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生命如一泓清水

○俞敏洪

     生命如一泓清水,源头处没有一点污染,童年的我们无忧无虑,笑容灿烂,生活就像水晶般透明,没有任何苦涩的内容。

     生命如一泓清水,青年时的我们如乘势的水流,不希望有堤岸的存在。我们渴望像水一样流动,流出父母的怀抱,流离家庭的羁绊,流入一片陌生的天地,去寻找生活,寻找值得终生追求的事业,寻找真正的爱情,和我们所爱的人合二为一、终身相守,就像两股清水,融合得了无痕迹。

     生命如一泓清水,曾经以为这个世界像我们一样的清澈,便一头扎进去,却发现所到之处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有清流、浊流,有暗流、激流。我们常常不由自主被挟带着向前流动,或平缓,或湍急。流向什么地方,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有时候我们依然能够保持一泓清水的情怀,尽管有许多痛苦和迷茫,但仍保留一份高洁;我们有时也会失去了自己的本色,变得浑浊、激荡,有时甚至会同流合污,完全迷失自己。

     生命如一泓清水,不流动就会腐臭。经历了各种挫折和打击后,有的人失去了梦想和勇气,也失去了青春的热情和对未来的追求。而相信未来是青春存在的唯一标志,如果没有对未来的期待,生命就将如一潭死水。不管经历多少苦涩,我们都不应胆怯。胆怯是生命的堤坝,使心灵失去对自由的向往。只要不自我封闭,勇敢向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走遍天涯的梦想。很多人不愿面对挑战,把自己封闭起来,变成一潭不再流动的水。他们屈服于停滞的生活,屈服于命运可怜的安排,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语言和思想,不再探索外面世界的精彩,也丧失了灵魂深处对于伟大的崇拜。他们表面上变得平静,变得与世无争,但是一潭不流动的水,久而久之便会生出绿锈,变得腐臭。这样的生命,躯体虽存,灵魂已死。

     生命如一泓清水,需要流动。让我们打开心灵的堤坝,融入溪流,汇入大江,奔腾入海。

     也许我们会变得浑浊,也许我们会被暗礁撞得遍体鳞伤,但我们的生命将奔腾不息,变成大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浩荡之中再次变得清澈,变得博大,变得宽阔无边。在阳光的照耀下,我们的生命将会进一步提升,我们可以升腾为天上的云彩,在天空中自由翱翔,也可以化做雨露,给干涸的土地以绿色的希望。我们可以渗透在每一个生命的成长之中,然后再次化为一泓清水,给自己的生命一次次的梦想,经历一次次惊喜的旅程。如此周而复始,我们的生命将变成世间万物的一部分,永远生生不息。

     生命如一泓清水,让我们每个人都能拥有水的清澈,水的活力,水的自由和水的生命!

 

199.jpg (900×540)

14
2015
02

阳光与生命

○邢 汶

     做医生的邻居跟我讲了个事儿。

     他的一个病人,挺年轻的姑娘,患了干燥综合征。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就是身体分泌的那些汗液、胃液和唾液都越来越少,导致人消化困难,必须借助专门的导管将类似胃酸的物质输入体内,才能稍稍缓解;更残忍的,这种病人不能见阳光。阳光就像一台榨汁机,会很快耗完病人的体液,就像在榨取一个鲜嫩的苹果,导致病人呼吸衰竭。现在的医术还无法彻底治疗这种病症,在谨慎地反复会诊之后,他们诊断,这个姑娘最多还能再活10个月。

     姑娘的病房,窗帘是日夜拉上的,只有镍灯发出淡淡的冷光。只有月光很暗淡的夜晚,病人才可以在hushi的陪同下到院子里散步。

     医生说,他从没见过那么苍白的脸,却也从没见过那样明亮的眼神。每次他进去的时候,都看见那个姑娘在专心致志地涂指甲油,鲜艳通红的那种,和她的苍白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个多月后,我在网上看到一份资料,说国外有个患干燥症的病人,生活在避免阳光直射的环境里,活了3年之久。希望这则消息可以使这个姑娘宽慰一些,我打印下来,去找那个医生。

     医生听清来意,摇摇头,说没有用了,她已经去了。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医生叹口气:“她突然坚持去天山旅行,我们通知了她的父母,但谁也劝不住。后来听说她根本没爬上去,只是在天山脚下的草原骑马,病情当场发作,救治无效,没了。挺可惜的,才22岁,听说恋爱都没谈过……”

     身患绝症的年轻女孩,让自己的生命提前在明媚的阳光下凋谢,该有着怎样的勇气和决心?

