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15
02

品味牵挂

○李汉钢

     牵挂,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深深惦记,是联结亲情、联结友情、联结爱情的纽带。牵挂是一份亲情,一缕相思,一种幸福。

     牵挂是一种生命形态,是所有人都要寻找,都会珍爱的精神场所和心理磁场。鉴别感情深浅的最好方法是牵挂的长短。“孔雀东南飞”的美丽传说,“孟姜女哭长城”的千古绝唱,“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悲欢离合,“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的妙句佳章,都描述着因牵挂终致面容渐消瘦,直至付出生命的故事,留给我们一份至真至诚的悲凉的美丽。

     牵挂,是一杯浓郁的感情琼浆,是一句依依惜别的殷殷祝福。父母对子女的牵挂,就像一片云,随着天空中的飞鸟四处飘荡,穿越千山万水,萦绕在子女心头。兄弟姐妹之间的牵挂,有如山间小溪,清澈透明,只要青山不老,它就会淙淙流淌不息,唱一路欢歌,激一路浪花。

     夫妻之间的牵挂却似一首婉约的词,缠绵幽远,相思常使泪沾巾。还有朋友之间那份不含有血缘关系、不掺杂私心杂念的牵挂,常能给人以无穷的力量和勇气。

     牵挂,是人与人之间一种珍贵的情感。它没有虚伪的杂质,也没有功利的色彩。牵挂,是慷慨的给予与无私的奉献,是深深的祝福和默默的祈祷。牵挂,不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真真切切的细节与作为。买一粒药丸,挤一点牙膏,是牵挂的表现;问一声“早上好”,道一声“晚安”是牵挂的表达;一张

     贺卡、一封家书、一个电话、一句留言……是牵挂的体现。

     牵挂是灵魂絮语,是心灵对话。  

 

347.jpg (610×824)

16
2015
02

常常爱惜

○毕淑敏

     拾起一穗遗落在秋天原野上的麦芒时,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当水龙头正酝酿着滴落一颗椭圆形的水珠,一只手紧紧拧住闸门时,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当凝望宝蓝的天空因为浓雾而浑浑噩噩时,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当注视到一个正义的人无力捍卫自己的尊严,孤苦无助的时候,我们心中会涌起一种情感。

     人类将这种痛而波动的感觉命名为——爱惜。

     我们读这两个字的时候,通常要放低了声音,徐徐地从肺腑最柔软的孔腔吐出,怕惊碎了这薄而透明的温情。

     爱惜的大前提是,爱。爱是人类一种最珍贵的体验,它发源于深刻的本能和绵绵的眷恋。爱先于任何其他情感,轻轻沁入婴儿小而玲珑的心灵。爱那给予生命的母亲,爱那清冷的空气和滑润的乳汁,爱温暖的太阳和柔和的抚爱,爱飞舞的光影和若隐若现的乐声……

     爱惜的土壤是喜欢。当我们喜欢某种东西的时候,就希冀它的长久和广大,忧郁它的衰减和短暂。当我们对喜爱之物,怀有难以把握的忧虑时,吝啬是一个常会首选的对策。我们会俭省珍贵的资源,我们会珍爱不可重复的时光,我们会制造机会以期重享愉悦,我们会细水长流反复咀嚼快乐。

     于是,爱惜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当我们爱惜的时候,保护的勇气和奋斗的果敢也同时滋生,真爱,需用生命护卫,真爱,就会义无反顾。没有保护的爱惜,是一朵无蕊的鲜花,可以艳丽,却断无果实。没有爱惜保护,是粗粝和逼人的威迫,是强权而不是心心相印。

     爱惜常常发生。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打湿眼帘。

     爱惜好比一只竹篮。随着人生的进步,它越编越大了,盛着人自身,盛着绿色,盛着地球上所有的物种,盛着天空和海洋。  

 

346.jpg (554×759)

16
2015
02

寂寞

○白韵琴

     什么是寂寞?寂寞是一大群朋友在一起,吃喝玩乐、一起笑、一起醉,但心头的语言,却只能向自己倾吐。

     寂寞是茫茫人海,你经历无数,找寻不断,连后来者都已登彼岸,你却迷失了方向,无所适从。

     寂寞是看见朋友穿得漂亮摩登,艳羡中只能以欣赏的语气说:“真好看!”却从来不会自己去选择,去决定。更无法告诉别人你根本负担不起。

     寂寞是,周游四海,环绕世界,别人问起什么地方最美,什么地方最好玩,回答却是:“样样都太贵了。”

