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每一只小狗,都有一个目标

○毕淑敏

     有一对夫妇,有两个孩子,一个叫莎拉,一个叫克里斯蒂。

     当孩子还小的时候,父母决定为他们养一只小狗。小狗抱回来以后,他们就请朋友帮忙训练这只小狗。在第一次训练前,女驯狗师问:“小狗的目标是什么?”

     夫妻俩面面相觑,很是意外,嘟囔着说:“一只小狗的目标?当然就是当一只狗了。”他们实在想不出狗还有什么另外的目标。

     女驯狗师极为严肃地摇了摇头说:“每只小狗都得有一个目标。”夫妇俩商量之后,为小狗确立了一个目标:白天和孩子们一道玩,夜里看家。后来,小狗被成功地训练成了孩子的好朋友和家的守护神。这对夫妇就是美国的前任副总统阿尔·戈尔和他的妻子迪帕。他们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做一只狗要有目标,更何况是做一个人。

     我们常常把别人的期待当成了自己的目标,孩童时,这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但是,你会渐渐地长大,无论别人的期望是怎样的美好,它也不属于你。除非有一天,你成功地在自己的心底移植了这个期望,这个期望生根发芽,长成了你的目标。那时,尽管所有的枝叶都和原本的母本一脉相承,但其实它已面目全非,它的灵魂完完全全只属于你,它被你的血脉所滋养。

     我们常常把世俗的流转当成自己的目标。这一阵子崇尚钱,你就把挣钱当成自己的目标。殊不知钱只是手段而非目标,有了钱之后,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把钱当成目标,就是把叶子当成了根。目标是终极的代名词,它悬挂在人生的沙海之中,你向着它航行,却永远不会抵达。你的快乐就在这跋涉的过程中流淌,而并非把目标攫为己有。从这个意义上说,钱不具备终极目标的资格。过一阵子流行美丽,你就把制造美丽保存美丽当成了目标。殊不知美丽的标准有所不同,美丽是可以变化的,目标却是相当恒定的。美丽之后你还要做什么?美丽会褪色,目标却永远鲜艳。

     有人把快乐和幸福当成了终极目标,我觉得这也值得推敲。

     快乐并不只是单纯的快感,类乎饮食和繁殖的本能。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发现最长远最持久的快乐,来自于你的自我价值的体现。而毫无疑问,自我价值是从属于你的目标,一个连目标都没有的人,何谈价值呢!

     一棵树的目标也许是雕成大厦的栋梁,也许是撑一把绿伞送人阴凉,也许是化做无数张白纸传递知识,也许是制成一次性筷子让人大快朵颐……还有数不清的可能,我们不是树,我们不可能穷尽也不可能明白树的心思。

     我们是人,我们可以为自己确立一个目标,这是做人的本分之一。

     有一位女子曾说过,出名要趁早。我看,确立目标要趁早。  

 

222.jpg (650×433)

14
2015
02

准备受伤

○莫小米

     在hushi节前后,看到许多报刊上载有hushi的照片。同为年轻女子,与模特、演员、歌星乃至工人、农民、学生全然不同的是,后者见报的照片多半是笑着的,无论是自然的、明朗的、妩媚的或甜蜜的,她们总是以笑为美。hushi却正好相反,hushi的照片也有笑的,但最美的是不笑的。

     不笑的hushi恬静而神圣,反显出惊人的美。

     hushi不笑是不是因为她要面对太多的痛楚与苦难?旁人的猜测总是笼统的。最近认识一位刚从卫校毕业的女孩,她是朋友的女儿,当她告诉我即将走上工作岗位,我问她是否都准备好了的时候,这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说出令我肃然起敬的话。她说当然,除了别的各项必要的准备之外,作为一名hushi,她还要准备受伤。她说在实习时曾因手指被戳伤出血而大惊小怪,快要退休的hushi长在为她处理完伤口后,伸出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让她看。

     hushi长指着手指上许多细碎的小疤痕说,这些是在为病人注射时,被针尖误刺或被药瓶碎片划伤的;hushi长又指着掌心一道长而深刻的、明显经过缝合的伤疤说,这是在手术室为主刀医生传递器械,当手术台上出现突发险情时,被医生传回的尖锐器械无意割伤的;hushi长翻过手,指着手指上的抓痕说,这是被濒死的极端痛苦的病人痉挛的手所抓伤的……