     医生又说,她和你一样,喜欢读书写东西。在整理病人遗物的时候,整理出来一大堆各种颜色的指甲油,每种颜色外面都贴了张小纸条,是她自己给那些指甲油起的名字。其中,淡蓝色的,叫做“豆蔻”;银色的,叫做“妖精”;而大红的那支,她起了一个很古典的名字,叫做“与子偕老”。听得我心酸。

     阳光和生命相比,当然生命重要。

     但在某些关键时刻,阳光显得那样不可缺少、不可代替,甚至用生命去换取也心甘情愿。

     她鲜红的指甲油,也许一直是她心底下鲜红的太阳。可是,她不能舍弃的,不仅仅是一种可以检测生命的硬度和质量的阳光,还有尘世每日升起的太阳。

     我们健康人每天都能看到、触摸到阳光,就像看到、触摸到很多其他美好的事物一样。只是在通常情况下,我们选择了疏忽,而非珍视。  

 

198.jpg (700×525)

14
2015
02

文心独白(节选)

○夏中义

     明天·今天

     人是靠明天活着的。

     蓝光闪过之后,当确证翌晨即是天崩地陷的世界末日,今夜,你还睡得着么?

     “生活在别处。”

     没有明日,心灵的堕落。人又只能生存于今天。

     明天,不过是即将来到你身边的今天。

     不能转化为今天的明天,定是你生命的终端。

     诚然,你没了,地球仍在转动,江河仍在奔流,但这已纯属你的生命史后时空。

     世界再精彩,也轮不到你无奈。

     在无始无终、无边无垠的莽莽宇宙流中,你只是一粒偶尔膨胀,又倏忽闪逝的泡沫。但这是一粒有思想的泡沫。

     宇宙再大,不知自己之巨大;人再小,却明白自己之渺小。

     人由于自知渺小而转为伟大乃至自尊。

     自尊者无不珍视生命。

     命再短,也是你的地盘,你的舞台,你的根。没有谁可以替代你去生或死。

     只有你知道你在想什么,爱还是恨。

     你是照亮你的太阳,也是紧跟你的影子。

     何必勉强自己。

     抓住生命之一瞬,抓紧一个个今天,赶快做你最想做、也可能做的事,明天也将属于你。

     没了明天没法活。

     丢了今天是白活。

     瞬间与永恒

     当你在做你很想做的事情时,你将体会到某种因内心充实而弥散的宁静。

     这一情致真迷人:一瞬间,仿佛世界消失了,所有烦恼,困扰灵魂的噪音皆融入晴空,脑海一派蔚蓝像沉凝的宝石……

     这是真正的“高峰体验”,不再惊愕,不再颤栗,而是静静地俯瞰千嶂叠翠,黄河在绿野细成金蛇,白云飘在你脚下,白云飘在你头顶,大气磅礴……峰巅已在脚下。无须再说什么,大音希声,你只感到某种因内心丰硕而生发的宁静。

     “高峰体验”是生命的闪光,稍纵即逝,璀璨,却短暂。但它分明倾泻着整个人生的郁积,如火山。

     地球上没有比火山喷发更壮观的了:灼红的地壳竟软得像沸腾的粥在不时起泡;先撒一天流星雨,旋即熔岩暴涨,漫过环形山口作血瀑倒悬;最后是地动山摇,恶魔般遮天蔽日的蘑菇云……后又黯然睡去,百年一梦,甚至千秋万岁不醒。

     谁又能说它不在默默酝酿且梦想再度辉煌呢?

