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女人不迷信爱情


李妮编译



男人来来去去,友情和事业才是永恒的



33岁时,我在纽约,生活一片混乱。我身无分文,只身住在一个墙纸发霉、窗户对着烟囱的房间里。床只是一块塑料泡沫。



那时我刚从一段维持了6个月,但是爱得死去活来的感情中走出来。当感情结束时,我觉得自己一无所有:30多岁,单身,并且穷困潦倒。



几个星期以后,我的房间还被小偷光顾,我视若救命稻草的最后一点东西被席卷而走。夜里我开始辗转难眠,常常在梦中惊醒,不断地问自己:“你这一生想干什么?”我的工作没有任何进展,还开始怀疑,我是否要放弃写作。



我开始回看过去。我20多岁以来活得最差劲---我无法专注于写作,坚持写作很艰苦。相反,我试图在男人身上证实自己。那比写作更让我有成就感和安全感。当我遇到一个男人时我就想:“噢,起码这个男人会爱我。”



现在我怀疑这种想法。起码有3次,我以为找到了白马王子,但是现在33岁了,我还是孤家寡人。我意识到不会有人可以让我托付终身了。来自爱情的成就感不是最重要的,我不该把一切寄托在男人身上。



男人来来去去,友情和事业才是永恒的。我以前从来没有专注于工作,现在我开始意识到写作对我的重要性。我不应该放弃它。就在这个时候,我最好的朋友创办了一本杂志,并建议我搬到她办公室住。我的朋友们总是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在我身边。当我失恋的时候,她们会放下所有事情来安慰我。但是最能让我们互相鼓励的是我们的事业。每次我遇到挫折,我的女朋友们都会这样安慰我:“你一定能挺过去的。”



当我搬进好朋友的办公室时,我开始了生命中的一个崭新阶段。我全力以赴投入到新生活中。我白天拼命工作,晚上和好朋友们去墨西哥餐馆喝玛格丽特鸡尾酒。



一年后,我的事业开始起飞,而且我开始在《纽约观察员》上写《性感都市》专栏。接下来的5年,我还是住在办公室里,也有过一些感情,但是我没有把所有精力投入到感情里。



10多年来,我一直在反思从前我为什么那么容易伤感和忧愁。我不再认为生活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男人,而是站起来努力去过好每一天,成为一个体面的人。生活就是要培养自尊心,这样也能让感情有潜力去发展。



当我年轻一点的时候,我寻找某种类型的男人。他必须年龄大一点,成功和有吸引力。但是这样的想法太狭隘,人应该有开放的思想。2002年,我结婚了,丈夫是一个比我小10岁的芭蕾舞演员。我们的婚姻美满幸福。当你找到自信的时候,就很容易找到快乐。当你对自我感到满意的时候,你就容易吸引到有同样价值观的人。更妙的是,这样的人不一定是你一直期待的类型,他们常常会带来意料之外的惊喜。▲


10
2015
02

总是谈不对题


[德]阿米莉·弗里德汤桓编译



男人与女人之间存在许多误解的可能。几乎可以说误解是男人和女人沟通的常态,如果他们哪次正确理解了对方,那倒是偶然事件了。



让我们看看下面一段每天都可能发生在夫妻间的对话:



她说:“我们一起出去好好吃顿饭吧!”(她的意思是:过去太忙,错过许多,我想这次和你待在一起。)



他说:“为什么我们要出去,在家吃挺舒服的。”(他的意思是:自己做便宜,而且可以很快上床。)



她说:“我就想去有人的地方。”(她的意思是:我想炫耀一下我的新衣服,而且想让你换一身,不要总是那套旧睡衣。)



他说:“我原以为,你只想和我单独在一起。”(他的意思是:你感到和我在一起如此无聊。)



她说:“虽然去餐馆,我们也能在一起啊。”(她的意思是:我就只想再体验一下有人服务的感觉。)



他说:“你做饭特别好吃。”(他的意思是:只要你做饭,我就能看拜仁-沙尔克上半场的比赛了。)



