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冰淇淋的妙用


[美]斯蒂夫·古笛尔刘俊成编译



我的儿子罗布11岁时,一天他哭着从学校跑回家,几个高年级学生在公交车站把他痛打了一顿。



我们很快就从罗布口中得知,他与那帮孩子之间关系紧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此前这些学生还只是取笑他,然后发展到推搡他,但是现在冲突已经升级到了使用拳头。罗布现在不敢去上学,害怕面对那些欺负他的孩子。



我给学校打了电话,希望得到支持。“校方会给那些孩子的父母打电话,”学校负责人对我说,“你该给警察打电话。”最好不这样做,我想,会有更好的办法。



第二天是星期六,罗布正在窗边往外望,突然他惊慌地喊道:“打我的那些家伙在外面呢!”两个比罗布稍大点的孩子正在我们家门前晃悠,似乎正在等着罗布出去。



我决定到外面去警告那些孩子,但是妻子贝芙,一个天生的调解人,走在了我的前面。她推开门,微笑着对他们说:“嗨,小伙子们。到屋里吃点冰淇淋怎么样?”



他们互相看了看,一脸困惑。但是毕竟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他们表示顺从地耸耸肩,其中一个还回答说:“好啊,为什么不呢?”








他们跟着贝芙来到屋里,贝芙简单地介绍了她自己、罗布的弟弟,还有我。她甚至还介绍了我们家的狗。“我想你们已经认识罗布了。”说完她指了指我们的儿子。她的目的是想让他们认识到罗布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个靶子。他有美满的家庭、和睦的邻里,甚至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狗。



在我们品尝冰淇淋时,贝芙很快就与他们谈得很热乎。几分钟后,她谈到了儿子的事:“我知道车站的事,我想这里面可能是有一些误会。”



他们点点头,承认在公交车站的确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罗布想要成为你们的朋友,”她继续说,“也许我们可以谈谈你们之间的误解,那样你们就可以成为朋友了。”他们点头表示同意。她和男孩们讨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这两个男孩都道了歉,并且表示以后罗布不会再有麻烦了。事实果真如此。



事情过去一周后,学校副校长打来电话,询问打架的事。我告诉他,问题解决了,但没有找过警察,只是“用冰淇淋款待了他们”。“和解”是一个既难说出口,又难以做到的事,但是我们却必须学会它。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