尔河底生物标本,结果顺便把渔夫也吸入了飞行器。我们在他的记忆里抹去了这段经历,将他送至附近山坡,只是在他的左臂上留下个记号。不必医治,过些日子那紫红色烙印自会消失。不要用你们地球人的传统物理观念来解释我们的科学技术。发亮的东西并不都是光,发光的东西也并不都要沿直线传播,更不一定局限在每秒钟传播30万千米这一微小的速度内。我们的飞行器射出的各种颜色的‘光’实际上是一各近乎固体的物质流。该物质流在地球上确实不存在,它是我们的探测仪的组成部分,像你们地球人太空船的机械臂一样,可伸可缩、可折可弯,受我们飞行器的控制,其颜色也随探测目的的不同而改变。]法国当地的UFO研究者们先后两次给莫里斯施行催眠术,试图让他忆起失踪后的经历,但这些努力均告失败。作者对此不置可否

(4)作者的法国飞碟界朋友给他寄了许多ummo星人发给欧洲各地居民的信件的复印件,他详细阅读后发现:1、ummo星人的信一般都十分长,最短的也要10多页,一式的打字机书写。文章结构松散,叙事罗唆,常有怪癖的字词;2、信的内容多半是事后解释由他们引起的事件,如法国渔夫案、美国筏木工人案、切割动物器官案。也有科学知识和大篇预言性的论述(科学知识大都隐藏在对事件叙述的枝节当中),这种材料读起来令人头痛,十分费解。

作者读了许多材料、做了摘记、反复分析后,才好不容易明白他们数次提及的孪生宇宙论,见论坛上相应的帖子《全新的宇宙观》,不作重复。是我把我们现代宇宙观和ummo星人的孪生宇宙观相结合而写的。他们自称来自我们的孪生宇宙反宇宙,反宇宙里有反物质组成,这两个宇宙半径相同,质量相同。它们在同一时间里诞生,有各自的时间体系。虽然这两个宇宙并无时空联系,但我们的宇宙仍影响着他们的宇宙,正是靠着这个影响的分析,他们才推算出我们宇宙的存在。继ummo星人这些信件后(1962年),人类科学家才提出我们宇宙里并没有自然存在的反物质(1967年)。

在这里要说明一点,作者对此ummo案既相信又不敢信,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暧昧,似乎相信此事就会遭到专家们猛烈的评击,象那位法国国家科学院的天体物理学家让.皮埃尔.佩蒂那样疯狂崇拜ummo星人,名誉都差点不保,即使有相应的证据。作者有几位科学家朋友都是强烈的否定论者,跟中国的专家一样,喜欢强词夺理,听不得一丝一毫的其它意见,一切都可解释为探空气球,间谍卫星或阴谋之类足以让否定派们聊以自慰的经典解释。


我在此就不作叙述了,反正要看此类专家评论,报纸和杂志上很多。作者最后还把ummo星人案一脚踢给前苏联的克格勃承担责任,因为前面说过前苏联似乎很感兴趣,前苏联解体后,负责情报处理解密的档案员也曾提到见过此类ummo星人案的卷宗,具体讲什么不清楚,但后来去查找时又不翼而飞,令人起疑。我分析后认为不太可能是前苏联克格勃干的,他们还没有这个能力,1950年ummo星人刚登陆地球时,前苏联还没有能力造飞行圆盘。也没有能力制造固体光,更不要谈抹记忆之类的高科技了。如果真是克格勃做的,俄罗斯凭那些高科技今天就不会听命于美国了,北约都东扩到鼻子底下了,昔日不可一世的北极熊还会拿他们没办法,真是可笑,你们大家说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