     说着这些,女孩下意识地抚摸着自己纤细白皙、光洁如玉的手,她没有笑,她非常美。

     我深信她会是一名出色的hushi,我同时觉得这对所有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都极其有益——既然受伤是不可避免的,那么,你就得准备受伤,就如开上前线的战士,随时准备为国捐躯一样。  

221.jpg (500×406)

14
2015
02

人生最好的教育

○胡 平

     (一)

     一个青年来到城市打工,不久因为工作勤奋,老板将一个小公司交给他打点。他将这个小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业绩直线上升。

     有一个外商听说之后,想同他洽谈一个合作项目。当谈判结束后,他邀这位也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外商共进晚餐。晚餐很简单,几个盘子都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两只小笼包子。他对服务小姐说,请把这两只包子装进食品袋里,我带走。外商当即站起来表示明天就同他签合同。第二天,老板设宴款待外商。席间,外商轻声问他,你受过什么教育?他说我家很穷,父母不识字,他们对我的教育是从一粒米、一根线开始的。父亲去世后,母亲辛辛苦苦地供我上学。她说俺不指望你高人一等,你能做好你自个儿的事就中……在一旁的老板眼里渗出亮亮的液体,端起酒杯激动地说:我提议敬她老人家一杯——你受过人生最好的教育!

     一个人受过苦,便知道珍惜;一个在贫寒中长大的人,不会不知道勤俭的重要,一个自小就知道努力做事的人,不会不对自己和他人负责……

     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贫穷中什么也学不到,并进而失去人的自尊。

     (二)

     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孩,在一所极普通的中专学校读书,成绩也很一般。她得知妈妈患了不治之症后,想减轻一点家里的负担,希望利用暑假这两个月的时间挣一点钱。她到一家公司去应聘,韩国经理看了她的履历,没有表情的拒绝了。女孩收回自己的材料,用手掌撑了一下椅子站起来,觉得手被扎了一下,看了看手掌,上面沁出了一颗红红的小血珠,原来椅子上有一只钉子露出了头。

     她见桌子上有一条石镇纸,于是拿来用它将钉子敲平,然后转身离 去。可是几分钟后,韩国经理却派人将她追了回来,她被聘用了。

     一个在爱中长大的人,他最好的回报也是爱。当爱促使一个人去做他很难做到的事情时,这足以证明爱的力量!

     而在一件很细小的、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上也能体现出对别人体贴和关心的人,他所受到的爱的教育无疑是成功的。

     (三)

     有一个岗位需要招人,先后来了四位应聘者。在招聘条件一栏中,有一项条件是必须具备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前三位应聘者都称自己有类似的工作经验,但面对应聘者的考问,很快显示出自己对这一行的无知。最后来了一位男学生,他坦率地对招聘者说,自己不具备这方面的工作经验,但对这项工作很感兴趣,并且有信心经过短暂的实践后,能够胜任它。招聘者毫不犹豫地录用了他。此后他和那个招聘者曾经有过一段对话,那个招聘者说,有很多求职的人在介绍自己的情况时并不诚实,而他为什么能够诚实相告呢?他说小时候有一次他捡了钱,奶奶问他时,他撒了谎。奶奶朝他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然后告诫他:“穷不可怕,只要你诚实,你就有救!”他说他永远记得奶奶说的这句话。试想一个不敢正视自己的不足、只能依靠骗来取得众人信任的人,他能行得远吗?

