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15
02

心灵鸡汤珍藏本

上帝造人因为他喜爱听故事。

    ——爱尼·维赛尔

    我们满怀欣悦地将这本《心灵鸡汤珍藏本》奉献在读者面前。我们知道,本书

中的300多个故事会使你们爱得博大深沉, 活得充满激情;会使你们更有信心地去

追求梦想与憧憬。在面临挑战、遭受挫折和感到无望之时,这本书会给您以力量;

在惶惑、痛苦和失落之际,这本书会给您以慰藉。毫无疑问,它会成为您的终生益

友,持续不断地为您生活的方方面面提供深沉的理解和智慧。

    相信您会读这本不同凡响的书。要知道,《心灵鸡汤Ⅰ》、《心灵鸡汤Ⅱ》和

《心灵鸡汤Ⅲ》已深深地打动了世界上6600多万名读者。从每周收到的成百封来信

中,我们可以得知发生在阅读和利用这些书的个人或团体上的奇迹般转变。他们谈

到从书里的那些故事中发现和领悟到爱、希望、信心和鼓励,从而深深地影响了他

们的生活。

    一个故事能改善与他人之关系,移人情性,使人恍然大悟,认识到“我们同在

一片蓝天下”。一则故事可使我们沉思生存之意义;……一则故事或使我们依然接

受新的真理,或给我们以新的视野和方式去体察大千世界,芸芸众生。

    ——罗斯·斯图特

    我们现在更加认识到这些故事对我们生活的改变具有深远的影响。它们发自肺

腑,为生活勾描蓝图;为处置日常事务提供方法;它们塑造行之有效的行为模式;

提示我们具有优良素养和巨大潜力。它们使我们从浑浑噩噩中警醒,鼓励我们去梦

想,去努力,去做得更好。它们提醒我们什么才最重要;它们也为表达我们的最高

理想提供了范例。

怎样阅读本书

    许多人一口气读完本书,而且收效不错,但我们还是建议读者放慢速度,花点

时间,慢慢品味每个故事——就像饮用一杯陈年老酒——细细啜饮,思索每个故事

所蕴含的生活意义,如果慢慢用素心去读,您会发现每个故事都能从不同方面滋养

您的心灵、头脑和灵魂。

    有一次,一个祖尼人问一位正在细心记录故事的人类学家:“我告诉你的这些

故事,你是记在心里了,还是只是把它们都记在纸上?”

    ——丹尼斯·托德劳克

    “故事”一词源自“库房”,所以一个故事就是一个“仓库”或“百货店”。

每个故事都应该自有其意义。

    ——米歇尔·麦达

    起初我们收集或收到的许多故事后面往往附有人生格言、实用教条之类。对此

类说教劝告,我们多加删节,以使每个故事独立,让您自己去体味其中深义。

    有一个信徒抱怨道:“你只告诉我们故事,可你从不向我们揭示其中的意义。”

    大师回答说:“要是有人先把果子咀嚼一遍,再给你去品尝,你会觉得如何?”

    ——佚名

和别人分享这些故事

    故事具有教育意义,可以修正错误,启迪心灵,照亮幽暗;帮助你我完成转变;

亦可抚慰伤痛,为灵魂提供避难之所。

    ——克拉瑞莎·宾考拉·艾斯泰斯

    故事,多好的礼物!

    ——丹宁·麦克肯尼斯

    您会被读到的一些故事感动,会与您所爱的人或朋友分享这些故事。当一个故

事真正从心灵深处使您震撼,那就闭上眼,问问自己:现在有谁需要听听这个故事?

