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向咖啡豆学习

史维编译

  真金需要火炼,经历过苦难的人,人格会更完善。但是,当苦难来临时,人们的反应各不相同。

  有个女孩向做厨师的父亲抱怨说,困难与问题总是一个跟着一个。她说,也许向生活投降,就不会这样累了。

  父亲把女儿带到厨房,给3只锅加上水,分别放了胡萝卜、鸡蛋和咖啡豆,打开火。他一句话不说,等着水沸腾。

  女儿很不耐烦地问父亲到底要做什么。20分钟后,父亲关了火,把3种东西盛出。他问女儿:“孩子,你看到了什么?”

  “胡萝卜、鸡蛋和咖啡。”女儿回答。他让女儿用手摸摸胡萝卜。女儿发现胡萝卜变得很软了。之后,他又让她剥开蛋壳,拿出煮熟的鸡蛋清和蛋黄。最后让她尝尝咖啡。女儿微笑着品尝了香醇的咖啡,好奇地问:“父亲,您想告诉什么呢?”

  父亲说:“这3样东西刚刚都经历了沸水的洗礼,但它们的反应却不一样。胡萝卜刚放进水里时很硬,但是在沸水里煮一会儿就变软了,容易对付了。鸡蛋到了沸水里,起初薄薄的壳可以保护内部的液体。但是只要煮一会儿,它的内部就变硬了。只有咖啡豆是独一无二的,它将水变成了咖啡。女儿,那你是它们三者中的哪一个呢?当困难和挫折找上门来,你是如何回应的呢?你是胡萝卜吗?表面上看起来强硬,但只要一碰到挫折、痛苦就变得软弱无能。或者你是鸡蛋?刚开始还有一颗柔韧的心,有洒脱的精神,但经历了苦难后,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苦难使你的内心变得麻木冷酷了。

  “要么你是咖啡豆?沸水带给它痛苦,但它却将水改变。当水达到沸点时,正是咖啡最香浓的时候。如果你是咖啡豆,当苦难到来时,你就会以积极乐观的态度去回应,不放弃,不投降,尽力将困难溶化成芳香甜美的咖啡。”

  亲爱的读者,你又是这三者中的哪一个呢?▲

10
2015
02

快乐与安稳

[美]弗雷德里·梅纳德成静编译

  我认识一对夫妇,他们二十几岁的时候整天在为生活而忙碌着。当同龄人成家的时候,他们却忙着增加财产。当他们觉得生活已很安稳,想成家的时候,吉恩却已经39岁了。她一直都在试着怀孕,可没有成功。这件事说明了一个道理:如果你真的想要什么东西:一个婴儿,一次旅行,或者一台录像机,假设这些能够使你的生活更丰富,那就去争取,否则,一旦错失,机会就不会再来。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懂得了这一点。那时候,父亲失业,全家靠吃鱼市上卖剩下的鱼杂,勉强度日。一天,当我透过伍尔沃斯家的窗户,看到了一个红色塑料花的胸针,我立刻就被它吸引住了。我跑回家恳求妈妈给我一角钱。妈妈叹息着。那时候1角钱可以买到1磅(1磅约合0.45公斤)碎鱼。但是我的父亲却说:“让她买吧。你以后还能用这么便宜的价钱为她买来快乐吗?”那时,10分钱买来的东西使我感觉非常满足。

  我有一些朋友,他们对待花销的态度让我震惊。有时甚至让人感觉他们非常荒谬。约翰逊一家连汽车都没有,但是去年他们竟然全家到夏威夷去度假了;伊夫虽然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却拥有一件时装设计师设计的服装,穿上那件衣服使她看起来像一个模特;还有艾达,虽然手头很紧,却开车带着她的4个孩子周游了全国,并在某天下午到一家童话旅馆喝茶。“服务生们都戴着白色的手套,”她回忆说,“四人组合的乐队在餐厅里表演。还有小小的冰激凌蛋糕,桌上放着精致的洗手的小碗儿,水是香的,上面还漂浮着玫瑰花瓣呢。作为一次奢侈的代价,我们吃了两天的面包加奶酪。但是孩子们早就忘记了我们整个夏天手头有多窘迫,却依然记得那一次喝茶的经历。”也许这已不仅仅是为了一样东西而放弃另一样东西的问题。

  加里在3岁的时候就表现出很高的音乐天赋。他的父母决定让他上最好的课---尽管这意味着要开车把他送到60英里(1英里约合1.6公里)以外的波士顿去上课。母亲还要到图书馆去打夜工给孩子赚学费。朋友们都问:“为什么非要给这么小的孩子提供一流的老师,而把自己搞得精疲力竭?”

