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年轻,就是好运气

○佟可竟

     面对巨奖销售,我们很像个钟情者,保不准头奖真就扑怀而至呢。

     撕开号码的瞬间,却总是一片乌有。有时候,你由不得坚信着人有运气,只是这会儿没来。

     任何梦想的实现,都不能超离这低处的坚实悬空而至。登山者在顶峰欢呼胜利的时候,最激动的心跳怎知不是为了留在山脚那洇进汗水的行行足迹?

     很多人终其一生的努力,也未能得到成功的回报。然而,他们却无憾于生命。因为他们从未慵懒过,且一刻也不撒手地抓牢了春藤般的年轻岁月。对于人生而言,奋斗的故事远比成功本身更耐读、更震撼心灵。

     年轻,就是好运气。要说兑现一笔财富,全在于尽心尽力地实干,无怨无悔地奋斗。

     株守的日子怕永远不会有收获。所有的门都开着——只是,你我可肯?  

 

219.jpg (650×433)

14
2015
02

进路与退路

○[台湾]刘 墉

     你说想去征服高山,但是当我问你登山者应该带些什么东西时,你却答不上来。

     现在我告诉你吧!

     如果是攀登路径不熟的高山,即使原定一日往返,除必备的指南针,你的行囊中也应该包括一把小刀、一打绳索、一盒用塑料袋包好的火柴、一点盐巴、一块折起来不大的透明塑料布或雨衣和一个哨子。

     这些东西大多数都不是为你的进路而准备的,而是预为你的退路,但是不论是登山的旅途,或在你人生的旅途上,“有退路”都是寻取进路的必要条件。

     于是那把小刀,在前进时可以帮助你用来切割猎物、削竹为箭、砍木为叉;在你被毒蛇咬伤时,更可以用来将伤口切成“十”字,以吸出毒血。

     那条绳索,在前进时可以帮助你攀爬;在山友遇险时,可以用为营救;在编织担架时,用为捆绑。

     那盒火柴,在你前进时,可以用为烹食;在你遇难时,则可能让你点起柴火,熬过高山上寒冷的夜晚。

     那块透明的塑料布或雨衣,在你前进时,可以用来防雨;当你困阻在深山时,更可以使你减少地面或环境中潮冷的侵袭,甚至在缺水时,用来收集地面蒸发的水汽,使你免于干渴。

     那块盐巴,在你前进时,可以用为烹调鲜美的食物;在你困厄时,则能用为消毒、补充体力,甚至帮助你吞下平时绝对难以接受的野生食物。

     至于那支哨子,在你前进时,固然可以用为招呼队友,作为集合的讯号;在你落难而饥寒交迫,喊不出声音时,更可能因为有这支哨子,隔几分钟吹一下,而使搜救的人员找到你。

     如此说来,哪一样东西可以少呢,它们占的空间不大,却是你行前绝不能疏忽,而落难时可能保命的。

     我过去曾多次对你说:旅游时,如果是旧地重游,不妨在既有的大道之外,再去寻访一些小路,发掘新的风景。相反的,如果是到陌生的地方,则应该记住来时的道路,以便遇到困阻时能够脱身。

     对已知的环境,做进一步想;对未知的环境,做退一步想。在人生的旅途上,前进固然可喜,后退也未尝可悲。最重要的是,在前进时要知道自制,免得只能进而不能退;后退时则要知道自保,使得退却重整之后,能够再向前行!  

 

218.jpg (510×562)

14
2015
02

从不好吃的草吃起

○李兆刚

     刚毕业的我与三个同学与研究生导师一起聊天,谈起自己目前的工作,我们几个都非常不满,有个同学甚至义愤填膺,表示要辞职另谋高就。老师在详细了解了情况后,就给我们讲了个故事。