这时您会想到几个平素挂心的朋友。到他们那里坐坐,或打个电话,和他们分享这

个故事。这样,您就会比自己一个人领会它时体味更深。

    记住和您的家人分享这些故事,或是在工作场所、在寺庙、在教堂和别人分享

这些故事。

    故事是通往灵魂拯救之路的铺路石。

    ——露西·斯图特

    共同阅读、互相倾诉、彼此倾听,这一切足以改变一个人。这些故事是有力的

传达手段,可以揭示我们的潜能,来抚慰伤痛、塑造人格,展示自己并藉此茁壮成

长。许多读者告诉我们《心灵鸡汤》系列中的前几部是如何打开他们情感的栅门,

如何深深地在家庭或团体间形成沟通之路。人们会重新回忆起重要的生活体验,在

各种场合把它们讲述出来。

    对纳瓦角斯人来说,一个人的价值由她或他所知道的故事或歌谣的多少来决定:

因为一个人正是通过歌谣和故事才和整个部族的历史联系起来的。

    ——露西·太巴赫叟

    无论牧师、拉比、心理学家,还是顾问、培训师,他们经常以故事开始他们的

布道、会诊、咨询,并往往以故事收尾。我们也鼓励你们这样做,人们渴望这样的

心灵鸡汤。它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却具有深远的影响力。

    故事是爱的赠礼。

    ——路易斯·卡洛

    这些年来,许多人以他们的故事启发鼓励我们,对此我们深表感激。希望我们

也能尽绵薄之力,启迪他人活得、爱得更加充实。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就成功了。

    最后,真诚希望知道您对本书的反应。请来信告诉我们您的体会。此外,我们

还祈盼您寄来您的故事并诚邀您加入我们的“共同提高网络”。

    故事就像聚宝盆,你放进的越多,得到的也就愈多。

    ——波利·迈克奎尔

    愿同享《心灵鸡汤珍藏本》带给您我的无比欣悦。

    杰克·坎菲尔、马克·汉森

362.jpg (650×487)

16
2015
02

感觉

○冯骥才

     黄昏时听音乐是一种特殊享受。那当儿,暮色浓深,屋里的一切都迷蒙模糊,没有什么具体清晰的形象映入眼帘,搅乱心脑,心灵才能让听觉牵着梦游一般地飘入音乐的境界中去。哎,你是不是也有此同感?

     我这感觉既强烈又奇妙,以至我怀疑自己有点神经质。记得那次绝对是个黄昏,大概听舒曼的《梦幻曲》吧!家里只我自己,静静的空间灌满了那深沉而醉心的琴音。屋子的四角都黑了,窗前的东西变成一堆分不清的影子,只有窗玻璃上还依稀映着一点淡淡的橘色的夕照。

     我的心像被这音乐洗过一样圣洁。不知是心沉浸在琴音里,还是琴音充满我的心里,一股潜流似的婉转回旋。于是我被感动起来,随之而来,便是动心的感觉渐渐加强,心里的潜流形成一个疾转的漩涡,到了感动的潮头卷起,我忽然不能自已。好像有根无形的搅棒,把沉淀心底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翻腾起来。说不出是什么难忘的事或感受过的情绪,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甜蜜?忧伤?思念?委屈?已经落空的企盼?留不住的甜美……一下子,大滴大滴的泪珠子竟然自个儿夺眶而出,衣襟很快就湿了一片。我完全不能自制,也不想自制,因为这绝不是一种痛苦,而是一种异常的、令人颤栗的幸福的感觉。平日里,偶然给什么意外的事物触发,也会生出这样一种感觉,却总是一掠而过,从来没有凝聚起来,这样有力地撞击我的心扉。

     然而我不明白,这感觉是怎样来的,是那琴音引来的?到底是哪个旋律、哪个和声打动?奇怪的是,以后,多少次,黄昏时,我设法支开家里的人,依旧在这光线晦暗、阴影重重的安寂的小屋里,独自倚门倾听这支曲子,但再也不曾出现那种忍俊不禁、苦乐交加的感觉了。琴音像一阵微弱的风,难得再在我心中吹起浪头。怎么回事?

