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5
02

悖论


[美]曼迪·格鲁斯盛森编译



两性矛盾



一个男人最软弱的时候是一个女人赞扬他有多么坚强的时候。



如果你想知道人们为爱而做的事,请翻到报纸的凶杀犯罪版,保证你不会失望。



和男孩相比,女孩有一个更有利的条件:如果她们不能靠聪明得到想要的东西,她们还可以靠装傻得到。



会充分利用女性弱点的女人最强大。



很多女人一心要改变男人,等那男人真的变了,她就不喜欢了。



忙着上床的一对,没有时间相爱。




结婚前,



我没有孩子,



但有6个教育子女的方案;



结婚后我有6个孩子,



但没有一个方案。



与母亲约会



吴惟编译



结婚21年后,我才懂得了爱的真谛。



那是在我与妻子之外的一位女人约会之后,而且约会是妻子的主意。



“我知道你爱她。”有一天妻子这样对我说,我吃了一惊。



“我爱的是你!”我反驳道。



“我知道,但你也爱她。”



妻子让我约会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自从19年前父亲去世后她一直一个人生活,而且心脏不大好。但工作和三个孩子占去了我的大部分时间,我只能偶尔去看望她。



于是一天晚上,我打电话给母亲,邀请她周末和我吃顿晚饭,然后看场电影。



“出什么事了吗?你还好吧?”母亲问道。她是那种谨小慎微的人,如果我很晚打电话或突然上门,她就会认为有什么坏事发生。



“我只不过想和您度过一个夜晚,”我回答,“就我们两个。”



她考虑了片刻,然后说道:“我喜欢这个主意。”



星期五下班后,我开车去接她。不知为什么,对于和母亲约会我有些不安。当我来到她家门口时,我注意到她也有些不自然。她已经等在门口,头发精心盘了起来,穿着那条她和父亲庆祝最后一个结婚纪念日时穿过的裙子。看到我她微笑起来,笑容像天使一样灿烂。



“我告诉朋友们今晚我要和儿子约会,他们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约会的经过呢!”



我们来到一家餐厅。它虽然算不上高档,环境却很优雅。母亲挽着我的胳膊,好像她是第一夫人一样。



落座后,我开始给她念菜谱。她的视力越来越差了,只能看到大写的字母。念到一半时我抬起头,注意到母亲正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嘴角带着一丝怀旧的微笑。



“记得你小的时候都是我给你念菜谱的。”她说。



“所以现在轮到我为您效劳了。”我回答。



晚餐过程中我们聊得非常愉快,没什么特别的事,都是彼此生活中最近发生的一些琐事。我们谈得如此尽兴,结果错过了看电影。



当我把母亲送回家时,她对我说:“我会再和你约会的,但下次得让我请你。”我答应了她,并和她吻别。



“约会怎么样?”回到家后,妻子问我。



“非常好,比我预想的还要好。”



几天后,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事情来得非常突然,我根本来不及为她做什么事。



过了一段时间我收到一封信,里面是我和母亲约会的那家餐厅的一张收据副件,此外还有母亲写给我的一张便条:“我已经付过账了。我几乎可以肯定不能赴约,但我还是订了两个座位,一个给你,一个给你妻子。你也许体会不到那天晚上我有多开心。我爱你。”



就在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及时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有多么重要。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我们的家人更重要,因此一定要找时间对我们所爱的人说出这句话。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拖延的。▲












10
2015
02


[爱尔兰]罗伊·克里夫特王悦编译



我爱你,



不光因为你的样子,



还因为,



和你在一起时,



我的样子。



我爱你,



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



还因为,



为了你,



我能做成的事。



我爱你,



因为你能唤出,



我最真的那部分。



我爱你,



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



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



我的傻气,我的弱点,



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



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



却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



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



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



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




所以没人到过这里。





10
2015
02

10个毛病


[美]蒂姆·赫德森荣素礼编译



希拉和丈夫汤姆是社区里的模范夫妇,邻居们从没听他们吵过嘴。在大家的印象中他们总是手牵手在夕阳中散步。在他们结婚30周年纪念日的庆祝晚会上,有人问希拉,他们多年来相敬如宾的秘密是什么。



妻子看着在招呼客人的丈夫微笑着说:“在结婚那天,我想,为了将来的幸福我要容忍汤姆的一些缺点,当时我觉得10个缺点我还忍受得了。所以我决定在日记本上列出汤姆的10个毛病,对汤姆的这些毛病我绝不干涉或抱怨。”