     老师讲,在他老家的山村中有许多耕地的黄牛。在夏天不劳动时,一般都是十多头集中起来放牧。夏天过去了,原来差不多的牛群就发生了变化,在牛群中总会有两三头牛脱颖而出,长得又肥又壮,而这些牛儿往往干农活也比较好,价格也自然会比其他的牛高出许多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其实农村人都知道,这与牛儿的脾性有关,有的牛吃草时从不挑剔一直沿着一个方向吃,而有的则是到处找好草吃,结果这些牛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寻找好草上了,其他牛儿在休息了,这些牛还没有吃饱,不但没吃饱,而且还没有时间休息,自然也就不可能长胖长壮了,当然也就没有力气干农活了,自然也就不受人们的欢迎了。而另一些牛儿从不挑剔,从不好的草儿吃起,在别的牛儿寻找好草时,已经吃得半饱了,如果遇到好草则一会儿就吃饱了,因为有了前面不好的草垫底。老师话题一转,其实找工作也是一样,你必须面对现实,慢慢地为自己积累基础,一步步地向前,这样你终会有所成就。而一开始就总想找一个满意的好工作,你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好工作。就算你找到份“好工作”可能也不一定适合你,因为你没有其他相关工作的基础,不一定能胜任。

     听了老师的话,我们陷入了沉思。是啊,我们都有一腔宏愿,希望明天就能实现,但现实是有无数像我们一样怀抱梦想的年轻人,谁能最终脱颖而出?这需要积淀,需要忍耐,需要一些不够精致的粮食先打底,这样我们才有力量走好下一步!  

 

217.jpg (650×674)

14
2015
02

瞄准一个点

○小 丑

     在自然界,不管气候多么恶劣,都有生物在顽强地生存着。在撒哈拉沙漠里,因为一连几个月不下雨,干燥的沙漠在阳光的炙烤下气温越来越高,就是极能耐高温的蛇也得小心翼翼,不然就有被烤熟的危险。白天,蛇只能躲在沙子里,因为沙子的覆盖能使它避免阳光的直接照射,它还可伺机捕捉猎物。它的猎物都是些耐旱的小动物,有蜥蜴、甲虫,还有一些小型飞鸟。

     如果必须走动时,蛇就将身子弯成“之”字形迅速前进,这样可以避免皮肤长时间与炙热的沙子接触,蛇就是以这种方式顽强地在沙漠里生存下来的。

     可是,令生物学家不解的是,有一种类似于麻雀大小的鸟,它的生命力比蛇更顽强。因为鸟儿要到沙地上找食物,所以也不可避免地成了蛇的猎物。鸟儿不但要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对付躲在沙子底下的蛇的袭击,如果它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战胜这一切。

     美国生物学家克林莱斯有幸拍到了一组这样的精彩镜头。当鸟儿扑扇着翅膀刚刚停在沙地上准备找食物之时,潜伏在沙子里的蛇猛地张开大口蹿了出来。眼看鸟儿就要成为蛇的果腹之物,可是,顷刻间鸟儿便从劣势转为优势。克林莱斯惊奇地发现,鸟儿在用自己的爪子一下又一下地拍击着蛇的头部,尽管鸟儿的力量有限,它的爪子对蛇的拍击似乎构不成什么威胁,并且蛇依然对鸟儿穷追不舍,但鸟儿并没有停止拍击。鸟儿一边躲闪着蛇的血盆大口,一边用爪子拍击着蛇的头部,其准确程度分毫不差。

     就在鸟儿拍击了一千多下时,蛇终于无力地瘫软在沙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蛇口脱险的鸟儿停在沙地上从容地吃了一些甲虫类的食物后,才扑扇着翅膀慢慢地飞走了。

     鸟儿和蛇的力量对比是悬殊的,生物学家唯一能得到的答案就是,鸟儿在经过长期的经验积累后,终于掌握了一套对付蛇的办法,那就是瞄准一个点——蛇的头部,并持之以恒地用爪子拍击。鸟儿以自己坚不拔的抵抗方式,在这次力量对比悬殊的较量中赢得了胜利。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没有瞄准一个点,持之以恒地走下去。而成功者则往往是由于瞄准了这个点,并坚持走到了最后。这个点有时是从脑中一闪而过的灵感,有时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遇,有时是恶劣的环境中长期形成的生活积累。是的,只要能瞄准一个点,就能敲开成功的大门,哪怕力量微小,只要坚持,就一定能够到达胜利的彼岸。  

