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管桦     长江的浩荡波流,回旋着,翻卷着,仿佛在挣脱着什么,响出轰隆隆巨声。浪涛和浪涛彼此呼唤着,滚滚东奔,追赶那一轮红日。从最遥远的迷漫着雾气的天际,也能看见它闪亮的水面。而两岸的悬岩绝壁,把峻峭的山峰,高高地耸在它们头上那一片荒凉的蓝空中,俯视着澎湃的急流。     只有它们知道长江已经走过和将要走过的迢遥途程的时间,是多...
14
2015
02

死之随想

○肖复兴     那天,我想到了死。     生与死是自古以来一道永恒的哲学命题。     那天,我参加我的一位教师的遗体告别仪式,到八宝山时比较早。整个八宝山里没有多少活人,我的老师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停尸间中。那一刻,仿佛死的力量很大,对活人的逼近也很深,便不由得让我想到了死。     那一刻,八宝山里的杨树正落着纷纷的黄叶。但同...
14
2015
02

鸽子

○端木蕻良     鸽子,在天空飞着。人们把哨子挂在它的腿上,从天空里,便飞来悠扬的哨响。     天是晴朗的,只有一两片白云。鸽子在空中盘旋。鸽子的翻腾,从哨子发声的波折中,也可以听出来。     鸽子一群一群地飞着,在罗马的古堡上飞着,当但丁第一次和碧蒂利采相遇的时候,鸽子就在那儿飞着。     鸽子在天安门前飞着,在北京城刚...
14
2015
02

论时间

○何为     近来常常想到时间。     时间很玄妙:无涯无际,无始无终,无穷无尽。绵绵岁月,悠悠历史,皆由时间组成。时间涵盖宇宙太空,主宰天地万物。牛顿有时间绝对永恒之说,爱因斯坦则有相对论的时间观念,都很能激发想像力,这是科学家思考的命题,姑且不论。     时间让人感到神秘莫测。十七世纪法国作家伏尔泰说过,时间是个谜:最长...
14
2015
02

谈写流年

○王充闾     伴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人们心目中的宇宙会不断地向外扩张开去,而就个体生命来说,人生的风景却在这种扩张中相对地敛缩,曾经喧嚣灵海的汐潮,在时序的迁流中,已如浅水浮花,波澜不兴了。谈写流年,就是要恬淡而缓和地解读生命,通过文字来重现一个鲜活的生命真实,描绘一种生灭流转的人生风景。     时间在销蚀生命的同时,自然也接受...
14
2015
02

生命之美

○佳笔     街边新开了家礼品店,兼卖鲜花。一向无人送花给我,却又偏爱这份美丽。     一天,我走进礼品店。因不是什么节日,所以店中有些冷清。     我问老板有没有鲜花,老板很为难地解释说,这几天没有上货,倒还有些郁金香,红色的,刚来时美丽极了,可现在……她指了一个大桶中零落着的十几支鲜花,由于开始凋零,红得已不那么鲜艳了。...
14
2015
02

遵从生命

○冯骥才     一位记者问我:     “你怎样分配写作和作画的时间?”     我说,我从来不分配,只听命于生命的需要,或者说遵从生命。他不明白,我告诉他:写作时,我被文字淹没。一切想像中的形象和画面,还有情感乃至最细微的感觉,都必须“翻译”成文字符号,都必须寻觅到最恰如其分的文字代号,文字好比一种代用数码。我的脑袋便成了一本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