  今天,加里已经17岁了,他在一些国家最好的乐队里演奏过,并且获得了两所非常棒的音乐学校提供的奖学金。如果他的父母当时只为他提供了比较容易负担的训练,这一切还会发生吗?他的妈妈认为不能。

  我想,过着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并不是指你的花费超出了所得,而是指你的生活要与你对自己的最高想像相一致。搞清楚究竟什么使你快乐并且乐意去寻找它。也许你窘迫到为一根鞋带儿发愁,但是将孩子送去参加夏令营,或者为牙做一个牙套,这或许是对的。放任、奢侈、铺张---随你怎么叫,也许和你以后的生活相比,这些开销都是不理智的,但在你看来,可能更妙。它将改善你的自我感觉,使好心情洋溢在你生活的每一天。

  你有两种方式安排有限的收入:或者认真细致地分配好哪部分用来吃、哪部分用来穿、哪部分用来支付交通费以及房租;或者冲动一些,适当地奢侈---在那些使你快乐的事情上挥霍一点,而跳过那些对你不重要的部分。

 

 一直以来,美国人的生活总是被这样的神话影响着:那些出身贫寒的孩子们艰苦奋斗,勇于向命运说“不”,最终出人头地。我们总是为雨天忙忙碌碌,却错失了在阳光里跳舞的机会。▲

10
2015
02

麦穗和挫折

[法]维罗·克劳德施秋琳编译

  过去上帝还住在地球上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农夫找到上帝,对他说:“我的神啊,也许是你创造了世界,但是你毕竟不是农夫,我得教你点东西。”

  上帝借着胡子的遮掩,偷偷笑了,对他说:“那你就告诉我吧。”

  “给我一年时间,在这一年里,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我会让你看见,世界上再不会有贫穷和饥饿。”

  在这一年里,上帝满足了农夫所有的要求。没有狂风暴雨,没有电闪雷鸣,没有任何对庄稼有危险的自然灾害发生。

  第51节:正是这些锻炼了小麦

  当农夫觉得该出太阳了,就会阳光普照;要是觉得该下点雨了,就会有雨滴落下,而且想让雨停雨就停。

  环境真是太好了,小麦的长势特别喜人。

  一年的时间到了,农夫看到麦子长得那么好,就又到上帝那儿去了,对上帝说:“你瞧,要是再这么过十年,就会有足够的粮食来养活所有的人。人们就算不干活也不会饿死了。”

  然而,等人们收割的时候,却发现麦穗里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这些长得那么好的麦子,竟然什么都没结出来。

  农夫惊讶极了,又跑到上帝那儿去了:“上帝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那是因为小麦都过得太舒服了,没有任何打击是不行的。

  “这一年里,它们没经过风吹雨打,也没受到过烈日煎熬。你帮它们避免了一切可能伤害它们的东西。没错,它们长得又高又好,但是你也看见了,麦穗里什么都结不出来。还是时不时需要些挫折的,我的孩子。

  “就像白昼之间总有黑夜,风雨雷电都是必需的,正是这些锻炼了小麦。”▲

10
2015
02

汽车贴纸上的话

荣素礼编译

  待人

  原谅你的敌人吧,因为那是最令他们恼火的事。

  选择敌人,要比选择朋友更加小心。

  名誉

  真想办成一件事,就别管事成后谁会得到荣誉。

  我们的名字是标签,贴在生前做过的事情的玻璃瓶子上。

  自尊是自律的源头,能对自己说“不”的人是最尊重自己的人。

  信任消失后,人们才开始使用誓言。

  人性

  我最喜欢秘密地做件好事,然后意外地被人发现。

  世人寻求幸福的脚步太匆忙,以致和幸福擦肩而过还全然不知。

  我之所以带着许多不需要的东西却没扔掉,是怕别人会拾起来。

  人生最大的错误是不断担心自己会犯错误。

  很多的人坚持走自己选择的路,但很少的人坚持追随自己选择的目标。

  如果你发现别人不像你想的那么好,请不要生气。你自己也不是你想像的那么好。

10
2015
02

一美元的故事

【美】索尼·霍克兰德巴巴拉·巴托黄少杰编译

2000年5月的一天,美国画家迪安·布莱希没精打采地把手伸进信箱,心里想着里面一定还是像过去半年中的每一天一样,空空如也。诧异和惊喜的神情迅速掠过他的脸,信箱里居然满满地塞着明信片和信件!是他那个“胡思乱想”的主意开始有结果了?