 

216.jpg (650×432)

14
2015
02

失去四肢的泳者

○毕淑敏

     一位外国女孩,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举行残疾人运动会,报名的时候,来了一个失却了双腿的人,说他要参加游泳比赛。登记小姐很小心地问他在水里将怎样游,失却双腿的人说他会用双手游泳。

     又来了一个失却了双臂的人,也要报名参加游泳比赛。小姐问他将如何游,失却双臂的人说他会用双腿游泳。

     小姐刚给他们登记完了,来了一个既没有双腿也没有双臂,也就是说,整个失却了四肢的人,也要报名参加游泳比赛。小姐竭力镇静自己,小声问他将怎样游泳,那人笑嘻嘻地答道:“我将用耳朵游泳。”

     他失去四肢的躯体好似圆滚滚的梭。由于长久的努力,他的耳朵硕大而强健,能十分灵活地扑动向前。下水试游,他如同一枚鱼雷出膛,速度比常人还快。于是,知道底细的人们暗暗传说,一个伟大的世界纪录即将诞生。

     正式比赛的那一天,人山人海。当失却四肢的人出现在跳台的时候,简直山呼

     海啸。发令枪响了,运动员嘭嘭入水。一道道白箭推进,浪花迸溅,竟令人一时看不清英雄的所在。比赛的结果出来了,冠军是失却双腿的人,季军是……

     英雄呢?没有人看到英雄在哪里,起码是在终点线的附近,找不着英雄独特的身姿。真奇怪,大家分明看到失却四肢的游泳者跳进水里了啊!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寻找,终于在起点附近摸到了英雄。他沉入水底,已经淹死了。在他的头上,戴着一顶鲜艳的游泳帽,遮住了耳朵。那是根据泳场规则,在比赛前由一位美丽的姑娘给他戴上的。

     我曾把这故事讲给旁人听。

     听完之后的反应,形形色色。

     有人说,那是一个阴谋。可能是哪个想夺冠军的人出的损招——扼杀了别人才能保住自己。

     有人说,那个来送泳帽的人,如果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就好了,泳者就不会神魂颠倒。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忘记了他的耳朵的功能,他也会保持清醒,拒绝戴那顶美丽杀人的帽子。

     有人说,既然没了手和脚,就该安守本分,游的什么泳呢?要知道水火无情,孤注一掷的时候,风险随时会将你吞没。

     有人说,为什么要有这么混账的规则,游泳帽有什么作用?各行各业都有这种教条的规矩,不知害了多少人才,重重陋习何时才会终结?

     我把这些议论告诉女孩。

     她说,干吗都是负面?这是一个笑话啊,虽然有一点深沉。

     当我们完整的时候,奋斗比较容易。当我们没有手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脚奋斗。当我们没有脚的时候,我们可以用手奋斗。当我们手和脚都没有的时候,我们可以用耳朵奋斗。

     但是,即使在这时,我们依然有失败甚至完全毁灭的可能。

     很多英雄,在战胜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艰难困苦之后,并没有得到最后的成功。

     凶手正是自己的耳朵——你的最值得骄傲的本领!  

 

215.jpg (602×406)

14
2015
02

一片叶子拥有树

○邓康延

     一片叶子在拥有一棵树之前,先拥有着阳光和信心。

     一位美国大学毕业生疾奔进加州报馆问经理,“你们需要一个好编辑吗?”“不需要。”“记者呢?”“也不。”“那么排字工、校对员呢?”“不,我们现在什么空缺也没有。”“那么你们一定需要它了。”

     大学生从包里掏出一块精致的牌子,上面写着:“额满暂不雇用。”

     结果,这位年轻人被留下来干该报馆的宣传工作。他从未怀疑他这片叶子最能风光大树。

     在深圳人才智力市场门口,有一位来自江西的大学毕业生,长而蓬乱的头发透露出求职谋生的不顺。可他达观:“来这儿的好些知识分子对人才市场位置架在肉菜市场上,心理不平衡。为什么要那么看重形式呢?人才也是特殊商品,就得让买卖双方挑挑拣拣,让大家都有机会选择最佳契合。为了适合环境,我已调整了择业方向,今天也已找到了一份工作,先干起来再说。”这位小伙子明白,要想绿满枝头,先要萌生枝头。在当今深圳,有许多建基立业的青年,在初闯特区时,除了激情,曾是不名一文。