“您列出的是哪10个毛病呢?”一位年轻女士急忙问。



希拉笑着摇摇头,“我一直没有时间把它们写下来。每次汤姆做了让我生气的事,我都对自己说,‘这次算他运气好,犯的是我决定容忍的10个毛病之一,否则我绝不饶他’。”▲


10
2015
02

爱的浴衣


〔美〕佩吉·文森特汪新华编译



牵手走过了近50多个春秋,爸爸和妈妈却像是昨日刚结婚的一对新人,充满了柔情蜜意。他俩从高中起就在一块了。厮守了这么漫长的岁月,爱情似乎历久弥新。要命的是,他俩表达爱意的方式一点儿也不含蓄,有时令我们这些晚辈都有些难为情。



看电视时,妈妈给爸爸按摩脚丫子。坐车一道外出,她就大声读书给他听。每天晚上她都会将枕头弄松软,好让他睡得塌实。从未坐过船的妈妈有一次竟然出海了,因为爸爸热爱大海。



有时候,妈妈会一边哼着“街这面阳光明媚”,一边把爸爸拽到身边,“比尔,过来,咱们跳个舞”。爸爸欣然从命。不懂事的达奇(我家的小狗)闻声跑来,冲着他俩叫着,并一个劲地跟着他俩的舞步直打转。随后,妈妈一个优雅的转身,爸爸将她揽入怀中。



冬天,每当妈妈要外出,爸爸总是先去车库将车启动。每到星期天早晨,爸爸就会早早地起床,为妈妈奉上自制的饼干。他不会错过一个机会,告诉她“你今天非常漂亮”。可是,爸爸至今还没学会给自己的妻子买一份不俗的圣诞礼物。



他通常在圣诞节前一天的晚上溜出家门,一个人到附近的大超市转悠。个把小时后,他神秘兮兮地回到家,拎着那些沙沙作响的塑料袋子,随后独自与那些五颜六色的包装纸、盒子、带子一直周旋到深夜。可年复一年,藏在圣诞树下给妻子的礼物总是那不变的两样: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和一大瓶香水。



妈妈打开礼物盒的时候,总是做出惊喜的样子,然后特意穿过整个房间,在爸爸脸颊上深深地一吻。



有一年感恩节刚过,爸爸忽然向大家暗示:他要为妈妈买一份不同寻常的礼物。我将信将疑:我的爸爸,一个与妈妈相伴50个年头的人,一个笨拙得从来没有太多花样的人,这会儿要给妻子送一件特殊的圣诞礼物?看得出他早就计划好了,并且对自己的点子相当满意。



12月25日的早晨,我在圣诞树下翻寻到一个大纸盒,上面是爸爸潦草的字迹:“送给我的爱妻。”我使劲晃了晃,没一点儿响声。这回肯定不是盒装的巧克力或大瓶的香水。



我将礼物拿给了妈妈,她满脸疑惑地看看我。我耸了耸肩,我们俩一起瞅着爸爸。他则冲妈妈挥着手,催她:“快打开啊!”












 



妈妈小心翼翼地用指甲在纸盒边缘挑了挑,她不想把精美的包装纸弄破了。爸爸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快点呀!快点呀!”他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



“亲爱的,这可是一大张纸。来年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你要多少包装纸,我统统给你买,现在把盒子打开得了,别在乎一张纸。”爸爸几乎在恳求她了。



终于,妈妈揭开了盒子外面的包装纸,她把纸折成了原来的1/4大小,放在一边,然后开始解盒子上的丝带。



爸爸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从座椅上跳起来,冲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丝带给扯断了,还差点儿把盒盖撕破。随后他停住不动,想了想,又将盒子交还给妈妈,坐回了原来的座位,口里还不停地念叨:“别磨磨蹭蹭的,快点呀!”



妈妈掀开盒盖,轻轻揭去一层绵纸,然后从衣盒内抖出一团粉红色的衣物。这是件棉制浴衣,领口边和衣兜上方绣着白色的雏菊。妈妈嘴角含着笑,不住地低声细语:“啊,比尔,亲爱的……”



但她故意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只得低头瞧着自己的膝盖,咬着嘴唇,竭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当场笑出声来。



“玛丽,在商场第一眼看到那件浴衣时,我就知道它是专门为你做的。我看了又看,心想:‘这样的款式,这样的颜色,简直太适合我的玛丽穿了。’所以,我连价钱都没问,只找了个跟你身材相仿的店员,定下了尺寸,接着就买回来了。”爸爸眉飞色舞地叙述着挑选礼物的经过。



