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15
02

土豆与嫉恨

郭言编译

  一个幼儿园老师决定让她班上的孩子们玩一个游戏。她告诉孩子们每人从家里带来一个塑料口袋,里面要装上土豆。每一个土豆上都写着自己最讨厌的人的名字,所以痛恨的人越多口袋里土豆的数量也就越多。

  第二天,每一个孩子都带来了一些土豆。有的是两个,有的是3个,最多的是5个。然后老师告诉孩子们,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带着土豆袋子,即使是上厕所的时候。

  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们开始抱怨,发霉的土豆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另外,那些带着5个土豆的孩子也不愿意再随身带着沉重的袋子。一周后,游戏结束,孩子们终于解放了。

  老师问他们:“在这一周里,你们对随身带着土豆有什么感觉?”孩子们纷纷沮丧地表示,带着土豆袋子行动不便,还有土豆发霉后散发的气味很难闻。

  这时,老师告诉他们这个游戏的意义。她说:“这就和你心里嫉恨着自己讨厌的人一样。嫉恨的毒气将会侵蚀你的心灵,而你无论到什么地方要带着它。如果你连腐烂土豆的气味都无法忍受一个星期,你又怎么能让嫉恨的毒气占据你的一生?”

  所以不要让一生都背负仇恨的包袱,原谅别人的过错更可取。▲

 

11
2015
02

生活如蛋糕

卢建编译

  诚实地讲话,优于保持沉默。

  不好的习惯只能让人痛快,好的习惯能够延长生命。

  爱情帮助人消灭时间,时间帮助人消灭爱情。

 

生活如蛋糕

  郭言编译

  一个男孩向祖母抱怨自己的生活多么糟糕,学校与家庭矛盾重重,还有健康问题等等。而祖母这时候正在烤制蛋糕。她问男孩是否喜欢吃蛋糕,男孩回答说喜欢。

  “那么吃点烹调油吧。”“恶心。”男孩说。

  “来几个生鸡蛋如何?”

  “不好,奶奶!”

  “那么吃点面粉?或者发酵用的苏打?”

  “奶奶,那些东西都很难吃!”

  祖母接着说:“是的,那些东西单独吃味道都不怎么样,但把它们用适当的方法处理后,就能做出美味的蛋糕!”▲

099.jpg (460×576)

11
2015
02

拾瓶记

[美]南茜·贝内特汪新华编译

  小时候,妈妈成天在外头干活,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由奶奶带着。由于家里穷,零花钱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我们不得不自个儿想法子去挣。

  我那时只有5岁,不能跟姐姐一样给人家当保姆,也无法像哥哥那样,周末到农场给人家打下手。我惟一能胜任的挣钱活是收集汽水瓶:到户外的水沟或路边草丛中捡人家扔掉的空饮料瓶子。一个废瓶子能换回一枚闪闪发光的5分硬币。

  那年秋天,哥哥姐姐们都返回学校念书去了,只留下我一个人独享自由自在的快乐。再过一年,我也要被关进学校,何不趁机发一笔小财呢?

  每周有3天的时间,奶奶给麦金太尔先生照看便利店。我们有一半的时光是在那儿度过的。小店有很多好吃的,尤其是柜台后那待售的一瓶瓶糖果:甘草棒棒糖、薄荷糖,以及太妃糖等等。但我得用现金去买这些好吃的。于是,在获得奶奶的同意后,我开始到处搜罗废弃的饮料瓶。

  捡瓶子的地方主要是离店不远的田野、台阶等场所。我经常像老鹰一样盯着在地里干活的雇工,看着他们喝完最后一口汽水,忙不迭地跑过去捡回来,如获至宝。由于我长时间四处找瓶子,很快就挣够了买一小包糖果的钱。我天天乐此不疲地到处搜寻,回头再把瓶子卖给奶奶,很快我就成了奶奶的固定客户。

  有一天,我照样出去捡瓶子,刚好转到了那家便利店的后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里散落着一地的空瓶子。我赶紧把这些宝物如数装入自己的小推车,然后拉到店的前面。奶奶见了也笑逐颜开,不停地夸自己的小孙女肯吃苦、会做事。