     一个诚实的人,其实是最需要勇气。他必须敢于面对事实和真理,在别人含含糊糊、唯唯诺诺的时候,勇敢地指出真相。

     诚实比一切智谋都好,而且它是智谋的基本条件。  

 

220.jpg (650×433)

14
2015
02

年轻,就是好运气

○佟可竟

     面对巨奖销售,我们很像个钟情者,保不准头奖真就扑怀而至呢。

     撕开号码的瞬间,却总是一片乌有。有时候,你由不得坚信着人有运气,只是这会儿没来。

     任何梦想的实现,都不能超离这低处的坚实悬空而至。登山者在顶峰欢呼胜利的时候,最激动的心跳怎知不是为了留在山脚那洇进汗水的行行足迹?

     很多人终其一生的努力,也未能得到成功的回报。然而,他们却无憾于生命。因为他们从未慵懒过,且一刻也不撒手地抓牢了春藤般的年轻岁月。对于人生而言,奋斗的故事远比成功本身更耐读、更震撼心灵。

     年轻,就是好运气。要说兑现一笔财富,全在于尽心尽力地实干,无怨无悔地奋斗。

     株守的日子怕永远不会有收获。所有的门都开着——只是,你我可肯?  

 

219.jpg (650×433)

14
2015
02

进路与退路

○[台湾]刘 墉

     你说想去征服高山,但是当我问你登山者应该带些什么东西时,你却答不上来。

     现在我告诉你吧!

     如果是攀登路径不熟的高山,即使原定一日往返,除必备的指南针,你的行囊中也应该包括一把小刀、一打绳索、一盒用塑料袋包好的火柴、一点盐巴、一块折起来不大的透明塑料布或雨衣和一个哨子。

     这些东西大多数都不是为你的进路而准备的,而是预为你的退路,但是不论是登山的旅途,或在你人生的旅途上,“有退路”都是寻取进路的必要条件。

     于是那把小刀,在前进时可以帮助你用来切割猎物、削竹为箭、砍木为叉;在你被毒蛇咬伤时,更可以用来将伤口切成“十”字,以吸出毒血。

     那条绳索,在前进时可以帮助你攀爬;在山友遇险时,可以用为营救;在编织担架时,用为捆绑。

     那盒火柴,在你前进时,可以用为烹食;在你遇难时,则可能让你点起柴火,熬过高山上寒冷的夜晚。

     那块透明的塑料布或雨衣,在你前进时,可以用来防雨;当你困阻在深山时,更可以使你减少地面或环境中潮冷的侵袭,甚至在缺水时,用来收集地面蒸发的水汽,使你免于干渴。

     那块盐巴,在你前进时,可以用为烹调鲜美的食物;在你困厄时,则能用为消毒、补充体力,甚至帮助你吞下平时绝对难以接受的野生食物。

     至于那支哨子,在你前进时,固然可以用为招呼队友,作为集合的讯号;在你落难而饥寒交迫,喊不出声音时,更可能因为有这支哨子,隔几分钟吹一下,而使搜救的人员找到你。

     如此说来,哪一样东西可以少呢,它们占的空间不大,却是你行前绝不能疏忽,而落难时可能保命的。

     我过去曾多次对你说:旅游时,如果是旧地重游,不妨在既有的大道之外,再去寻访一些小路,发掘新的风景。相反的,如果是到陌生的地方,则应该记住来时的道路,以便遇到困阻时能够脱身。

     对已知的环境,做进一步想;对未知的环境,做退一步想。在人生的旅途上,前进固然可喜,后退也未尝可悲。最重要的是,在前进时要知道自制,免得只能进而不能退;后退时则要知道自保,使得退却重整之后,能够再向前行!  

 

218.jpg (510×562)

