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15
02

征服困难山

史维编译

  森林里住着三只狮子。一天其他动物选出的代表---猴子召集大家开会。它说:“我们大家都知道狮子是百兽之王。可是咱们森林里有三只狮子,而且个个都很强大。我们应该向哪一个俯首称臣,它们中的谁会成为我们的国王呢?”

  三只狮子得知这次会议的内容,于是聚到一起商议怎么办。它们觉得,为了当王彼此争斗不可取。但如何决定谁做森林之王,它们也没好办法。

  后来,动物们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终于商量出一个办法。它们对三只狮子说:“你们一起去爬‘困难山’,谁第一个到达顶峰,谁就是我们堂堂正正的‘森林之王’。”

  “困难山”是森林里最高的一座山。三只狮子接受了这个挑战,决定去一试高低。其他动物也兴致勃勃地一起去观看。

  第一只狮子试着爬,但没能爬上顶峰。

  第二只狮子也尽力爬,但结果还是失败了。

  第三只狮子用尽全力,但也没能成功登到顶峰。

  动物们骚动不安,三只狮子都爬不到顶峰,那怎么选国王呢?

  这时一只年龄最长最聪明的老鹰说话了:“我知道谁能成为国王!”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惊奇地看着它,问道:“是谁?”

  “这很简单,”老鹰回答,“在它们爬山时我就在离它们很近的地方飞。我听到了它们从‘困难山’上爬下来时对山说的话。第一只狮子说:‘山,我输了。’第二只狮子说:‘山,我赢不了。’而第三只狮子说:‘山,我现在是输给了你。可是你已成形,不会再长,而我还在成长。’”老鹰补充说:“可见,第三只狮子在那时虽感觉失败却拥有胜利者的心态。它不气馁,不放弃,看得到自己的优势。有它这样的态度,再大的困难也会变得渺小。它是它自己的国王。它也将是我们大家的国王。”

  听到这里,动物们激动地鼓起掌来。第三只狮子当选“森林之王”。

  所以,不管你的困难有多大,都不要气馁。因为你还在不断成长,不断成熟,不断强大,而困难之山相对不变。▲

 

127.jpg (1000×667)

11
2015
02

来自非洲的智慧

[美]雷金纳德·麦克奈特盛森编译

  矛盾公正

  刀枪不知道主人是谁。

  两只大象打斗,草坪遭殃。

  鸡当法官时,蟑螂永远得不到公正。

 

126.jpg (650×433)

11
2015
02

麻雀的故事

易北编译

  有一只麻雀在冬天即将来临之际准备飞到南方过冬。然而,突降的寒流让尚未做好准备的麻雀仓促远行。刺骨的寒风冻僵了它的翅膀,它重重地摔在了一座农场的空地上。

  还没等满眼冒金星的麻雀缓过神来,正在旁边食草的一头奶牛“哗”的一声在它的身上拉了一泡臭屎。麻雀心里在想:“唉,这下完了。”但是,令它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温暖的牛屎渐渐融化了它冻僵的躯体,两只僵硬的翅膀也可以扑腾几下了。

  麻雀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好像不是躺在一堆屎里,而是沐浴在清新的温泉当中,于是欢快地唱起了歌。

  正在此时,一只大猫正好从农场走过,听见麻雀的鸣叫,于是顺着声音走到了屎堆前,看见了正在自鸣得意的麻雀,一口就把它吞进了肚子里。

  这个小故事告诉了我们两个做人的道理:第一,不是每一个向你泼屎的人都是你的敌人,同样地,不是每一个把你从屎堆里拽出来的人都是你的朋友;第二,人不能够得意忘形,否则会招来灾祸。▲

 

125.jpg (955×577)

11
2015
02

秃鹫、蝙蝠和大黄蜂

[英]诺尔·奥德勒赵海平编译

  一天,猎人把意外捕获的一只秃鹫关进一个不到一平方米的围栏里。围栏的顶部完全敞开着,从围栏里面可以仰视天空。尽管秃鹫是勇猛、擅长飞行的大鸟,可惜一旦身处这样的围栏,它就飞不起来了,只得乖乖地做囚徒。原来,秃鹫习惯于先在地上奔跑三四米,然后才飞起来。当秃鹫在围栏里无法奔跑起来的时候,它便放弃了起飞的念头,甚至不做任何一点其他的尝试,就选择永远在围栏里徘徊。

