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快乐与安稳

[美]弗雷德里·梅纳德成静编译

  我认识一对夫妇,他们二十几岁的时候整天在为生活而忙碌着。当同龄人成家的时候,他们却忙着增加财产。当他们觉得生活已很安稳,想成家的时候,吉恩却已经39岁了。她一直都在试着怀孕,可没有成功。这件事说明了一个道理:如果你真的想要什么东西:一个婴儿,一次旅行,或者一台录像机,假设这些能够使你的生活更丰富,那就去争取,否则,一旦错失,机会就不会再来。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懂得了这一点。那时候,父亲失业,全家靠吃鱼市上卖剩下的鱼杂,勉强度日。一天,当我透过伍尔沃斯家的窗户,看到了一个红色塑料花的胸针,我立刻就被它吸引住了。我跑回家恳求妈妈给我一角钱。妈妈叹息着。那时候1角钱可以买到1磅(1磅约合0.45公斤)碎鱼。但是我的父亲却说:“让她买吧。你以后还能用这么便宜的价钱为她买来快乐吗?”那时,10分钱买来的东西使我感觉非常满足。

  我有一些朋友,他们对待花销的态度让我震惊。有时甚至让人感觉他们非常荒谬。约翰逊一家连汽车都没有,但是去年他们竟然全家到夏威夷去度假了;伊夫虽然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却拥有一件时装设计师设计的服装,穿上那件衣服使她看起来像一个模特;还有艾达,虽然手头很紧,却开车带着她的4个孩子周游了全国,并在某天下午到一家童话旅馆喝茶。“服务生们都戴着白色的手套,”她回忆说,“四人组合的乐队在餐厅里表演。还有小小的冰激凌蛋糕,桌上放着精致的洗手的小碗儿,水是香的,上面还漂浮着玫瑰花瓣呢。作为一次奢侈的代价,我们吃了两天的面包加奶酪。但是孩子们早就忘记了我们整个夏天手头有多窘迫,却依然记得那一次喝茶的经历。”也许这已不仅仅是为了一样东西而放弃另一样东西的问题。

  加里在3岁的时候就表现出很高的音乐天赋。他的父母决定让他上最好的课---尽管这意味着要开车把他送到60英里(1英里约合1.6公里)以外的波士顿去上课。母亲还要到图书馆去打夜工给孩子赚学费。朋友们都问:“为什么非要给这么小的孩子提供一流的老师,而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

  今天,加里已经17岁了,他在一些国家最好的乐队里演奏过,并且获得了两所非常棒的音乐学校提供的奖学金。如果他的父母当时只为他提供了比较容易负担的训练,这一切还会发生吗?他的妈妈认为不能。

  我想,过着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并不是指你的花费超出了所得,而是指你的生活要与你对自己的最高想像相一致。搞清楚究竟什么使你快乐并且乐意去寻找它。也许你窘迫到为一根鞋带儿发愁,但是将孩子送去参加夏令营,或者为牙做一个牙套,这或许是对的。放任、奢侈、铺张---随你怎么叫,也许和你以后的生活相比,这些开销都是不理智的,但在你看来,可能更妙。它将改善你的自我感觉,使好心情洋溢在你生活的每一天。

  你有两种方式安排有限的收入:或者认真细致地分配好哪部分用来吃、哪部分用来穿、哪部分用来支付交通费以及房租;或者冲动一些,适当地奢侈---在那些使你快乐的事情上挥霍一点,而跳过那些对你不重要的部分。

 

 一直以来,美国人的生活总是被这样的神话影响着:那些出身贫寒的孩子们艰苦奋斗,勇于向命运说“不”,最终出人头地。我们总是为雨天忙忙碌碌,却错失了在阳光里跳舞的机会。▲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