     厚积薄发。蕴蓄愈久,其发愈烈。

     永恒在瞬间中引爆,瞬间是永恒的审美闪回。

     永恒之光可遇不可求,却可被心灵抓住,更细深地品味生前之三昧,难得的瞬间于是被拉长,被超越,以此逼近永恒。

     红 烛

     家里没电了,便想起红烛。

     红烛纤弱,拇指般细,在案头托一朵随风飘摇的火苗。

     暮色中多一轮光晕,心头就少一份黯黯恹恹的惘然。

     红烛是痛苦的。她只有照亮世界时才照亮自己,愈是将自己燃为一炬烈焰,其价值才愈发灿烂。

     燃烧既是她热情的倾泻,又是其年华的终结。无怪,她一边燃烧,一边流泪。

     这泪既是诀别,又是欣慰,因为她毕竟燃烧过了,燃烧正是她的生命。她无愧于生命。

     红烛有灵性,她不吝惜生命,却格外依恋生命。每每即将燃尽时,烤焦的灯芯竟像脊椎在光焰中高高地、痉挛地昂起,挺住,酷似突然中弹的勇士在半空凝为不屈的雕塑,又沉沉倒在火红的血泊……

     血是热的……

     当生命之电不济时,不妨点一支红烛。

     无 奈

     有些事非做不可,并非为了幸福,而是缓解痛苦,因为不做,则更痛苦——这便是无奈。

     无奈是别无选择的选择,没有出路的出路。

     当角色内化为道义,道义转化为负担时,无奈就开始了。

     人活到无奈,才算活出了一点人味来。

     无奈是生命的

     苦菜花。

     没尝到无奈的人是有幸的,此幸只属于两类人:一是尚未真正肩荷人生重担的年轻人;二是灵魂麻木或被阉割了灵魂的人。  

 

197.jpg (510×685)

14
2015
02

光阴

○赵丽宏

     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

     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

     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湿润的花瓣时,当婴儿在产房里以响亮的哭声向人世报到时,他悄无声息地走着,欢笑不能挽留他的脚步。

     当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老人以留恋的目光扫视周围的天地时,他还是沉着而又默然地走,叹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他从你的手指缝里流过去。

     从你的脚底下滑过去。

     从你的视野和你的思想里飞过去……

     他是一把神奇而又无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间创造着种种奇迹。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尘土,把幼苗雕成大树,把荒漠变成城市和园林;当然,他也能使繁华之都衰败成荒凉的废墟,使锃亮的金属爬满绿锈、失去光泽。老人额头的皱纹是他刻出来的,少女脸上的红晕也是他描绘出来的。生命的繁衍和世界的运动正是由他精心指挥着。

     他按时撕下一张又一张

     日历,把将来变成现在,把现在变成过去,把过去变成越来越遥远的历史。

     他慷慨。你不必乞求,属于你的,他总是如数奉献。

     他公正。不管你权重如山、腰缠万贯,还是一个布衣、两袖清风,他都一视同仁。没有人能将他占为己有,哪怕你一掷千金,他也决不会因此而施舍一分一秒。

     你珍重他,他便在你的身后长出绿荫,结出沉甸甸的果实。

     你漠视他,他就化成轻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有时,短暂的一瞬会成为永恒,这是因为他把脚印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有时,漫长的岁月会成为一瞬,这是因为浓雾和风沙湮没了他的脚步。 

196.jpg (500×667)

14
2015
02

留 下

○赵 冬

     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万事万物的变化皆随缘意。该来的来了,该走的走了,何必事事总要苦苦地问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春蚕死去了,但留下了华贵的丝绸;蝴蝶死去了,但留下了漂亮的羽裳;画眉飞走了,但留下了美妙的莺歌;花朵凋谢了,但留下了缕缕的幽香;蜡烛燃尽了自己,但留下了一片光明;雷雨过去了,但留下了七彩霓虹……