6个月前布莱希在银行开了个户头,存进去1万张面值1美元的钞票。每张钞票上有他手写的几行字:“这一块钱去哪儿了?寄张明信片告诉我吧!D.D.B.,密苏里州,海兰维尔,282号信箱,65669。祝你愉快!”

  接着,来信以平均每周70封的速度飞进他的信箱。现在已经有7400多个素不相识的人给他回信。史蒂文去买星巴克咖啡的时候在钱包里发现了带字的钞票。“这是我和我漂亮的新娘共度蜜月的第一天,”他在明信片上写道,“过去一个星期,你的这一美元跟着我们畅游了加利福尼亚海滨……祝你天天开心!”

  一个业余诗人给自己设计的签名是一张笑脸。他写道:“收到一美元,现在已花掉。尊姓和大名,我很想知道。缘何发奇想,涂鸦写钞票?寄诗以相赠,聊以博一笑。”何止这位诗人,所有寄来信件和明信片的人都不知道布莱希为什么在钱上写那几行字,更不知道这种奇怪举动背后的伟大计划。布莱希1999年去西雅图看过一个马赛克美术作品展。参展作品都是由几百枚手工精心着色的小方块拼成的图案。他忽然想到,如果把几百张明信片拼在一起,不就创作出自己的巨大马赛克画儿了吗?他想,只要散出去几千张1美元的钞票,准能集起制作几幅画用的明信片。

 

 咨询过联邦财政部铸印局,确认在钞票边缘写字在美国不违法后,布莱希把1万美元全部换成1块钱1张的新票儿。他一连干了10个星期,终于写完了所有的钞票。光阴似箭,6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儿回音。布莱希大失所望。意外的是,从2000年5月开始,明信片雪片一样飞来了。

11岁的伊丽莎白从佐治亚州写来明信片说:“亲爱的D.D.B.,你的一美元在我这儿。我有两个讨厌的坏哥哥、两只小鸟、一只猫,还有两只狗。你也有坏哥哥和小动物吗?”柯里斯,出租车司机,写了一张特大号的明信片:“你干吗写给不认识的人呀?我正开着我的出租车,旧金山的天儿特好,阳光明媚。我收了一张写了字的1块钱。我猜海兰维尔不像旧金山,这里到处是咖啡馆和比萨饼店。”

  柯克从佛罗里达寄来一个邮包,里面有一份星期天的《迈阿密先驱报》、他的宠物们(一只狗、一只猫和两只鹦鹉)的彩色照片,还有一只鲜绿鲜绿的椰子。凯伦从加利福尼亚萨克拉门托寄来她自己的照片。照片上的她正把一个巨大的三明治塞进嘴里。“这就是我,正在表演我的绝活儿。”

  没过多久,旅行手册、地图、菜单、不干胶贴画、冰箱门吸铁彩扣、棒球卡、彩票,统统到布莱希那里集合了。人们用这些东西细致描述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观点,还有他们所在的城市。

  “你的一美元已经跑到林肯市了,”另一个住在西部的人来信说,“我们这个地方很有名,原因有三:有因为电影《大河流过》而闻名的河,有冬天零下70度的严寒,还有,他们是在这儿逮住校园炸弹杀手的。”(凯辛斯基,数学博士,曾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数学教授。极端的科技罪恶论者,认为科技造就病态社会,1978至1995年,先后13次投寄邮包炸弹袭击大学里的科技工作者。)有人在回信里像和亲密朋友叙谈一样告诉布莱希他们的不幸和痛苦,让人看了几乎掉眼泪。一位父亲刚失去了爱子。他说:“请在你的工作中用上这张明信片,好吗?算是对我儿子的纪念。”