14
2015
02

从不好吃的草吃起

○李兆刚

     刚毕业的我与三个同学与研究生导师一起聊天,谈起自己目前的工作,我们几个都非常不满,有个同学甚至义愤填膺,表示要辞职另谋高就。老师在详细了解了情况后,就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老师讲,在他老家的山村中有许多耕地的黄牛。在夏天不劳动时,一般都是十多头集中起来放牧。夏天过去了,原来差不多的牛群就发生了变化,在牛群中总会有两三头牛脱颖而出,长得又肥又壮,而这些牛儿往往干农活也比较好,价格也自然会比其他的牛高出许多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农村人都知道,这与牛儿的脾性有关,有的牛吃草时从不挑剔一直沿着一个方向吃,而有的则是到处找好草吃,结果这些牛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寻找好草上了,其他牛儿在休息了,这些牛还没有吃饱,不但没吃饱,而且还没有时间休息,自然也就不可能长胖长壮了,当然也就没有力气干农活了,自然也就不受人们的欢迎了。而另一些牛儿从不挑剔,从不好的草儿吃起,在别的牛儿寻找好草时,已经吃得半饱了,如果遇到好草则一会儿就吃饱了,因为有了前面不好的草垫底。老师话题一转,其实找工作也是一样,你必须面对现实,慢慢地为自己积累基础,一步步地向前,这样你终会有所成就。而一开始就总想找一个满意的好工作,你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好工作。就算你找到份“好工作”可能也不一定适合你,因为你没有其他相关工作的基础,不一定能胜任。

     听了老师的话,我们陷入了沉思。是啊,我们都有一腔宏愿,希望明天就能实现,但现实是有无数像我们一样怀抱梦想的年轻人,谁能最终脱颖而出?这需要积淀,需要忍耐,需要一些不够精致的粮食先打底,这样我们才有力量走好下一步!  

 

217.jpg (650×674)

14
2015
02

瞄准一个点

○小 丑

     在自然界,不管气候多么恶劣,都有生物在顽强地生存着。在撒哈拉沙漠里,因为一连几个月不下雨,干燥的沙漠在阳光的炙烤下气温越来越高,就是极能耐高温的蛇也得小心翼翼,不然就有被烤熟的危险。白天,蛇只能躲在沙子里,因为沙子的覆盖能使它避免阳光的直接照射,它还可伺机捕捉猎物。它的猎物都是些耐旱的小动物,有蜥蜴、甲虫,还有一些小型飞鸟。

     如果必须走动时,蛇就将身子弯成“之”字形迅速前进,这样可以避免皮肤长时间与炙热的沙子接触,蛇就是以这种方式顽强地在沙漠里生存下来的。

     可是,令生物学家不解的是,有一种类似于麻雀大小的鸟,它的生命力比蛇更顽强。因为鸟儿要到沙地上找食物,所以也不可避免地成了蛇的猎物。鸟儿不但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对付躲在沙子底下的蛇的袭击,如果它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战胜这一切。

     美国生物学家克林莱斯有幸拍到了一组这样的精彩镜头。当鸟儿扑扇着翅膀刚刚停在沙地上准备找食物之时,潜伏在沙子里的蛇猛地张开大口蹿了出来。眼看鸟儿就要成为蛇的果腹之物,可是,顷刻间鸟儿便从劣势转为优势。克林莱斯惊奇地发现,鸟儿在用自己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拍击着蛇的头部,尽管鸟儿的力量有限,它的爪子对蛇的拍击似乎构不成什么威胁,并且蛇依然对鸟儿穷追不舍,但鸟儿并没有停止拍击。鸟儿一边躲闪着蛇的血盆大口,一边用爪子拍击着蛇的头部,其准确程度分毫不差。

     就在鸟儿拍击了一千多下时,蛇终于无力地瘫软在沙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蛇口脱险的鸟儿停在沙地上从容地吃了一些甲虫类的食物后,才扑扇着翅膀慢慢地飞走了。

     鸟儿和蛇的力量对比是悬殊的,生物学家唯一能得到的答案就是,鸟儿在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后,终于掌握了一套对付蛇的办法,那就是瞄准一个点——蛇的头部,并持之以恒地用爪子拍击。鸟儿以自己坚不拔的抵抗方式,在这次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赢得了胜利。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没有瞄准一个点,持之以恒地走下去。而成功者则往往是由于瞄准了这个点,并坚持走到了最后。这个点有时是从脑中一闪而过的灵感,有时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遇,有时是恶劣的环境中长期形成的生活积累。是的,只要能瞄准一个点,就能敲开成功的大门,哪怕力量微小,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够到达胜利的彼岸。  

 

216.jpg (650×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