  第二天,我再次来到相同的地点---又有一堆汽水瓶子躺在那儿,足有两打!哈哈,我发现了聚宝盆,以后再也不用眼巴巴地瞧着人家喝汽水了。

  接下来的一天,我又来到那个神奇的所在,还是有更多的瓶子。我如法炮制,装入小车后,直接推到店前面,只等着奶奶来收购。

  这时,一辆卡车开到了店后面。麦金太尔先生走了出来。他礼貌地朝我点了点头,然后问奶奶:“在哪儿呢?我得把你提到的那些瓶子都装上。”

  “在后头,”奶奶回答,又加了句:“至少有8打,是我孙女在村子周围一个一个捡来的。”

  瞧着小推车中的瓶瓶罐罐,我立即明白了一切:原来,自己正反复地把同一些瓶子卖给奶奶!

  当时我怕极了,害怕奶奶因此而丢掉饭碗。没了她的收入,我们全家的日子会更加难过。但我知道自己必须硬着头皮向麦金太尔先生坦白,哪怕他们把我关起来。

  我大气不敢出,推着那些瓶子走到麦金太尔先生面前。我把所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渐渐地,我的眼泪开始流出,一丝微笑也浮现在他的脸上。随后他开始哈哈大笑,我如释重负,意识到奶奶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后来,麦金太尔先生专门搭了个用来放空瓶子的小棚屋,以免其他的小冒险家重蹈我的覆辙。每到周日,我就帮他把空瓶子装上车。作为报酬,在劳动结束后,他会给我一瓶汽水。

“有时候,一件事情看来太容易了,那往往不是真的。”奶奶常常这样告诫我们。那年剩下的日子,我还像以前一样,在田间水沟、偏僻小路上,或是挨家挨户地找瓶子。活儿很苦很累,但在店里的柜台上数着丁当作响的硬币时,心头甭提有多舒畅了。真的,再也没有比经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而挣来的汽水更甜美的东西了。▲

 

098.jpg (385×600)

11
2015
02

东欧格言

高兴编译

  吝啬鬼在镜子前数钱---双倍的快乐。

  当驴开始歌唱时,夜莺便沉默了。

  浪是短暂的。永恒的只是水的激动。

  液体总把器皿当作监狱。可它们忘了,没有器皿,它们便会流失。

  他们踩了我的脚,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我因而知道了他们每个人的重量。

 

097.jpg (639×635)

11
2015
02

因果

郑洁编译

  他姓弗莱明,是一个贫穷的苏格兰农夫。

  一天,当他在田里辛勤劳作时,听见附近沼泽地里传来呼救声。他丢下手上的活跑过去,看到一个男孩陷在黑色的烂泥里。惊恐的男孩尖叫着,挣扎着,但越陷越深,腰以下部分已经陷入泥中。农夫弗莱明沉着勇敢地把这个少年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第二天,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了苏格兰人贫瘠的土地上。一位气度不凡、衣着华贵的贵族走下马车,对农夫说自己是被救男孩的父亲。

  “我要报答你,”这位贵族说,“你救了我儿子的命。”

  “不,我救他不图回报。”这位苏格兰农夫说,摆摆手拒绝了贵族的提议。

  这时,农夫的儿子从简陋的农舍里走出来。“那是你儿子吗?”贵族问。

  “是的。”农夫骄傲地回答。

  “我要和你签订个协议。请允许我给你儿子提供和我儿子一样的教育。如果这个男孩像他的父亲一样勇敢和善良,他无疑会成为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骄傲的人。”

  第56节:这次拯救他生命的是什么

  农夫的儿子的确做到了。他进了最好的学校读书。从伦敦圣玛丽医学院毕业,后来因发现青霉素而成为享誉世界的亚历山大·弗莱明爵士。

  许多年后,从沼泽里被救出来的贵族的儿子患上了肺炎。这次拯救他生命的是什么?是青霉素。

  这位贵族的名字是什么?伦道夫·丘吉尔勋爵。他儿子的名字?温斯顿·丘吉尔,大名鼎鼎的英国前首相。▲

 

096.jpg (658×473)

11
2015
02

皮莱的镜子

[英]J·霍尔王悦编译

  为了和尼加拉瓜原始部落交流陶艺,我下了公路沿着陡峭崎岖的小路步行近4个小时,来到了洛斯查库特斯---一个土地龟裂,终日受太阳烘烤的原始部落保留地。这是一片与世隔绝的荒凉的黄土地,点缀着几个草棚,我在那里遇到了皮莱太太和她的家人。