  布莱希散出去的钞票,有的曾经被放在艳舞女郎的袜带里,有的曾在赌场上被用来下注,有的曾被慷慨地捐给慈善机构。

  各色的回复让布莱希大开眼界。他相信,这些都是美国人生活和精神的缩影。▲

10
2015
02

我感恩

佚名

  一首诗在西方感恩节期间广为流传。读了这首诗,你会发现,生活中一切的不如意其实都有积极的一面……

  有每夜和我抢棉被的伴侣,因为那表示他/她不是和别人在一起。有只会看电视而不洗碗的青少年,因为那表示他/她乖乖在家而不是流连在外。

  我缴税,因为那表示我有工作。

  衣服越来越紧,那表示我吃得很好。

  有阴影陪伴我劳动,那表示我在明亮的阳光下。

  有待修整的草地,待清理的窗户,和待修理的排水沟,那表示我有个家。

  能找到最远的那个停车位,因为那表示我还能走路,且还有幸能有辆车。有巨额的电费账单,因为那表示我冷气吹得爽。

  教堂礼拜时我身后有五音不全的女士,因为那表示我还听得到。有一堆衣服要洗烫,因为那表示我有衣服穿。

  一天结束时感到疲劳和肌肉酸痛,因为那表示我有拼命工作的能力。

  一大早被闹钟吵醒,那表示我还活着。

  最后,感恩过量的电子邮件,因为那表示有许多朋友会想到我。

  当你觉得人生很糟,就再看一遍吧!▲

10
2015
02

每个人只错了一点点

  赵文斌编译

  编者的话:2004年1月13日,作为科考船的大副,赵文斌先生在巴西的桑托斯参观了巴西海顺远洋运输公司。该公司门前立着一块高5米宽2米的石头,上面密密麻麻地刻满葡萄牙语。当带领参观的巴方港务官员轻轻地用英语从头到尾念完了上面的文字,所有参观的人都沉默了。那是关于责任的,让人心情沉重的真实故事。下面刊发的就是石头上所刻的文字。

  当巴西海顺远洋运输公司派出的救援船到达出事地点时,“环大西洋”号海轮消失了,21名船员不见了,海面上只有一个救生电台有节奏地发着求救的摩氏码。救援人员看着平静的大海发呆,谁也想不明白在这个海况极好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导致这条最先进的船沉没。这时有人发现电台下面绑着一个密封的瓶子,打开瓶子,里面有一张纸条,21种笔迹,上面这样写着:一水理查德:3月21日,我在奥克兰港私自买了一个台灯,想给妻子写信时照明用。

  二副瑟曼:我看见理查德拿着台灯回船,说了句这个台灯底座轻,船晃时别让它倒下来,但没有干涉。

  三副帕蒂:3月21日下午船离港,我发现救生筏施放器有问题,就将救生筏绑在架子上。

  二水戴维斯:离港检查时,发现水手区的闭门器损坏,用铁丝将门绑牢。

  二管轮安特耳:我检查消防设施时,发现水手区的消防栓锈蚀,心想还有几天就到码头了,到时候再换。

  船长麦凯姆:起航时,工作繁忙,没有看甲板部和轮机部的安全检查报告。

  机匠丹尼尔:3月23日上午理查德和苏勒的房间消防探头连续报警。我和瓦尔特进去后,未发现火苗,判定探头误报警,拆掉交给惠特曼,要求换新的。

  机匠瓦尔特:我就是瓦尔特。

  大管轮惠特曼:我说正忙着,等一会儿拿给你们。

  服务生斯科尼:3月23日13点到理查德房间找他,他不在,坐了一会儿,随手开了他的台灯。

  大副克姆普:3月23日13点半,带苏勒和罗伯特进行安全巡视,没有进理查德和苏勒的房间,说了句“你们的房间自己进去看看”。

  一水苏勒:我笑了笑,也没有进房间,跟在克姆普后面。

  一水罗伯特:我也没有进房间,跟在苏勒后面。

机电长科恩:3月23日14点我发现跳闸了,因为这是以前也出现过的现象,没多想,就将阀合上,没有查明原因。

  三管轮马辛:感到空气不好,先打电话到厨房,证明没有问题后,又让机舱打开通风阀。

  大厨史若:我接马辛电话时,开玩笑说,我们在这里有什么问题?你还不来帮我们做饭?然后问乌苏拉:“我们这里都安全吧?”

  二厨乌苏拉:我回答,我也感觉空气不好,但觉得我们这里很安全,就继续做饭。

  机匠努波:我接到马辛电话后,打开通风阀。

  管事戴思蒙:14点半,我召集所有不在岗位的人到厨房帮忙做饭,晚上会餐。

  医生莫里斯:我没有巡诊。

  电工荷尔因:晚上我值班时跑进了餐厅。

  最后是船长麦凯姆写的话:19点半发现火灾时,理查德和苏勒房间已经烧穿,一切糟糕透了,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火情,而且火越来越大,直到整条船上都是火。我们每个人都犯了一点错误,但酿成了船毁人亡的大错。

  看完这张绝笔纸条,救援人员谁也没说话,海面上死一样的寂静,大家仿佛清晰地看到了整个事故的过程。▲

  后记:巴西海顺远洋运输公司的警示方式很有效,此后的40年,这个公司再没有发生一起海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