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2015
03

论称赞


○弗兰西斯·培 根 



      能否获得称赞或获得多少称赞,常被认作衡量一个人才华、品德的标尺。其实这正如镜子里的幻象。由于这种称誉来自庸众,因而常常是虚伪却未必反映真价值。因为庸人是难以理解真正伟大崇高的美德的。 



      最廉价的品德最容易受到称颂。 



      稍高一点的德行也能引致他们的惊叹。 



      但正是对于那种最上乘的伟德,他们却是最缺乏识别力的。 



      因此人们常常受到欺骗,宁肯把称赞赠予伪善。所以名誉犹如江河,它所漂起的常是轻浮之物,而不是确有真分量的实体。 



      有价值的称赞应该来自真正的有真知灼见之士。这种称赞正如《圣经》所说:“名誉强如美好的膏油,死后超过生前。”只有它才能荡漾四方并且历久弥香。 



      对于称赞加以怀疑是有道理的,因为以虚誉钓人的事实在太多了。假如称颂你的人只是一个平庸的献谄者,那么他对你说的就不过是他常可对任何人说的一番套话。 



      但假如这是一个高超的献谄者,那么他必定会使用最好的献谄术,即恭维一个人心中最自鸣得意的事情。 



      而假如献谄者具有更大的胆量,他甚至敢公然称颂你内心中深以为耻的弱点,把你的最大弱点说成最大的优点,最大的愚笨说成最高的智慧,以“麻木你的知觉”。 



      也有一种称赞是助人成善的,这就是所谓“鼓励性的称赞”。许多贤臣曾以此术施之于他们的君主。当称颂某人是怎样时,其实他们是在暗中指点他应当怎样。 



      有些称赞比咒骂还恶毒,这就是那种煽动别人嫉恨你的称赞。此即所谓“最狠的敌人就是正在称颂你的敌人”。所以希腊古人说:“谨防鼻上有疮却被恭维为美。”犹如我们俗话常说的“舌上生疮,谨防说谎”一样。 



      即使好心的称赞,也必须恰如其分。所罗门曾说:“每日早晨,大夸你的朋友,还不如诅咒他。”要知道对好事的称颂过于夸大,就反会招来轻蔑和嫉妒。 



      至于一个人自称自赞——除了罕见的特例以外,更是会适得其反。人唯一可以自我夸耀的只有职责。因承担重大的职责是有权引以自豪的。罗马那些哲学家和大主教们,非常看不起从事实际事务的军人和政治家,称他们为“世俗之辈”。其实这些“世俗之辈”所承担的职责比他们于世有用得多。因此《圣经》中的圣保罗在自夸时常先说一句“我说句大话”;而在谈到他的使命时,却自豪地说:“那是我光荣而骄傲的职责!”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