她说:“我今晚没兴趣做饭。”(他理解为:我对你没兴趣。)



他说:“反正我今晚有个会,可能晚点儿回来。”(他的意思是:那我就和兄弟们看比赛。)(她理解为:我有比和你吃饭更有意思的事。)



她说:“你不再爱我了。”(她这回说真的了。)他说:“你怎么有这种想法?”(他的意思是:如果你对房事不感兴趣的话,至少也让我看完足球比赛吧。)



她说:“我就这么觉得。”(她的意思是:你真是个榆木疙瘩。)



他说:“你胡思乱想。”(他的意思是:你这几天是不是特殊期啊?)



她说:“我想我们应该分开。”(她的意思是:你现在快抱我一下!)



这种对话的结果家家不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男人和女人总是各说各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实际的意思。谈话双方总是认为对方所说即所想,但是双方本是话里有话的。



男人和女人的谈话产生误解,因为不少概念对男人和女人来说,理解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下面的例子:购物对于女人是舒服地,数小时地在商店和购物广场闲逛,偶尔试试几件衣服,其间喝喝咖啡,吃吃糕点。对于男人是有目的地寻找商店,直冲要买的东西而去,最多试两次,至多十分钟后离开。性对于她是证明她的爱依然存在,对于他是证明他的本能依然存在。



结论:爱一个人,不一定要理解他。▲


10
2015
02

真爱


[西班牙]乌拉诺史维编译



一位著名教授和一群年轻人就婚姻进行辩论。年轻人都反对传统的婚姻关系,认为是浪漫支撑着夫妻关系。如果哪一天浪漫到头了,那么婚姻也难以维持。



教授说尊重他们的观点,不过他讲述了自己父母的婚姻,传统的婚姻。



“我的父母一起生活了55年。一天早晨,我母亲下楼去给父亲准备早餐时,突然心脏病发作倒地不起。我父亲疯了似的抱起母亲往医院跑。但还是晚了一步,母亲再也没有醒来。



“在葬礼上父亲一言不发,双眼迷茫,几乎没有眼泪。晚上我们这些儿女聚在他身边,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哀伤和对母亲深深的思念。父亲问我做神父的弟弟,母亲现在应该在哪里。于是弟弟便开始给我们讲人逝去后会到哪里,怎样生活,并猜测我们的母亲可能会在的某个地方。父亲很用心地听着,突然说道:‘带我去墓地。’‘爸爸’,我们回答他:‘现在已经夜里11点了,我们现在不能去墓地。’他目光呆滞,提高了嗓门并带着恼怒说:‘请别和我争!别和一个刚刚失去55年发妻的老头子争论!’



“大家都不说话了,屋子里一片寂静。我们什么都没说,过了一小会儿,便和父亲一起去了墓地。我们叫醒了守墓人,向他解释并得到了他的允许。大家打着手电筒来到了母亲的墓前。



“抚摸着墓碑,父亲哽咽地对我们说:‘知道吗?孩子们,55年美好的时光啊。不与你母亲这样的女人一起度过,还能谈论什么真爱呢?’他停了停,擦干泪水,又说:‘她和我,我们一起渡过了经济危机;一起经历了失业和换岗;我们一起卖了房子,从城里搬到现在的地方;我们共同分享看着儿女成家立业的喜悦;一起分担失去双方至亲的哀伤;我们一起在医院的等候室里祈祷,一起哭泣;我们面对痛苦相互支撑;我们宽恕对方所犯的错误……孩子们,现在一切都已过去,但我很高兴,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比我先走。她不必承受埋葬我的痛苦,不必在我离去后独自一人孤苦伶仃地生活。要经历这些的是我。我感谢上帝的安排。我如此爱她,怎么会舍得让她来承受这痛苦呢?’