我对妈妈的缄默不语大为惊讶:她至今都没告诉爸爸,他送给她的那件浴衣跟她5年来每天早晨穿的那件是一模一样的。



她只是偷偷将那件旧浴衣捐给了一家慈善机构,然后穿上这件新浴衣。



因为,那是爱的浴衣。▲












10
2015
02

病床上的化妆


[美]T·苏珊·勒荣素礼编译



男友的真挚爱情、乐观幽默帮我战胜癌症



瑞恩走进病房时看见我正在哭。“怎么了?”他若无其事地问。瑞恩当然知道我有充分的理由哭。两天前我是我所任职的律师事务所“历史上最年轻漂亮的女律师”,老板正考虑请我当合伙人。两天前我惟一的烦恼是决定下次度假是去瑞士还是冰岛。但就在过去的48小时里,我得知自己左胸长了恶性肿瘤,切除手术虽然成功,但彻底治愈的可能性只有40%。躺在摆满鲜花和慰问卡的病房里,我只感到绝望和愤怒。我才27岁,难道绚丽夺目的生活这么快就要结束了吗?为什么是我!



瑞恩放下旅行袋坐在我床边,他本来在外地开会,我知道他是接到电话立刻赶来的。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他问:“是不是太疼了,苏吉?”“不,不是。我……”,不想提起残酷的现实,我努力转移话题:“我看上去糟透了。”我指着镜子里的自己边抽泣边说。我简直认不出自己。手术后医生不得不给我用了吗啡。不幸的是我对吗啡过敏,整个人肿得像根腊肠。我的脖子、肩膀和胸前都被消毒液染成棕褐色,而且现在还不能洗澡。我一向引以为荣的飘逸的长卷发在脑后缠成一团。大概有50多人在过去的48小时内探望过我,而他们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棕白相间、憔悴不堪、没化妆、头发像鸟窝、穿病号服的女人!曾经光艳照人的苏吉到哪去了?



瑞恩一声不响地离开了病房,他再走进来时拿着一个小水桶和小瓶的香波,显然是从护士那里要来的。他从壁橱里拿出备用枕头,把枕头垫在我身体的一侧。然后瑞恩从洗手间里接满一桶温水,小心地开始给我洗头。我享受着久违的温暖洁净的感觉,瑞恩的大手和洗发液淡淡的薄荷香似乎有一种神奇的止痛效果。因为怕我冷,瑞恩不断地换着水。最后他用浴巾包好我的头发,把我轻轻地扶回枕头上躺好。我看了看表,这个头洗了整整两个小时。




从来不用吹风机的瑞恩,不知从哪儿找来一部老式电吹风,开始为我吹头发。让我忍俊不禁的是他竟然还编造各种美容窍门讲给我听。当瑞恩咬着嘴唇,万分严肃地帮我绾发髻时(他显然是我见过的最蹩脚的发型师),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还用热毛巾为我擦干净脸和脖子上的消毒液的痕迹,小心地涂上润肤霜。



然后他不知从哪儿找到我的化妆包,开始给我化妆。从睫毛膏到腮红,虽然顺序、位置完全不对,但他每一样都往我脸上用一点。我永远不会忘记屏气凝神,睁大眼睛让瑞恩用微微发抖的手为我刷睫毛膏的情形。



最后瑞恩从包里拿出两管口红:“哪一个?……草莓紫……还是深酒红?”他费力地念着标签上的小字。一脸惊讶的神情好像在说:“这是口红还是零食?”他像艺术家作画一样仔细地为我涂好口红,然后把镜子举到我面前自豪地说:“早就说我女朋友最漂亮!”我又哭了,这次是幸福和感激的眼泪。“噢!不,我的技术没那么差吧?”瑞恩做出痛苦的样子夸张地说。我笑得刀口都疼了。



5年过去了,癌细胞再没出现过,也许是因为我太乐观,不适合它们生活吧。我拥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嫁给了瑞恩这个幸运的家伙,而且3个月后就要当妈妈了。这期间发生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困难,我也有过痛苦迷茫的时候,但我从没放弃希望。我认为这该归功于瑞恩的真挚爱情和乐观幽默。在那48小时里,我一度绝望,但瑞恩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笑声是对付困难最好的武器。▲












10
2015
02

真正的爱,在自己心间


尹玉生编译



那是一个忙碌的早晨,大约8点半,医院来了一位老人,看上去80多岁,是来给拇指拆线的。他急切地对我说,9点钟他有一个重要的约会,希望我能照顾一下。



我先请老人坐下,看了看他的病例,心想,如果按照病例,老人应去找另外一位大夫拆线,但至少得等一个小时。出于对老人的尊重,正好我当时又有一点空闲时间,我就来为老人拆线。



