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男人,勇敢点


印度]米尔温·布朗马龙编译



去年快到圣诞节时,米歇尔小姐花400卢比买了一棵圣诞树。今年,同样的树却要600卢比才能买到。克里夫从远处看着米歇尔拿着圣诞树上了一辆出租车。他开着轿车跟随她,看她走进在郊外租住的房子。



为了暗中观察她,克里夫在路对面租下一套房子。他知道这样做不好,但他实在太爱她了。从第一次见到米歇尔小姐的那一刻,他就深深地爱上了她,但却是单相思。姑娘好像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她从未注意过他。于是,克里夫决定改变策略。



圣诞节前一周,米歇尔病了,尽管病不重,但却得卧床休息。她的生活中从此开始出现一连串怪事:一天早上,她发现不知谁给她送来早餐,托盘里有热茶、烤面包、黄油、果酱、煮鸡蛋,还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写着:“祝你早日康复。关心你的人。”午饭和晚饭,她得到同样的服务。



米歇尔莫名其妙。第二天,她把门锁换掉,但克里夫仍能进到她家里。米歇尔怀疑这套房子里藏着什么人,她害怕起来,叫来警察,克里夫这才不得不停止为米歇尔做事。



克里夫总是对米歇尔感到好奇。有时候,他就站在她身边听她与其他售货员讲话,她温柔的声音、甜美的笑声会长时间在他耳边萦绕。他经常跟随她,有时距离近得几乎伸手就能够着她,而她却毫无察觉。



今天晚上,他鼓起勇气,决定向她表白。他对自己说,不介意她会做何反应。他只知道他必须勇敢。没有冒险,就不会有胜利。



米歇尔孤身一人,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像他一样,无依无靠。她眼睛黑黑亮亮的,皮肤白皙,深棕色的长发瀑布似的垂下来,在他看来,她甚至比世界小姐还漂亮。



寒风掠过他的脸颊。他站在米歇尔供职的商店外面。他看着手表,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耐心地等她下班。他不顾寒风刺骨,看着一个个前来购买圣诞礼物的顾客从他身边走过。此刻已是晚上9点,商店很快就要关门。在他厚厚的大衣口袋里,他感到了金手镯的重量。



9点15分,商店准时打烊。等在店外的克里夫搓着手,不时地向手里哈气。








米歇尔走出商店,脚步轻快地穿过无人的街道。克里夫紧随其后。突然,他再次担心起来。要是---不,他不应该想最坏的结果,他不停地告诫自己。



她身穿长大衣,看上去楚楚动人。秀发像一条闪闪发亮的溪流,在她肩上欢腾流淌。她的鞋跟在石板路上发出的咯咯声,在他听来,就像音乐一样动听。从一栋楼房的顶层窗户里传出优美的圣诞音乐。又是圣诞节了,一年又过去了。然而,米歇尔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圣诞老人会帮他赢得她吗?



汽车站空无一人,周围也没有出租车。克里夫今晚没有开他的车。当公共汽车进站时,车上很空。这是吉兆吗?这是天意吗?克里夫问自己。在他的印象中,加尔各答的任何一路公交车从未这么空过。



他在米歇尔后面的座位上坐下。她突然转头,朝他嫣然一笑。他的心跳得很厉害。她认出他了。他很紧张,现在该怎么办?



“巴尼斯小姐……我……”她打断他:“过去的一年,你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情,”米歇尔说,“你处处都在保护我,你的一切表示我都注意到了。生活就像一块玻璃,只要你想看,你从哪面都可以看到。我想做你的朋友,克里夫。我不叫巴尼斯,叫米歇尔。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她笑了笑,接着说:“我想送你一件很小的圣诞礼物。”说着,她从包里找出一块金表。“这是我爸爸的一块手表,他去世之前告诉我,将来送给一个尊重我、爱我的男人。我觉得你就是那个男人。”



当克里夫伸手去接表时,他突然想起妈妈送给他的金手镯。他笑了……好像得到去世的妈妈的神灵的准许,他轻轻地将手伸进大衣口袋里,掏出妈妈留给他的金手镯,郑重地送给米歇尔。▲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