     感觉是找不到的,只有它来找你。

     两年后,我早已忘掉寻觅这感觉的念头,却意外碰到了它。

     那是个深秋时节,刚刚下过一场蒙蒙小雨,天色将暮,人在户外,脸颊和双手都感到微微凉意。

     我才办完一件事回家,走在一条沿河的小道上。小河在左边,蜿蜒又清亮,缓斜的泥坡三三五五坐着一些垂柳;右边是一面石砌的高墙,不知当年是哪家豪门显贵的宅院。这石墙很长,向前延长很远。院内一些老杨树把它巨大的伞状的树冠伸出来。树上的叶子正在脱落,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枝上的不多。虽然无风,不时有一片巴掌大的褐色叶子,自个儿脱开枝头,从半空中打着各式各样的旋儿忽悠悠落下来,落在地上的叶子中间,立时混在一起,分不开来。大树也就立刻显得轻松一些似的。我踏着这落叶走,忽然发现一片叶子,异常显眼,它比一般叶子稍小,崭新油亮,分明是一片新叶,可惜它生不逢时,没有长足,没有胀满它每一个生命的细胞,散尽汁液与幽香,就早早随同老叶一同飘落。可是,大自然已经不可逆地到了落叶时节,谁又管它这一片无足轻重的叶子呢!我看见这涂了一层蜡似的翠绿的叶面上注着几滴晶亮的水珠,兴许是刚才的雨滴,却正像它无以言传的伤心的泪。它多么热爱这树上的生活——风里的喧哗,雨里的喧闹,阳光里闪动的光华,它多么渴望在这树上多多留连一刻。生活,尽管给生命许许多多折磨、苦涩、烦恼、欺骗和不幸,谁愿意丢弃它?甚至依旧甘心把一切奉献给它。生活,你拿什么偿还一切生命对你的奉献?永远是希望吗?

     我怜惜地拾起这片绿叶,抬眼一望,蓦然发现高高的、被雨淋湿发暗的墙头上,趴着一只雪白的猫,呆呆瞧着我;杨树深处,有两扇玻璃窗反映着雨后如洗的蓝天,好像躲在暗处的一双美丽的眼睛……突然,就是这突然的一下,我被莫名地感动起来。那次听音乐时所产生的异样的感觉,又一次涌入我的心中,在我心里翻江倒海地搅动起来,视觉又一次被止不住的大股热泪遮挡住了。我站在满地褐黄斑驳的落叶中间,贪婪地享受这又甜又苦的情感,并让这情感尽情宣泄和延长,多留它一些时候。谁知它只是这一小阵子,转眼竟然雾一般渐渐消散。好似一下子都拥聚与凝结起来的事物,又一下子分散开来,抓都抓不着。咦,这是怎么回事?

     我手里拈着这片闪光而早落的叶子,痴呆呆地站着。  

 

361.jpg (630×807)

16
2015
02

记住回家的路

○周国平

     生活在今日的世界上,心灵的宁静不易得。这个世界既充满着机会,也充满着压力。机会诱惑人去尝试,压力逼迫人去奋斗,都使人静不下心来。我不主张年轻人拒绝任何机会,逃避一切压力,以闭关自守的姿态面对世界。年轻的心灵本不该静如止水,波澜不起。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趁着年轻到广阔的世界上去闯荡一番,原是人生必要的经历。

     所须防止的只是,把自己完全交给了机会和压力去支配,在世界上风风火火或浑浑噩噩,迷失了回家的路途。

     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的习惯是随便走走,好奇心驱使我去探寻这里的热闹的街巷和冷僻的角落。在这途中,难免暂时地迷路,但心中一定要有把握,自信能记起回住处的路线,否则便会感觉不踏实。