  他们请我坐在一小片树阴下,找出家里的陶器送给我研究。当我拿出相机拍照时,皮莱渴望地问我是否可以给她的全家也拍一张,我愉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

  几周后我返回皮莱的部落举行一个关于现代制陶工艺的讲座,打算顺便把那天的合影交给她。当我迈过低矮的篱笆,进入她家小院时,皮莱兴奋地从屋里跑出来,无比热情地拥抱我之后,渴望地问:“你带来照片了吗?”我从口袋里掏出照片。照片中皮莱一家九口人带着相似的笑容神采奕奕地站在一起。

  皮莱盯着照片仔细地研究了好长时间。然后,她指着照片里一位身材矮小,头发灰白,穿褪色蓝布裙的慈祥老妇人试探地问:“这是我吗?”

  我猛然意识到皮莱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环视四周,我这才发现这里没有镜子。

  我问她是否用过镜子。她回答说很久以前家里有过一面镜子,但早就破碎得不能用了。皮莱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没有丝毫遗憾,就好像在说天边飘过的一片云:“有时候,如果光线刚好,我在装满水的水罐里也能看见自己的倒影。”我知道对这里的居民来说,拥有一满罐清水的机会微乎其微,他们得到的有限的一点儿水必须排队一杯一杯地从地下积水池舀出来。

  我想起自己到处镶满镜子的公寓;想起浴室里的放大反光镜(用来精确观察脸上的雀斑和皱纹)、三折镜(用来检查我的后背和侧面)、无处不在的小手镜。今天女人们长时间坐在各种镜子跟前批判自己的皮肤和体重、叹息青春不再、感慨造物不公,我不敢相信有人竟半个世纪没用过镜子。

  “你不想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吗?看不到自己是什么感觉?”我问。

  “我知道我里边是什么样,”她用手拍了拍胸脯:“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知道自己里边是什么样的人。”

  皮莱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在这个远离繁华的角落,一个女人从容地做着自己,优雅平静地从青春走向衰老,这期间没有落地镜来检查身体是否发胖,没有放大镜来细数眼角的皱纹,她的生活一定比我们快乐,她的人格也一定充实得多吧?从尼加拉瓜回家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是请人拆掉了公寓墙上的那些镜子。没有它们妨碍视线,我终于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看到自己“里面”是什么样的了。▲

  

095.jpg (440×661)

11
2015
02

朋友与财富

万新编译

  在财富的迷宫中,朋友间互相鼓励呼应

  一个人的财富在很大程度上由与他关系最亲密的朋友决定。

  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时,我也十分怀疑。但是,后来的一次经历使我体会到了这个论断的真正含义。

  几年前,我参加了一个主题为“创造财富”的论坛。在讨论会上,一个发言人在演说过程中向听众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请大家拿出一页纸,然后在纸上写下和你相处时间最多的6个人,也可以说是与你关系最亲密的6个朋友,记下他们每个人的月收入。然后,算出这6个人月收入的总和,最后算出他们月收入的平均数。这个平均值便能反映出你个人月收入的多少。”

  后来,我认识到了这个游戏的本质意义,那就是交际的力量,即结交朋友的重要性。中国有句老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美国也有句谚语,“和傻瓜生活,整天吃吃喝喝;和智者生活,时时勤于思考。”这两句话所讲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是告诉我们择友的重要性。朋友的影响力非常大,可以潜移默化地影响一个人的一生。

  在这里,我并不想告诉大家如何去选择朋友,我想强调的是,如果你想在人生和事业上取得成功,必须小心谨慎地结交朋友。

  如果你最亲密的朋友是公司的高级主管,那么你们在一起时所谈论的主要内容一定是关于如何管理和经营的;如果你最亲密的朋友是公司的职员,那么你们在一起时谈论的主要话题一定是关于如何工作的;如果你最亲密的朋友是房地产商,那么你们谈论的话题一定会是关于房地产的……

 

 如果你下一次和朋友一起聊天,请记下你们谈论的主要话题,到时你就会明白这句话的重要意义。

  如果你想展翅高飞,那么请你多和雄鹰为伍,并成为其中的一员;如果你仅仅和小鸡成天混在一起,那么你就不大可能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