     与西方青年相比,中国青年的求职、创业方面,似乎还缺少一些自信与变通。可喜的是,飞速发展的商品经济社会正教会我们所缺少的东西。这一过程会布满痛苦,但也不乏幽默。我们何妨好运时揶揄自己一下,厄运时调侃自己一番。只是不要无为地静候下一个伤口。一片叶子只有一个季节,在这一个季节里,它完全可以是树的主人。所谓年轮便是由季节的叶子填写的。

     “人生下来不是为了被打败的。”海明威隔着两万海里重洋说;“天生我才必有用”,李白隔着一千年的山丘说。

     不只是一种精神状态,也是一种生存实践——一片叶子拥有树。  

214.jpg (650×365)

14
2015
02

关于机会的实话实说

○叶延滨

     机会这个词,在这两年已成了报纸杂志上出现最频繁和谈论最多的词了。本文不想对“机会”再作什么新的阐述,把各家的机会找到一起,也就在这里给你开一个实话实说的小型笔谈会。

     “机会就是牌桌上的重新洗牌。上盘你输了,拿了一手臭牌,还没有关系。打牌,总是会拿臭牌的,但重要的是在拿臭牌时,不要臭了心情,而是等待出完这手牌,然后洗牌。洗牌就是机会,四人重新抓,就看谁抓住它了。”说这话的看来是个赌客,他的那个“机会”等于赌客们的“运气”,也叫手气,如果机会就是这样的,那么这个世界上最能抓住机会的人就是牌桌上的人了。

     “机会是一只在山林里乱窜的精灵,人们像猎人一样,在山林里寻找它,但多数人只看到过它的足迹,望到过它的影子,却永远与它失之交臂。只有一个猎人,他跑累了,靠着大树睡了一觉,一醒来,发现机会这小精灵也一头撞昏在这棵大树上了。”这是个老故事,但很多人说这就是“机会”的“正式版本”。也许你和我一样,也曾收藏过这个版本,当我们钻进被窝时,对自己说,明天有个好运气,当我们一觉醒来,心里说今天会有好事等着我吧……

     “机会是在竞选中你可以听到的各种许诺。你可以为你的希望投下一票,但得你一票的人会不会实现你的希望——这个难题的名字就叫机会。”我和你都知道这是一个误读,但我和你都认为:机会等于不负责任的决策者无需兑现的许诺。这个定义虽是错误的,却是常见的事实。

     “机会是在上帝见我们之前,于艰难的人生旅途中和我们日夜相伴的牧师。”说这话的人是一个虔诚的教徒。我不是一个宗教信徒,但他给“机会”安排的职务我认为非常合适。

     “机会是开给无能者的一张药方,这药方不能让他们变得能干,但会让他们活得快乐而且充满信心。”说这话的不是医生,但我觉得他好像也给我开过这么一张处方。

     “机会是一个穷光蛋突然得到了一笔遗产!”我听了这话后,认定我是一个穷光蛋,不过我坚信没有哪位好心的亲戚会为我准备好那遗产,所以我决定不考虑这个定义。

     “机会是一份早已写好的聘书,只是你总是忘了去领取。”我知道在领取时,不光需要我的身份证,还要我的学位证书、职称证书、论文、获奖证书……所以我不知道这份聘书是“机会”,还是“陷阱”?

     “机会是自以为天才的人没有收到的汇单,他把已失去的时间折成金钱,又把金钱换算成社会对他的欠款,而偿还欠款的汇款人的名字就是机会。”这话说得绕口,但真有这样的人,你见过,我也见过,这种人言必称“

     天生我才必有用”,这种人周围的人对其评价,一般是两个字:有病。

     讨论还在继续,但我不得不退场了,因为我知道上述机会对我而言,已经够多的了,下面的机会还是让给别人吧。  

 

213.jpg (65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