  一般情况下,蝙蝠常在夜间出没,黑暗中在低空飞行盘旋。它是一种稀罕而非凡的飞行类哺乳动物,具备敏捷的飞行才能。奇怪的是,这种动物无法从水平位置上起飞。假如你把一只蝙蝠放置在地板或者平坦的路面上,你会观察到这只蝙蝠接下来惟一能做的,就是拖着一双脚,在水平地面上四处无助地来回挪动,始终飞不起来,这时,如果你将一块厚木块放置在它眼前的水平地面上,蝙蝠立刻就会借助厚木块,凭借着仅比地面高出一点的海拔高度,像一道闪电,飞向空中。

  倘若一只大黄蜂被人丢进一只敞口的杯子里,除非后来有人将它从杯中取出放生,否则它会一直待在杯子里,直至最后死去。因为它永远都不会看一眼杯子顶部的逃亡出口,它只知道在杯子底部的四壁寻找办法,并固执地以头碰撞杯子四壁,寻觅着出口,直到最终将自己毁灭。

  生活中,有许多人正像上面说到的秃鹫、蝙蝠或者大黄蜂,遇到难题和挫折时,痛苦不堪,徘徊着、挣扎着,寻找不到出路,其实答案就在他们自己头上。

  有时,当你陷入自己的心灵牢狱而无法自拔的时候,你只要试着改变思路,略微抬一下头,就能望见头顶上方的一线明亮的天空,希望就在那里。▲

 

124.jpg (628×493)

11
2015
02

井底的驴

侯松编译

  一天,一个农民的驴子掉到了枯井里。那可怜的驴子在井里凄惨地叫了好几个钟头,农民在井口急得团团转,就是没办法把它救出来。最后,他断然认定:驴子已经老了,这口枯井也该填起来了,不值得花这么大的精力去救驴子。

  农民把所有的邻居都请来帮他填井。大家抓起铁锹,开始往井里填土。

  驴子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起初,它只是在井里恐慌地大声哭叫。不一会儿,令大家都很不解的是,它居然安静下来。几锹土过后,农民终于忍不住朝井下看,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了。

  每一铲砸到驴子背上的土,它都做了出人意料的处理:迅速地抖落下来,然后狠狠地用脚踩紧。

  就这样,没过多久,驴子竟把自己升到了井口。它纵身跳了出来,快步跑开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诧不已。

  其实,生活也是如此。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会如尘土一般落到我们的头上,要想从这苦难的枯井里脱身逃出来,走向人生的成功与辉煌,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它们统统都抖落在地,重重地踩在脚下。因为,生活中我们遇到的每一个困难,每一次失败,其实都是人生历程中的一块垫脚石。▲

 

123.jpg (650×433)

11
2015
02

聋青蛙

郭言编译

  当一群青蛙在树林里穿行的时候,其中的两只掉进了一个很深的坑里。所有的青蛙都聚集到了坑边。当看见坑很深时,青蛙们就告诉那两只拼命往坑外蹦的青蛙,不要白费力气了,它们根本跳不出来。

  但是两只青蛙不顾劝阻,使出浑身的气力往坑外蹦,希望能够蹦出来。其他的青蛙不断地告诉它们不要再枉费力气,它们死定了。最后,一只青蛙相信了其他青蛙的说法,放弃了挣扎,倒地死去。

  而另外一只青蛙继续努力地跳着。其他的青蛙继续不停地告诉它不要再费力气,劝它乖乖等死。但是这只青蛙更加努力。它终于跳出坑外。原来这只青蛙是聋子,它一直以为其他青蛙在鼓励它跳出来。

  有时候很难理解话语的力量竟会有这么大。任何一个人说过的话都会对处于困境中的人产生影响。一个在困境中的人得到鼓励,就会起死回生,挺过难关。如果一个在困境中的人听到的是悲观、恶意的话语,对他就会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请注意你的言辞,对你遇到的人说些鼓励的话。▲

 

122.jpg (650×433)

11
2015
02

与狼相伴的小女孩

[澳]朱丽叶陈华编译

  哥哥姐姐都去上学了,3岁的贝基很孤单,格外渴望玩伴。我许诺给她买条狗,于是,她想像中的小狗每天都会出现。中午,我刚洗好餐具,贝基跑了进来,激动得脸颊发红,“妈妈,快来看我的小狗。”我叹了口气,这无疑又是她的想像。“妈妈,它不能走路了。”

