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我正年轻

○冬雨     走过14岁的猎奇,走过15岁的梦幻,走过16岁的狂妄,走过17岁,终于感到自己是个生命,是个真实得不值得一赌的生命时,人生,戏剧般的在你的意识里,牵动根根神经,开始了对琐琐屑屑的描绘。     从此,你便很少有机会看到一片透彻的天空。     而你还是你,只是冥冥中多了一份责任一份使命,无形得犹如随风而过的烟云,然...
14
2015
02

一滴水可以活多久

○迟子建     这滴水诞生于凌晨的一场大雾。人们称它为露珠,而她只把它当做一滴水来看待,它的的确确就是一滴水。最初发现它的人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不是在玫瑰园中发现它的,而是为了放一只羊去草地在一片草茎的叶脉上发现的。那时雾已散去,阳光在透明的空气中飞舞。她低头的一瞬发现了那滴水。它饱满充盈,比珠子还要圆润,阳光将它照得肌肤浏亮,她...
14
2015
02

梦开始的地方

○野平     昨天,一位17岁的小女孩让我看她写的诗,其中一首叫《梦开始的地方》写得很高贵、灵动:     夕阳终于傲不过星星的执著/便串上我一身湿润/寄给星辰的谈话……不管路多长/不管浪多大/不管风多狂/只要梦一启程/就要靠航……     这使我想起了一位哲人的话:“真正的幸福不在于目标是否达到,而在于为达到目标的奋斗之中。”...
14
2015
02

叶的故事

○草雪     没有叶脉相同的两片树叶,每一片叶都是一页独自的历史,虽然它在无际的青葱中总是难辨,但一阵风,从树上抖落下来的却是那么清晰一片,摇曳颠簸的似孤舟,寻着彼岸的归宿。     乘着突然强劲的风势,它想一个翻腾,重新躺靠在历久的树枝上,奈何一瞬后仍然这般无力地颤跌下来。放心安歇吧!等着你的是温暖包容的泥土,你埋在里面会觉得...
14
2015
02

○管桦     长江的浩荡波流,回旋着,翻卷着,仿佛在挣脱着什么,响出轰隆隆巨声。浪涛和浪涛彼此呼唤着,滚滚东奔,追赶那一轮红日。从最遥远的迷漫着雾气的天际,也能看见它闪亮的水面。而两岸的悬岩绝壁,把峻峭的山峰,高高地耸在它们头上那一片荒凉的蓝空中,俯视着澎湃的急流。     只有它们知道长江已经走过和将要走过的迢遥途程的时间,是多...
14
2015
02

死之随想

○肖复兴     那天,我想到了死。     生与死是自古以来一道永恒的哲学命题。     那天,我参加我的一位教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到八宝山时比较早。整个八宝山里没有多少活人,我的老师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停尸间中。那一刻,仿佛死的力量很大,对活人的逼近也很深,便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死。     那一刻,八宝山里的杨树正落着纷纷的黄叶。但同...
14
2015
02

鸽子

○端木蕻良     鸽子,在天空飞着。人们把哨子挂在它的腿上,从天空里,便飞来悠扬的哨响。     天是晴朗的,只有一两片白云。鸽子在空中盘旋。鸽子的翻腾,从哨子发声的波折中,也可以听出来。     鸽子一群一群地飞着,在罗马的古堡上飞着,当但丁第一次和碧蒂利采相遇的时候,鸽子就在那儿飞着。     鸽子在天安门前飞着,在北京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