“听着父亲的一席话,我们兄弟姐妹几个泪流满面。我们拥抱父亲,他安慰我们说:‘好了,孩子们,一切挺好。我们可以回家了。今天过得很好。’这一晚我明白了什么是真爱。它意味着两个真心许诺相守的人彼此长久的付出与关怀。”



当教授说完这些,年轻人们再找不出什么话与他辩论。因为他所说的这种爱是他们所不曾了解的。▲


10
2015
02

丈夫送来的礼物


徐娜编译



丈夫走后,对于她来说,剩下的只有可怕的孤独和没有目标的生活。尽管医生给丈夫做出了癌症晚期的诊断,斯特拉还是心理准备不足。



他们没有子女,但有共同的事业,总是一起分享生活。现在,大卫走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就要到了,斯特拉越来越深地意识到,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



收音机里播放着圣诞音乐。屋角有一棵圣诞树。离假日不到一个星期了,但她却没心情去装饰圣诞树。突然间,一切都被无边无际的孤独吞没了,斯特拉将脸埋在手中,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她怎样才能快些度过圣诞节和那没有止境的冬天呢?这时门铃出乎意料地响了起来,斯特拉不禁发出了一声吃惊的尖叫。现在还有谁会来拜访她?她通过门上的猫眼儿诧异地向外看。



在门外走廊上,站着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胳膊下夹着一个大大的纸箱。斯特拉鼓起勇气,轻轻地把门开了一条缝。



“泽西夫人?”年轻人问。



她点点头。“这里有您的一个包裹。”好奇心战胜她心中的谨慎。她推开门,让年轻人进来。年轻人小心地将那个纸箱放在地板上,然后从他的衣袋中取出一个信封。当他把信递给她时,箱子里传出了一个声音。斯特拉吓得跳了起来。那个人抱歉地笑了一下,将箱子盖打开,让她看里面装着什么。那是一条狗!












 



年轻人将小狗抱起来,解释说:“这是您的,夫人。它已经有6星期大了,而且已经完全习惯了室内生活。”从黑暗的盒子里解放出来的小狗快活地摇着尾巴。



“我们本应该在圣诞节前夜将它送来。”他边说边试图躲开小狗那湿漉漉舌头的“进攻”。



“但是狗舍的工人明天就要放假了。希望你不会介意早一点收到礼物。”惊异已经让她无法清楚地思考什么了。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她结结巴巴地问,“可是……我不知道……我的意思是,谁,谁送的?”年轻人把狗放在地板上,用手指在她举着的信封上点了点。“信里写得很详细。狗7月份就被预订了,它还在娘肚子里时,它就被指定为圣诞节礼物了。”



所有的解释都在信中。斯特拉看到那熟悉的笔迹时,完全忘了小狗,她强忍住已经满溢的眼泪去读丈夫的信。他是在去世前3星期写这封信的。他说,他已经和狗的主人约定将这只小狗作为他最后一次送给她的圣诞礼物,由他们负责送给她。



她明白了,丈夫送她这只小狗的目的是,让它接替他作为她的伙伴。这是丈夫对她的爱意的表达,希望她坚强地活下去。▲












10
2015
02

香暖的兰花


[美]朱易丝·安瑞森王流丽编译



初春某个假日的下午,我在储物间整理一家人的冬衣。9岁的女儿安娜饶有兴致地伏在不远的窗台上向外张望,不时地告诉我院子里又有什么花开了。



这时,我无意中在安娜羊绒大衣两侧的口袋里各发现一副手套,两副一模一样。



我有些不解地问:“安娜,这个手套要两副叠起来用才够保暖吗?”安娜扭过头来看了看手套,明媚的阳光落在她微笑的小脸蛋上,异常生动。



“不是的,妈妈。它暖和极了。”“那为什么要两副呢?”我更加好奇了。她抿了抿小嘴,然后认真地说:“其实是这样的,我的同桌翠丝买不起手套,可是她宁愿长冻疮,也不愿意去救助站领那种难看的土布大手套。平时她就敏感极了,从来不接受同学无缘无故赠送的礼物。妈妈买给我的手套又暖和又漂亮,要是翠丝也有一副就不会长冻疮了。所以,我就再买了一模一样的一副放在身边。如果装作因为糊涂而多带了一副手套,翠丝就能够欣然戴我的手套。”孩子清澈的双眸像阳光下粼粼的湖水,“今年翠丝的手上没有冻疮。”



