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2015
02

做一个战士

○巴 金

     一个年轻的朋友写信问我:“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回答他:“做一个战士。”

     另一个朋友问我:“怎样对付生活?”我仍旧答道:“做一个战士。”

     《战士颂》的作者曾经写过这样的话:

     我激荡在这绵绵不息、滂沱四方的生命洪流中,我就应该追逐这洪流,而且追过它,自己去造更广、更深的洪流。

     我如果是一盏灯,这灯的用处便是照彻那多量的黑暗。我如果是海潮,便要鼓起波涛去洗涤海边一切陈腐的积物。

     这一段话很恰当地写出了战士的心情。

     在这个时代,战士是最需要的。但是这样的战士并不一定要持枪上战场,他的武器也不一定是枪弹。他的武器还可以是知识、信仰和坚强的意志。他并不一定要流仇敌的血,却能更有把握地致敌死命。

     战士是永远追求光明的。他并不躺在晴空下享受阳光,却在暗夜里燃起火炬,给人们照亮道路,使他们走向黎明。驱散黑暗,这是战士的任务。他不躲避黑暗,却要面对黑暗,跟躲藏在阴影里的魑魅魍魉搏斗。他要消灭它们而取得光明。战士是不知道妥协的。他得不到光明便不会停止战斗。

     战士是永远年轻的。他不犹豫,不休息。他深入人丛中,找寻苍蝇、毒蚊等等危害人类的东西。他不断地攻击它们,不肯与它们共同生存在一个天空下面。

     对于战士,生活就是不停地战斗。他不是取得光明而生存,便是带着满身伤疤而死去。在战斗中力量只有增长,信仰只有加强。在战斗中给战士指路的是“未来”,“未来”给人以希望和鼓舞。战士永远不会失去青春的活力。

     战士是不知道灰心与绝望的。他甚至在失败的废墟上,还要堆起破碎的砖石重建九级宝塔。任何打击都不能击破战士的意志。只有在死的时候他才闭上眼睛。

     战士是不知道畏缩的。他的脚步很坚定。他看定目标,便一直向前走去。他不怕被绊脚石摔倒,没有一种障碍能使他改变心思。假象绝不能迷住战士的眼睛,支配战士行动的是信仰。他能够忍受一切艰难、痛苦而达到他所选定的目标。除非他死,人不能使他放弃工作。

     这便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战士。这样的战士并不一定具有超人的能力。他是一个平凡的人。每个人都可以做战士,只要他有决心。所以我用“做一个战士”的话来激励那些在彷徨、苦闷中的年轻朋友。

 

202.jpg (400×600)

14
2015
02

生命需要等待

○詹克明

     生命体是当今已知物质形态中有序程度最高级的体系,它拥有最复杂的结构,最精确的联系,最协调的配合,以及最完美的功能。

     不过越是高级有序的体系也就越容易脆弱,其对外界环境的要求也越是严格,有时甚至是近于苛刻。然而,这种严刻条件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得到满足,因此对生命体而言,它还必须同时具备另外一套生存本领,那就是等待。一旦环境恶劣,生命无法正常维持,它会借助某种方法,使之能够蛰伏潜藏,确保挨过难关,待到环境适宜之时再求发展。

     一般说来,有序程度较为低级的生命体,对生存环境的要求也相对较低,其对恶劣环境的承受能力也会相应增强。例如,最高级的人类,其身体一旦失去1/5的水分就得死亡,而较为低级的蚯蚓即使失去自身体液的3/5也还没有达到受伤害的程度。对于一些更为低级的“隐生生物”(如小麦中的线虫),即使失去自身水分的99%,一旦得到合适的水分补充也还能恢复生命。失去水分的干燥线虫甚至能够承受更为极端的恶劣环境,如干热、冷冻,甚至真空状态。低等级的植物也有同样的例证,据说一块干燥的苔藓在博物馆中居然度过了120年,过水还能照样成活。可见,降低有序程度可以成为生命等待的有效手段。