  “不能走路?”这似乎有点不对了。以往她想像的小狗都是了不起的小东西,一条会用鼻子平稳地顶球,另一条在地球上挖了个洞,还有一条能在拉紧的绳索上跳舞。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条不能走路的狗?“好吧,宝贝。”我正准备跟她出去看看,她已经消失在灌木丛里。我喊道:“你在哪儿?”那边传来贝基的声音,“我在这边的橡树桩里,妈妈。”

  我一面用手遮挡住炙热的阳光,一面分开多刺的枝条,我看到了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场面:贝基跪在地上,而那脚爪插在沙土中、头枕在贝基膝盖上的,分明是一条狼。“贝基,不要动。”我向前靠近了一点,狼颤抖起来,牙齿咯咯直响。“没事了,孩子,”贝基小声地说:“别怕,这是我妈妈,她也会爱你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当贝基用她的小手抚摸狼毛发蓬乱的头时,我听到狼尾巴在橡树桩里轻柔的敲击声。我的喉咙一阵阵发紧。我伸出双手,“宝贝儿,把它的头放下,到妈妈这边来。我们去找人救它。”

  贝基不情愿地站起来,吻了吻狼的鼻子,才慢慢走到我身边。我抱着她跑到畜棚找牧牛工布莱恩帮忙,然后送她回家。

  我再次回到灌木丛,布莱恩正低头望着狼,“这是墨西哥灰狼,它伤得很重。”它呜呜地叫着,紧接着我们都闻到一股腐臭的味道。贝基又跑了过来,把狼的脑袋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这次我们都听到了灰狼尾巴发出的怦怦声。下午,我丈夫比尔和兽医多克去看了那条狼,多克为它清洗了枪伤,注射了一剂青霉素,又为它的断腿接上了金属棒。“好了,现在你们有了自己的墨西哥灰狼。”多克说,“它有3岁大,这种狼不易驯养。不过这庞然大物居然与贝基亲近,让人惊讶。常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动物和孩子之间。”贝基给它取名拉尔夫,每天都带水和食物去看它。

  拉尔夫恢复得很慢。我们担心它的肌肉萎缩,就为它按摩后肢,我们知道它在忍受疼痛,它总是低垂着眼睛,但从未试图回头咬我们的手。4个月后,拉尔夫终于站起来了,它瑟瑟发抖,虚弱的四肢似乎难以承受沉重的身躯。力量完全恢复后,它每天都跟着贝基四处闲逛,贝基有时低头和它耳语,似乎与它分享着大自然的种种奥秘。到了晚上,它就独自回到橡树桩那块属于自己的领地。贝基第一天去上学令拉尔夫很伤感,校车开走后,它一直趴在路边等候;贝基放学回来,它就在她身边雀跃,这样的欢迎仪式持续了贝基的整个学年。拉尔夫在农场生活了12年,一直很快活。

 

  然而,那年春季它消失在周围的山里有好几个星期,我们为它的安全担心不已,毕竟这是母牛生产的季节,周围的农场都在提防北美草原狼、美洲狮和野狗。

  邻居告诉我们,他射杀了一条母狼,并打伤了和它在一起的公狼。晚上,拉尔夫带着新的枪伤回到家中。贝基已经15岁了,习惯性地把拉尔夫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拉尔夫也15岁了,但已进入暮年。当比尔把子弹取出来时,我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仿佛又看到那个胖嘟嘟的小女孩抚摸着灰狼的头,小声地说,“孩子,别怕。这是我妈妈,她也会爱你的。”

  拉尔夫虽伤得并不严重,却再也没能好起来。曾经华丽光滑的毛变得干枯无光,白天它只是静静地躺着,但是每到夜晚,就消失在群山里。终于有一天,我们发现它死了,在橡树桩前伸展着身体,似乎带着它曾经有过的一点骄傲。“我会很想它的。”贝基哭道。当我准备用毯子把拉尔夫盖上时,周围灌木丛里传来沙沙的声音让我们吃惊不小。贝基走过去查看,树丛里面露出两只小小的黄色眼睛,拉尔夫的孩子!难道临死前的一种本能告诉它,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在这里会安然无恙?就像它从前那样?贝基把这个小东西抱在怀里,热泪滚滚而下。“没事了,小……拉尔夫。”贝基喃喃道,“别怕,这是我妈妈,她也会爱你的。”▲

 

121.jpg (650×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