     该走的注定会远远地离开,来来去去,聚聚散散并无关紧要,而最重要的应该是离散之后所留下来的,能在人世间留下的永远涂抹不掉的印迹。

     孔夫子留下了四书五经,王羲之留下了兰亭墨迹,曹雪芹留下了琼宇红楼,俞伯牙留下了高山流水,

     秦始皇留下了万里

     长城,林则徐留下了虎门浓烟……

     爱因斯坦留下了相对学说,莎士比亚留下了哈姆雷特,爱迪生留下了不灭的灯火,贝多芬留下了《命运交响曲》,奥黛丽·赫本留下了《天使的微笑》,达·芬奇留下了《最后的晚餐》……

     建筑师留下了高楼大厦,服装师留下了丽服艳衣,白雪皑皑留下了春水潺潺,月光柔柔留下了倩影依依……

     太多太多的留下汇聚成多彩的世界,太多太多的留下编织着壮丽的人生。

195.jpg (1024×575)

14
2015
02

我正年轻

○冬 雨

     走过14岁的猎奇,走过15岁的梦幻,走过16岁的狂妄,走过17岁,终于感到自己是个生命,是个真实得不值得一赌的生命时,人生,戏剧般的在你的意识里,牵动根根神经,开始了对琐琐屑屑的描绘。

     从此,你便很少有机会看到一片透彻的天空。

     而你还是你,只是冥冥中多了一份责任一份使命,无形得犹如随风而过的烟云,然而水一般的沉重。于是关于人格,关于道德,关于冲动,关于世界,关于一切一切的维系,网般的相互牵扯着在每一次思维时各自争辩。现实的意味,在18岁初涉人生的时候,这样淡而真实的,让你的年轻,在每一次抉择时感受着犹疑,感受着失措而无助的痛楚。

     18岁沿袭来的梦幻,在浅浅人生的洗炼中,积累着失望,积累着自信的疲惫。望着匆匆而过的人流,然而不会有人知道你正经历着一次心灵危机,忍住的是眼泪忍不住的是微风中小草般的颤栗,站在十字路口,一遍遍地问自己:“我往哪里去?”

     可是你又能往哪里去?

     重重地跌回生活时,鼓足勇气冷眼看一看生活蛛网似的束缚着一个个为生存为自由可怜地挣扎着同时居然创造着人类文明的生命。超脱,这个唯一时髦得永久的意念,在每一颗年轻的心里,膨胀着反抗遭到无形压迫时经不住失败的脆弱,曾经挥也挥不去地荡漾着激情的笑容。曾几何时,凝结着落寞凝结着无奈拖着长长的无言徘徊在每一个暮色里,捕捉那份能够超然而出的感觉。然而,据说,感觉都是刹那的。

     正如今天你还会为他在一个梦里甜甜的笑着而也许明天清晨起床时蓦然间你会觉得这一切平淡得无聊,从此你会真的不在乎异性,这时却开始渴望一次能够永恒的心底的碰撞。

     正如生活的点滴渐渐透到你每一个梦幻,你不再在乎它们的冲突和冲突带来的惊悸的紊乱,微笑着面对分分秒秒的生活,在你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方向。

     看着冉冉而升的旭日你居然真的不在乎生命只有一次。

     趁着年轻时你还有心境有魄力对着那一瞬蓝得透彻的天空大喊一声:“我正年轻!”

 

194.jpg (510×531)

14
2015
02

一滴水可以活多久

○迟子建

     这滴水诞生于凌晨的一场大雾。人们称它为露珠,而她只把它当做一滴水来看待,它的的确确就是一滴水。最初发现它的人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不是在玫瑰园中发现它的,而是为了放一只羊去草地在一片草茎的叶脉上发现的。那时雾已散去,阳光在透明的空气中飞舞。她低头的一瞬发现了那滴水。它饱满充盈,比珠子还要圆润,阳光将它照得肌肤浏亮,她在敛声屏气盯着这滴水看的时候不由发现了一只黑黑的眼睛,她的眼睛被水珠吸走了,这使她很惊讶。我有三只眼睛,两只在脸上,一只在草叶上,她这样对自己说。然而就在这时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那柔软的叶脉随之一抖,那滴水骨碌一下便滑落了。她的第三只眼睛也随之消失了。她便蹲下(禁止)子寻找那滴水,她太难过了,因为在此之前她从未发现过如此美的事物。然而那滴水却是难以寻觅了。它去了哪里?它死了吗?