     我想,人生也是如此。你不妨在世界上闯荡,去建功创业,去探险猎奇,去觅情求爱,可是,你一定不要忘记了回家的路。这个家,就是你的自我,你自己的心灵世界。

     寻求心灵的宁静,前提是首先要有一个心灵。在理论上,人人都有一个心灵,但事实上却不尽然。有一些人,他们永远被外界的力量左右着,永远生活在喧闹的外部世界里,未尝有真正的内心生活。对于这样的人,心灵的宁静就无从谈起。一个人唯有关注心灵,才会因为心灵被扰乱而不安,才会有寻求心灵的宁静之需要。所以,具有过内心生活的禀赋,或者养成这样的习惯,这是最重要的。有此禀赋或习惯的人都知道,其实内心生活与外部生活并非互相排斥的,同一个人完全可能在两方面都十分丰富。区别在于,注重内心生活的人善于把外部生活的收获变成心灵的财富,缺乏此种禀赋或习惯的人则往往会迷失在外部生活中,人整个儿是散的。自我是一个中心点,一个人有了坚实的自我,他在这个世界上便有了精神的坐标,无论走多远都能够找到回家的路。

     换一个比方,我们不妨说,一个有着坚实的自我的人便仿佛有了一个精神的密友,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带着这个密友,这个密友将忠实地分享他的一切遭遇,倾听他的一切心语。

     如果一个人有自己的心灵追求,又在世界上闯荡了一番,有了相当的人生阅历,那么,他就会逐渐认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世界无限广阔,诱惑永无止境,然而,属于每一个人的现实可能性终究是有限的。你不妨对一切可能性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因为那是人生魅力的源泉,但同时你也要早一些在世界之海上抛下自己的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领域。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他顺应自己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并且一心把自己喜欢做的事做得尽善尽美,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可破的家园。于是,他不但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外界的压力,而且会有足够的清醒来面对形形色色的机会的诱惑。我们当然没有理由怀疑,这样的一个人必能获得生活的充实和心灵的宁静。

360.jpg (645×860)

16
2015
02

孤独地走向未来

○贾平凹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已,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者不言孤独,偶尔作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

     弱者都是群居着,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

     我见过相当多的郁郁寡欢者,也见过一些把皮肤和毛发弄得怪异的人,似乎要做孤独,这不是孤独,是孤僻,他们想成为六月的麦子,却在仅长出一尺余高时就出穗孕粒,结的只是蝇子头般大的实。

     每个行当里都有着孤独的人,在文学界我遇到了一位。他的声名流布全国,对他的诽谤也铺天盖地,他总是默默,宠辱不惊,过着日子和进行着写作,但我知道他是孤独的。

     “先生,”我有一天走近了他,说,“你想想,当一碗肉大家都用眼睛盯着并努力去要吃到,你却首先将肉端跑了,能避免不被群起而攻之吗?”

     他听了我的话,没有说是或者不是,也没有停下来握一下我的手, 突然间泪流满脸。

     “先生,先生……”我撵着他还要说。

     “我并不孤独。”他说,匆匆地走掉了。

     我以为我要成为他的知己,但我失败了,那他为什么要流泪呢,“我并不孤独”又是什么意思呢?

     一年后这位作家又出版了新作,在书中的某一页上我读到了“圣贤庸行,大人小心”八个字,我终于明白了,尘世并不会轻易让一个人孤独的,群居需要一种平衡,嫉妒而引发的诽谤,扼杀,羞辱,打击和迫害,你若不再脱颖,你将平凡,你若继续走、走,终于使众生无法赶超了,众生就会向你欢呼和崇拜,尊你是神圣。神圣是真正的孤独。  

 

359.jpg (650×535)

16
2015
02

青春的标本

○张 唱

     一个人在家整理书橱,常常会忽然间在书页中发现一段遗忘已久的故事。隔着悠悠的岁月的河流,逝去的时光已是隔岸的风景,恍若梦境。其间人物的喜怒哀乐,似乎也皆是人家的演义,甚至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主角,看起来也是熟悉里透着陌生。