我拆开纱布,检查了一下老人手的伤势,知道伤基本上已经痊愈,便小心翼翼地为老人拆下缝线,并为他敷上一些防止感染的药。



在治疗过程中,我和老人攀谈了几句。我问他是否已经和该为他拆线的大夫约定了时间,老人说没有,他知道那位大夫9点半以后才上班。我好奇地问:“那你还来这么早干什么呢?”老人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要在9点钟到康复室和我的妻子共进早餐。”



这一定是一对恩爱老夫妻,我心里猜想,话题便转到老人妻子的健康上。老人告诉我,妻子已在康复室待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她患了老年痴呆症。谈话间,我已经为老人包扎完毕。我问道:“如果你去迟了,你妻子是否会生气?”老人解释说:“那倒不会,至少在5年前,她就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



我感到非常惊讶:“5年前就已经不认识你了?你每天早晨还坚持和她一起吃早饭,甚至还不愿意迟到一分钟?”



老人慈善地笑了笑说:“是啊,每天早上9点钟与我的妻子共进早餐,是我每天最重要的一次约会,我怎么能失约呢?”



可是她什么都不知道了啊!我几乎脱口而出。



老人再次笑了,笑得有点甜蜜,仿佛又回到了几十年前两人恩爱无比的甜蜜日子里,老人一字一句地对我说:“她的确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但是,我却清楚地知道她是谁啊!”



听了老人的话,我突然想掉眼泪,我心中默想:这种爱不正是我及很多人一生都在期望的那种爱吗?真正的爱未必浪漫,但一定是真挚的;真正的爱,在自己心间。▲


10
2015
02

男人的大脑


[法]居伊·科尔诺刘晓征编译



情侣们经常因为互相误解,而不愉快:女人觉得自己在男人心中没有地位,不被重视;男人总觉得女人“麻烦”。这篇文章,会让有过类似感受的读者会心一笑。






“他总是心不在焉。只要我跟他说一件事(重要的或不重要的),他很快就会忘记或者转向别的事情。他是不在乎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



真是太奇怪了!他忽略我对他说的所有话。当我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他继续全神贯注地在键盘上敲着他想要的东西,然后嘴中不停地嘟哝着“嗯,嗯,是”。如果我要求他重复我说过的话,他就会勃然大怒:“喂!够了!我们明天去看你妈,不是吗?”但是,到了晚上,他充其量对我说的话只有个模糊的印象:“噢,是啊。一起吃晚饭。和谁?什么时候?”简直令人失望透顶。



一天,他对我大发脾气,因为我回家晚了而没有提前跟他说。可是我早上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他,我今晚去姐姐家里吃饭,会晚一点儿回来……我对他说过的话,在从浴室到车子这短短的几步路上,已经干干净净地蒸发掉了。



最过分的,是他看书的时候。当我叫他第10遍的时候,为了让他把脸从《解放报》(法国著名报纸)上面移开,我不得不双手叉腰,直直地站在他面前,他这才会茫然地抬起头问:“你在叫我?”



他是聋得无药可救,还是根本不在乎我?






为什么女人总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想起“对夫妻很重要”的话题?这是一种狂热的爱好还是设置的陷阱?当我不停地工作了12个小时终于在夜里一点可以上床睡觉的时候,我什么都想,就是不想回答一个显然很无聊的问题:“你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生活很郁闷吗?”我控制不住地要发狂,她呢,赌气地转向另一边。我只是这个时候既不想说话也不想想问题。仅此而已。



同样地,当我看《黑客帝国》(电影名)正入神的时候,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明天晚上谁会来吃晚饭。我们可以换个时间谈这些事情。她责备我不认真听她说话,但是我可以发誓我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我们的感受并不相同:当我看书的时候,她说她已经叫了我10遍,我清清楚楚地听到的只有1遍,这真的是事实!



心理学家



他把脑袋埋在《解放报》里,好像没有听到你在讲话,或者不回答你的问题?这些是很容易理解的正常现象:男性的大脑是被分成几个部分的,一次只能完成一件事情。相反,女性可以一边清洗西葫芦一边把电话架在肩膀上和她的好朋友聊天。在语言方面,女性比男性多30%的神经元。若要和一个男人的谈话顺畅进行,就要耐心地聆听,不要打断他,因为男人在表述什么时,思维不能间断。要想引起他的注意,选择比较空闲的时间(比如,吃饭的时候)直接提出你希望讨论的话题:“我有件事想对你说,我希望你认真听我说。”避免说这样的话:“你昨天晚上玩得好吗?”否则,他脑子里只会出现昨晚遇到的朋友,而永远不会回到你希望讨论的话题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