     寂寞是,拿着厚厚的一本电话名册簿,里面名字地址千千万万,千翻万翻,却找不到一个想打的号码。

     寂寞是,天天看书,日日看报,别人说起时事新闻,阅读心得,你却好像从来没有看过那一段,读过那一章。

     寂寞是,大家兴高采烈地谈起自己的丈夫或妻子与儿女,你也一样有丈夫或妻子与儿女,就是不情愿去谈起他(她)。

     寂寞是什么?是一片影子,毫无选择地让它跟随着我,光从后面来,我看得清楚,从前面来,我感觉到,从头顶上来,我则只好无可奈何的伴着它。 

 

345.jpg (645×694)

16
2015
02

云无心出岫

○行 云

     说我懦弱,说我逃避现实皆可。只要能离开那一片烦嚣,背上任何罪名,我都愿意。

     我不敢以文学家自居,也从不敢狂言追求什么真善美,毕竟那太抽象、太迷茫。我所要的是抓住目前的刹那,使它成为永恒。上帝造人既有不平之处,那么人总有权来为自己挣扎,超脱这不平的缺陷。

     人既有权力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那我为何要活在别人为我摆设好的模子里,去过着“你必须这样,你不该那样”的生活?人既有权选择自己该走的途径,那我为何要踏着别人为我铺设的路,去过着“你必须往这方发展,你不该走那条路”的日子?说我是叛逆,说我顽劣乖戾都可以。走出你那个世界,我已不活在别人评判的眼光下了。

     “宁静致远”是我渴求的。一杯淡淡的茶,一本清新的小品,足够让我喜悦一天。走一道无人的小径,想起了陈子昂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忆起了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这一份联想的雀跃,是在那霓虹灯管下所能得到的吗?午后的阳光,总是这般的缱绻温煦,抱着满怀的暖,使那些烦人的琐事升华成烟影。傍晚的夕阳,变化诡谲的云彩,排列成览不尽的图案,远山近树染成一片金黄……一切恬静得像一幅画。晚风徐徐,夜幕低垂,每一颗星星都会构成一份联想,也会勾起几许往事尘烟,几分憧憬,几分惆怅……人的一生这片刻不就是永恒吗?

 

344.jpg (650×433)

16
2015
02

流浪的心情

○草 人

     流浪的心情,是单身的心情。好容易从单身的部落里脱身而出,却不料又被婚姻的手续紧紧铐住。从前不明白婚姻是一双手铐,只觉得我行我素的个性并不会因为婚姻而有所改变。婚后,就无法忽略另一个人的存在。只要稍不注意,就会伤害另外一个人。

     在生活中,另一个人的影子时时影响着你,她对你所做的每一件事 都要评头论足。

     我的婚姻很幸福,但幸福并不能取代那种流浪的心情。我总想从两个人的世界突围出来,重新回到单身的心境。

     妻子望着我,却看不出我心里的秘密。

     我要流浪去。

     我知道不能逃避婚姻的责任,但是在家中我不能为了妻子而抑制我的感觉。总想着有一双翅膀缓缓升起,载着我向更远处飞去。

     渴望独自走去,决不是摆脱另一个人,而是想找回失落的自己。

     看见单身的强无奈地向我笑着,他说,你有一个贤惠的太太,你真幸福。我说,你没有感觉到你的幸福,真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也许,世界就是所谓的“围城”说。

     一个人真好。一个人没有太多的责任,一个人可以自在地安排,一个

     人可以真实地流露,一个人没有更多的歉疚,一个人的错误要小得多,一个人的个性更接近自己的本性。

     踏上旅程,我们流浪去。混迹在单身贵族中去山里看桃花,看流水,便又重享了一个人的世界是平静悠然的。

     晚上写作,妻子在一边或织毛衣,或看电视,我的构思和激情因为她的存在而不发挥。我很想对妻子说,我想逃避你。却从未大胆说出口,我怕伤害她幸福的感觉。我怀念我的单身生活。如果再作选择的话,我定会选择流浪。

     流浪的心情可以使我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的。  

 

343.jpg (684×454)

16
2015
02

独语

○何其芳

     设想独步在荒凉的夜街上,一种枯寂的声响固执地追随着你,如昏黄的灯光下的黑色影子,你不知该对它珍爱还是不能忍耐了;那是你脚步的独语。

     人在孤寂时常发出奇异的语言,或是动作。动作也是语言的一种。

     决绝地离开了绿蒂的维持,独步在阳光与垂柳的堤岸上,如在梦里。诱惑的彩色又激动了他做画家的欲望,遂决心试卜他自己的命运了。他从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子,从垂柳里掷入河水中。他想:若是能看见它的落下他就将成为一个画家,否则不。那寂寞的一挥手使你感动吗?你了解吗?