     在书橱一角发现了小学时的课本,那时的我一定很热衷于绘画,书页的空白处有很多形状古怪的人物画像。有铅笔的,有圆珠笔的,多是侧面女像。年幼的我尚未领悟丰满温婉的美丽,画像个个都是长脖平胸,直眉瞪眼地看着前方,令人啼笑皆非。真是单纯而懵懂的年纪啊。

     另一张泛黄的扉页上写着诗,字迹凌乱的词句甚是张扬,无畏的自信和对现实强烈的不满简直要燃烧了整个世界。如今很难有这样的激情了。也有婉约的、朦胧的爱隐约其间,甜美而真挚,幻想着一起走过一生一世。而那被纪念的人,如今又在何方?有些事也许还是忘却的好吧。于是轻轻合上它,重新藏进记忆的角落。

     有一本日记是上了锁的。单薄的锁早已锈蚀,轻轻一扭就断裂开来,几片半透明的花瓣也便随之翩然飘落。花瓣上的字迹只剩淡淡印痕,那是高中毕业时几个挚友对友谊的纪念和对未来的憧憬。每一片都是一段关于青春的回忆,在寂寞的书橱里沉睡成为标本。

     有时喜欢随便从一本书跳到另一本书,记忆的先后也便乱了秩序,给人一种穿越时空的欢喜。我就这样坐在散乱的书堆中,暗自独享着自己的富有。

     当回忆已成为标本,失去了生活的水分,倒更无牵无挂,显出一种别样轻盈的美来。

     透过标本回看过去,一切都蒙上了一层纱,有种说不出的淡淡的美丽。间或也有青涩的忧伤,只是那涩大都被岁月过滤了去,留在心底的,只是一抹动人的青。  

 

358.jpg (1024×768)

16
2015
02

我想要什么

○苏 叶

     我曾想要一头乌黑的头发,好梳成一条沉沉的辫子,或者挽成一个髻,在脑后。而不要像现在这种“三更灯火五更(又鸟)”的稀疏样。

     我也想要一幢田野中的木头房子,要有普希金在米哈依洛夫斯克村那样金黄的秋色。还要让常春藤从我的檐下爬满回廊,又从宽阔的楼梯上一直蜿蜒到森林中去。

     我想要有一个斯巴达克思那样的爱人,我跟从他历尽人世的苦难,在为正义事业的征战中壮烈献身。

     我想,世上的人大约都向往这三样。不然,大街上新式的发屋为什么像雨后蘑菇一样层出不穷呢?不然,家庭装饰业为什么这样兴旺呢?至于对心上人的求贤若渴则更是屡见不鲜了,征婚广告中不是常有:“某女,貌佳,有私房二间煤卫全。欲觅1.80米以上,收入好,富男子汉气质之士为伴侣”吗?

     人啊,只是各人标准不同罢了。想要的范围大都一样。

     而我,爱人或曰丈夫者已有了,轻易不好离婚再嫁。房子虽说年年漏雨,但比起一些结了婚还没处放双人床的要强多了。至于头发,它是天生庸才,又不可人工密植。虽然听说“101毛发再生精”极有神效,但我没有金盆银盏白玉缸,请神的家伙没有。

     真的,这三样我都不要了。岂止于此,许多许多比之这三样更迫切更实际更不虚荣的需要,那些烧灼着的理想和蚀骨铭心的渴求,在坚固的缓缓流淌的现实面前,我都一一看着它们沉默了。

     于是,在喧嚣的孤寂里,我常常一个人静坐着。

     我想,我去学气功吧,气功可以使人超脱。我想,我去学《易经》吧,《易经》可以预测灾祸。我想,我还是去学书法,学烹饪,学裁剪,学做布娃娃,在她假脸上贴一两个笑涡……

     可我发现,我是这样的不快活。我发现自己还是在不可救药地想要些什么。只是我想要的,再也没有什么壮丽的色彩,浪漫的光泽和燃烧的激情了。我想的,要的,都是那么俗气,那么无足挂齿——

     我想要从

     医院里拿回家的不是一包错药!