我欣慰地走到窗边拥抱我的小天使,草地上一丛丛兰花安静地盛开着,又香,又暖。▲







10
2015
02

拥抱心灵


[美]琼·唐纳森胡向春编译



去年,我参加辅导儿童读写的志愿活动时,认识了四年级的小学生迈克。他“骨瘦如柴”,才10岁就总喜欢模仿“硬汉”的形象,让我感觉他身上总有一股怒气。



迈克不愿读书,总是板着脸把书“砰”地扔到桌上。他不但写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而且字迹潦草难辨。有时还会冷不丁地冒出些脏话来。我想尽办法鼓励他,总是在他取得一点进步时表扬他,或是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对他的赞赏。








一次,迈克写了一篇小故事,紧接着又顺利通过了测验。这样,他就获得了从礼品柜里挑选一样礼物的机会。迈克挑选完礼物回到座位时,我表扬他学习刻苦,为这份礼物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我对他说:“迈克,你非常努力,做得很好,我真的想拥抱你!”



迈克默不作声地摆弄着手中的玩具,然而就在同学们快要回到教室的一刹那,他忽然伸出手臂紧紧地抱了我一下,又很快地跑开了。不管怎样,我拥抱了迈克,这是我早已有的念头。



在我们相处剩下的几个月里,迈克成了班上的模范生。他的眼睛总是炯炯有神,功课对他来说轻而易举,每次课后他总要和我拥抱一下。渐渐地,我发现他眼神里的怒气消退了。



志愿活动结束时,我送了一件礼物给迈克。



“我会想你的。”我说。这是真心话,其他没有任何一个孩子像迈克这样让我留恋,虽然他长得瘦骨嶙峋,而且总穿着肮脏的牛仔裤和一件黑色的T恤。



“我也会想你的。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乐。”迈克回答我。最后我们俩又相互拥抱,这是最后一次拥抱。然后他走回教室,冲我挥了挥手。五年级以上的学生就不再有这样的读写辅导,所以我不知道是否还能再看见他了。



我明白我们在一起的短暂时光不会解决他的所有问题,但是他的每一点进步和他目光中的希望让我懂得,我对迈克的拥抱改变了他幼小的心灵,改变了他的世界。▲






10
2015
02

借鞋


王流丽编译



那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街上每个来去匆匆的行人似乎都在寻找阴凉的歇脚地,所以街角的那间冰激凌店成了最受欢迎的地方。



下午3点左右,一个叫珍妮的小女孩手中攥着硬币走进店中,她只想买一份最便宜的甜筒。可是还没来得及走近柜台就被侍者拦住了,侍者示意她看一看门上挂着的告示牌。珍妮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感到店里那些衣冠楚楚的顾客目光集中在自己缀着补丁的衣服上。于是她转过身,想赶快走出去。但是她并没有发现,店里有位高个子先生悄悄起身,跟在她的后面走出店门。



高个子先生看到,珍妮凝视着的那块牌子上写着:“赤足免进”。他看见这个贫穷的小姑娘眼睛里噙满泪水。他叫住正要离开的珍妮,她吃惊地看着高个子先生脱下脚上那双12号(相当于中国的46号)大的皮鞋放到她面前。“哦,孩子,”他轻松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它们,它们的确又大又笨。可是,它们却能带你去吃美味的冰激凌。”他弯下腰帮珍妮穿上大皮鞋:“快去买冰激凌吧,好让我的脚凉快凉快。我就坐在这里等你。你走路一定要小心。”



珍妮感激得说不出话来,她红扑扑的笑脸是骄阳下灿烂而甜美的花朵。她穿着那双特大号的皮鞋,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走向冰激凌柜台。店堂里突然安静下来。



一辈子,珍妮都会记得那位始终不愿告诉她名字的叔叔。记得他高大的个子,宽大的鞋子,博大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