     后来她发现那滴水去了泥土里,从此她便对泥土怀着深深的敬意。人们在那片草地上开了荒,种上了稻谷,当沉甸甸的粮食蜕去了糠皮在她的指间矜持地散发出成熟的微笑时,她确信她看见了那滴水。是那滴水滋养了金灿灿的稻谷,她在吃它们时意识里便不停地闪现出凌晨叶脉上的那滴水,它莹莹欲动,晶莹剔透。她吃着一滴水培育出来的稻谷一天天地长大了,有一个夏日的黄昏她在蚊蚋的歌唱声中发现自己成了一个女人,她看见体内流出的第一滴血时确信那是几年以前那滴水在她体内作怪的结果。

     她开始长高,发丝变得越来越光泽柔顺,胸脯也越来越丰满,后来她嫁给了一个种地的男人。她喜欢他的力气,而他则依恋她的柔情。她怎么会有这么浓的柔情呢?她俯在男人的肩头老有说也说不尽的话,好在夜晚时被男人搂在怀里就总也不想再出来,后来她明白是那滴水给予她的柔情。不久她生下了一个孩子,她的奶水真旺啊,如果不吃那滴水孕育出的稻米,她怎么会有这么鲜浓的奶水呢?后来她又接二连三地生孩子,渐渐地她老了,她在下田时常常眼花,即使阴雨绵绵的天气也觉得眼前阳光飞舞。她的子孙们却像椴树林一样茁壮地成长起来。

     她开始抱怨那滴水,你为什么不再给予我青春、力量和柔情了呢?难道你真的死去了吗?她步履蹒跚着走向童年时去过的那片草地,如今那里已经是一片良田,入夜时田边的水洼里蛙声阵阵。再也不见碧绿的叶脉上那滴纯美之极的水滴了,她伤感地落泪了。她的一滴泪水滑落到手上,她又看见了那滴水,莹白圆润,经久不衰。你还活着,活在我的心头!她惊喜地对着那滴水说。

     她的牙齿渐渐老化,咀嚼稻米时显得吃力了。儿孙们跟她说话时要贴着她耳朵大声地叫,即使这样她也只是听个一知半解。她老眼昏花,再也 没有激情俯在她男人的肩头咕哝不休了。而她的男人看上去也畏畏缩缩,终日垂头坐在门槛前的太阳底下,漠然平静地看着脚下的泥土。有一年的秋季她的老伴终于死了,她嫌他比自己死得早,把她给丢下了,一滴眼泪 也不肯给予他。然而埋葬他后的一个深秋的月夜,她不知怎的格外想念 他,想念他们的青春时光。她一个人拄着拐杖哆哆嗦嗦地来到河边,对着 河水哭她的伴侣。泪水落到河里,河水仿佛被激荡得上涨了。她确信那滴水仍然持久地发挥着它的作用,如今那滴水幻化成泪水融入了大河。而她每天又都喝着河水,那滴水在她的周身循环着。

     直到她衰老不堪即将辞世的时候,她的意识里只有一滴水的存在。当她处于弥留之际,儿孙们手忙脚乱地为她穿寿衣,用河水为她洗脸时,她 的头脑里也只有一滴水。那滴水湿润地滚动在她的脸颊为她敲响丧钟。她仿佛听到了叮当叮当的声音。后来她打了一个微弱的喷嚏,安详地合上眼帘。那滴水随之滑落在地,渗透到她辛劳一世的泥土里。她不在了,而那滴水却仍然活着。

     她在过世后又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有一天凌晨大雾消散后她来到一片草地,她在碧绿的青草叶脉上发现了一颗露珠,确切地说是一滴水,她还看见了一只黑亮的眼睛在水滴里闪闪烁烁,她相信她与一生中所感受的最美的事物相逢了。  

 

193.jpg (628×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