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准备受伤

○莫小米

     在hushi节前后,看到许多报刊上载有hushi的照片。同为年轻女子,与模特、演员、歌星乃至工人、农民、学生全然不同的是,后者见报的照片多半是笑着的,无论是自然的、明朗的、妩媚的或甜蜜的,她们总是以笑为美。hushi却正好相反,hushi的照片也有笑的,但最美的是不笑的。

     不笑的hushi恬静而神圣,反显出惊人的美。

     hushi不笑是不是因为她要面对太多的痛楚与苦难?旁人的猜测总是笼统的。最近认识一位刚从卫校毕业的女孩,她是朋友的女儿,当她告诉我即将走上工作岗位,我问她是否都准备好了的时候,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说出令我肃然起敬的话。她说当然,除了别的各项必要的准备之外,作为一名hushi,她还要准备受伤。她说在实习时曾因手指被戳伤出血而大惊小怪,快要退休的hushi长在为她处理完伤口后,伸出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让她看。

     hushi长指着手指上许多细碎的小疤痕说,这些是在为病人注射时,被针尖误刺或被药瓶碎片划伤的;hushi长又指着掌心一道长而深刻的、明显经过缝合的伤疤说,这是在手术室为主刀医生传递器械,当手术台上出现突发险情时,被医生传回的尖锐器械无意割伤的;hushi长翻过手,指着手指上的抓痕说,这是被濒死的极端痛苦的病人痉挛的手所抓伤的……

     说着这些,女孩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纤细白皙、光洁如玉的手,她没有笑,她非常美。

     我深信她会是一名出色的hushi,我同时觉得这对所有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都极其有益——既然受伤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你就得准备受伤,就如开上前线的战士,随时准备为国捐躯一样。  

221.jpg (500×406)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