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2015
02

生命用什么来衡量

○约翰·A·麦克唐纳  我是一名普通外科医生,几乎同每一种癌症都打过交道。我亲眼见过一些病人死于小小的肿瘤,一些活着的病人长着大大的肿瘤。我也见过病人和他们的亲友脸上那种震惊的表情,因我不得不告诉他们:“对,是恶性的。”  虽然外科医生在治疗癌症患者时,必须保持职业的镇静,但当别的医生告知你,你或你至爱的人得了癌症时,癌症就离你不再遥...
11
2015
02

两条道路

○约翰·罗斯金  在新年之夜,一位上了年纪的人伫立在窗前。他抬起充满哀伤的眼睛,仰望着深蓝色的天空,星星在那里游移着,如同朵朵百合散落在清澈而平静的湖面上。接着他把目光投向地面,看到几个比他更加绝望的人正走向他们的终点——坟墓。在通往人生终点的道路上,他已经走过了六十个驿站,除了过失和悔恨之外,他一无所获。现在,他健康欠佳,精神空虚,心...
11
2015
02

论健康

○叔本华  能够促使心情愉快的不是财富,而是健康。  我们不是常在下层阶级——劳动阶级,特别是工作在野外的人们脸上找到愉快满足的表情吗?而那些富有的上层人士不常是愁容满面,满怀苦恼吗?所以我们当尽力维护健康,唯有健康方能绽放愉悦的花朵。  至于如何维护健康实在也无需我来指明——避免任何种类的过度放纵和动荡不安的情绪,但也不要太抑制自...
11
2015
02

永生

○威廉·赫兹里特  处于青春年华的人仿佛觉得自己似神仙长生不老。不错,光阴荏苒,人生的一半已流逝,但满载无穷珍珠的另一半人生正向我们招手。面对锦绣前程,我们充满无限的希冀和神奇的幻想,未来属于我们!  对于我们,死亡和衰老是毫无意义的字眼,就像耳边轻风吹过,我们不屑一顾。别人也许承受过生老病死的痛苦,也许还要忍受它们的折磨。而我们的生...
11
2015
02

瞬间

○邦达列夫  她紧紧依偎着他,说道:  “天啊,青春消逝得有多快……我们可曾相爱还是从未有过爱情,这一切怎么能忘记呢?从咱俩初次相见至今有多少年了——是过了一小时,还是过了一辈子?”  灯熄了,窗外一片漆黑,大街上那低沉的嘈杂声正在渐渐地平静下来。闹钟在柔和的夜色中滴答滴答地响个不停,钟已上弦,闹钟拨到了早晨六点半(这些他都知道),...
11
2015
02

生命之曲

○乌尔法特  一片寂静,万籁无声。生命之曲在沉默。  在这寂静中,意志失去生命,思想消失踪影,欢乐如同野鸟逃离人们而远去。  我欲打破这寂静的幻变,操起手里的弦琴。  这弦琴是我从爱情之土、夜莺之乡取来的。  我的弦琴的声音非常甜美。  来吧,请坐下听我弹奏一曲。  我不希望使意志死亡、心灵僵冷。  我为唤醒感情而来。 ...
11
2015
02

时光的份量

○威廉·赫兹里特  随着年岁的增多,我们越来越深切地感到时间的宝贵。确实,世上任何别的东西,都没有时间重要。对待时间,我们也变得吝啬起来。我们企图阻挡时间老人的最后的蹒跚脚步,让他在墓穴的边缘多停留片刻。不息的生命长河怎么竟会干涸?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当“生活的所有生机已逝”,我们就只能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到了这一步,我们不管抓到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