     我又想起了一个西晋人物,他爱驱车独游,到车辙不通之处就痛哭而返。

     绝顶登高,谁不悲慨地一长啸呢?是想以他的声音填满宇宙的辽阔吗?等到追问时怕又只有沉默地低首了。我曾经走进一个古代的建筑物,画檐巨柱都争着向我有所诉说,低小的石栏也发出声息,像一些坚忍的沉思的手指在上面呻吟,而我自己倒成了一个化石了。

     或是昏黄的灯光下,放在你面前的是一册杰出的书,你将听见里面各个人物的独语。温柔的独语,悲哀的独语,或者狂暴的独语。黑色的门紧闭着:一个永远期待的灵魂死在门内,一个永远找寻的灵魂死在门外。每一个灵魂是一个世界,没有窗户。而可爱的灵魂都是倔强的独语者。

     我的思想倒不是在荒野上奔驰。有一所落寞的古老的屋子,画壁漫漶,阶石上铺着白藓,像期待着最后的脚步:当我独自时我就神往了。

     真有这样一个所在,或者是在梦里吗?或者不过是两章宿昔嗜爱的诗篇的糅合,没有关联的奇异的糅合:幔子半掩,地板已扫,死者的床榻上常春藤影在爬;死者的魂灵回到他熟悉的屋子里,朋友们在聚餐,嬉笑,都说着“明天明天”,无人记起“昨天”。

     这是颓废吗?我能很美丽地想着“死”,反不能美丽地想着“生”吗?

     我何以又叹息:“去者日以疏,生者日以亲?”是慨叹着我被人忘记了,还是我忘记了人呢?

     “这里是你的帽子”,或者“这里是你的纱巾,我们出去走走吧”,我还能说这些惯口的句子。而我那温和的沉默的朋友,我更记起他:他屋里有一个古怪的抽屉,精致的小信封,装着

     丁香花,或是不知名的扇形的叶子,像为着分我的寂寞而展示他温柔的记忆。墙上是一张小画片,翻过背面来,写着“月的渔女”。

     唉。我尝自忖度:那使人类温暖的,我不是过分缺乏了它就是充溢了它。两者都足以致病的。

     印度王子出游,看见生老病死,遂发自度度人的宏愿。我也倒想有一树菩提之阴,坐在下面思索一会儿。虽然我要思索的是另外一个题目。

     于是,我的目光在窗上徘徊了。天色像一张阴晦的脸压在窗前,发出令人窒息的呼吸。这就是我抑郁的缘故吗?而又,在窗格的左角,我发现一个我的独语的窃听者了。像一个鸣蝉蜕弃的躯壳,向上蹲伏着,噤默地,噤默地,和着它一对长长的触须,三对屈曲的瘦腿。我记起了它是我用自己的手描画成的一个昆虫的影子,当它迟徐地爬到我窗纸上,发出孤独的银样的鸣声,在一个过逝的有阳光的秋天里。  

 

342.jpg (510×433)

16
2015
02

我的……

○邓 皓

     我的一个朋友曾经问我:为什么友情会是我们生命中摆脱不掉的东西?我说:我们活着的快乐有一半都是从给别人送去美丽中获得,而别人活得美丽的时候我们也太希望共享其中快乐的一份。有时候我心情郁悒了,远远地看到一个朋友向我走来,我心灵的天空便云开雾散了,我有勇气承担一个朋友的关怀,怎么能没有勇气走过自己心灵的沧桑?

     总是在三月里对着剪剪的春风说:你的温柔是我的;总是在丛林散步时对着跳跃在我头上的阳光说:你的诗意是我的;总是在山谷里对着淙淙的小溪说:你的明快是我的;总是在夕阳西下时对着一点点流泻的青春说:你的伤感是我的;甚至,总是对着与我擦身而过的每一个人说:你爱着这世界的时刻,你的心情便是我的啊!只是,我把这些看成是我的,我没有一点点占有的心情,我只是想让我的心和它们一起美丽!

     时常惊讶于这么一种感叹:我的天!天都可以是我们的吗?

     如果我们试图小心地去装下它,除了我们的心,还有什么可以取代!

 

341.jpg (615×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