     我想要买回来的皮蛋不是一包土豆!

     我想要糖里不加水,盐里不掺面!

     我想要森林不失火,火车不翻车!

     我想要看的书别被人踩着,想唱的歌不被人堵着!

     我想要河中有鱼,山上有树,园里有花,鸟儿在天上飞着,鹿儿在林中跑着!

     我想要人们别在脸上对我笑,转背就给我捅一刀子!

     我不知道我这是退化变小了,还是糊涂变老了?为什么我的需要都是这么琐细,这么平常,这么不体面?眼一闭就想它,眼一睁就要它。而当这一切扑面而来,几乎要将我淹没之时,我又简直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些什么了,只觉得一颗心在耿耿作痛,像被一根根蚕丝紧勒着,像被一滴滴烛泪灼烫着,像在苍茫的海面上颠磕着。

     我知道,一个人不死过几回是不会得到再生的。一颗心要是不时时作痛,怎能知道那儿还有一颗心呢?

     假如,假如这就是我注定的命运,我想,即使再生,我也不要那乌黑的发辫、美丽的木屋和我心爱的英雄了,我就只要一颗心吧,一颗会疼的,发亮的,不枯不烂的——心。  

 

357.jpg (650×432)

16
2015
02

也无风雨也无晴

○来新夏

     大约在十四五岁的时候,远在故乡的祖父屡次来信要我读点宋人的词。不久,还寄来几十首他亲自选集的宋词,婉约与豪放的都有。我却比较喜欢读苏、辛的豪放派词,特别是苏东坡的词。虽然他的大江东去已是脍炙人口的名作,我也能流畅地背诵,但我更喜欢他的《定风波》。随着风月的推移,经历了重重风波,我也越来越喜欢这首词。它似乎伴随我走过漫长而艰难的人生道路,也扶持我度过也有风雨也有晴的若干时日。几十年匆匆地过去了。在没有纷扰和半夜静思的时候,我也还不时地重温少年时曾经读过而至今犹在记忆的《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诗词往往可以联想多义,也无妨以意逆志。这首苏词给人一种恬澹无争,怡然自得的慰藉。人生终有过风风雨雨,如晦如磐的日子,也有过晴空万里,踌躇满志的时刻,不论怎样,一旦料峭春风吹酒醒,往往会有些微微的冷意,或许打一寒噤。那时,既厌烦去听嚣杂的打叶声,也已视肥马若敝屣。真想不如去过“一蓑烟雨任平生”那样的潇洒生活,以求回归自我。什么风雨,什么晴空,似乎都已虚无缥缈,只剩下迎面的夕阳斜照,辉映着一位蓑翁竹杖芒鞋,吟啸闲行。人生果能如此,夫复何求!

     不管我对坡公的本意是否理解得对,但是,这首词确曾给我一种解脱,无论在明枪暗箭、辱骂诬蔑的风雨中,遭受天磨和人忌;还是在几度闪光的晴朗时,傲啸顾盼,我总在用这首词的内涵使我遇变不惊,泰然自处。也许人间还有不少坡公的知音正用这首词在对待人生荣辱与无聊闲言。因为这种境界多么令人心醉!

     “也无风雨也无晴”确能给人一种澹泊宁静的情趣而回归到依然故我的纯真境界,更使我想到宋代另一位词人周密《酹江月》中的“如此江 山,依然风月”的恬静。纵然世态冷暖炎凉,可那只不过是一时的风雨与 晴空;归根结蒂,还要回复到依然风月的本真去。误堕尘寰的我终于摆脱 掉风雨的纷扰和晴空的照耀,蜷缩进飘庐蜗居去寻行数墨,过着“也无风 雨也无晴”的日子,平平淡淡,依然故我地笑对人生。

     江山依然风月,人生依然故我。积尘扫土,遂成一集,无以名之,乃题曰《依然集》。

 

356.jpg (65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