     以降低有序等级来实施等待固然可以有多种方式(如严冬到来之际,许多植物舍弃茎叶,却将养分储存于地下茎、鳞茎、块茎之中,以待来春萌发),但几乎所有最高等级植物都采用降序最为彻底的“种子”方式来保存生命。与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相比,一粒微小种子的有序程度不知要低几个数量级了。它们是生命的真正隐者,你从一粒种子中绝看不到花朵的美丽芬芳,果实的甘甜香美,茎干的分支结构,叶片的光合作用,庞大的植根体系,以及复杂的维管束组织。但是所有这些精妙绝伦的高级有序结构,又全都无一遗漏地深藏在这颗貌不惊人的种粒之中。

     每一粒种子还是整个物种的生命微缩。这种缩印是“全息”的,不仅储有本株植物全部的遗传信息,而且它还浓缩了整个物种的发展现状与演化历史。甚至在其“隐性基因”中也许还深藏了它万代前身的老祖宗基因。我们人类的“返祖现象”不是偶然也会生出个把拖根尾巴或是遍体浓毛的“毛孩”吗?它明确告诉我们,在现代人类生育细胞“盒子”里,不仅含有父辈、祖父辈的遗传基因,没准还会带有我们祖先人猿的基因,它们不甘沉睡,偶尔也期待“显灵附体”于现代之身。高级人类尚且如此,高级种子植物能保不含物种古老基因吗?每一粒种子都是一座完整的物种基因库,它贮存了历史,也孕育着未来。

     等待也是一种强韧的生命状态。

     许多沙漠植物生命周期都很短促,它们能在下雨过后的短短几天内就完成一次生命全程。听甘肃的一位先生说,戈壁上有一种植物,只要一场雨,它就立即抽芽,急速地生根、长叶、开花、结果,仅在八天里就能完成一株显花植物全部的生命周期。

     此后,新一代的种子又会重新归于安静的等待。在这片一年也未必能下场透雨的戈壁滩上,也许等待了两年时间就是为了这历时八天的生命辉煌。对这些沙漠植物来说,也许等待反倒是生命的主要存在方式。

     当然,在植物界还有等待年代更为长久的种子,那就是古莲子。1952年我国科学家在辽宁省新金县泡子屯地下泥炭层中发现了一些古莲子,并于次年种在位于香山脚下的北京植物园中。它们的发芽率居然达到90%以上,并于两年后的1955年夏开出了淡红色的荷花。采用同位素14C地质年龄方法测得这些古莲子的寿命在835年—1095年之间。事实上千年古莲子的发现在我国已屡见不鲜。有消息说,1973年在河南郑州大河村仰韶文化遗址中还发现两枚古莲子,其寿命当为5000年了。它们才是真正做到“千年等一回”的强者,这种坚忍顽健的生命力真让人肃然起敬。

     生命必须包含等待,甚至可以说,没有学会等待的生命就不具备生存的资格。

     等待是一种充满生命活力的“零级动态”,如同一辆已发动了的汽车,它是处于“零速率”的动态,一松离合器就可启动。又像一座已达链式反应“临界”的核动力堆,它是处于“零功率”动态的核电站,一提控制棒就可 以并网发电。“等待”是一种积极的预备状态。它时刻准备着,随时都在等候启动的信号。

     等待者永远醒着。生命的等待既需要一种安于寂寞的静守,又需要一种审时度势的清醒。这是一种伺机而发的等待,一种充满着生命张力的等待。可以有失去生命的种子,但决不会有睡过头、唤不醒的种子,也没有怠惰懒散、迷离惝恍的种子。它们个个清醒,都对温度、湿度等重要环境因素常备不懈地保持高度警觉,时刻都在捕捉春天的信息。

     更令人不解的是,萌发的种子凭着什么感觉器官,竟然能够知觉地球引力方向,它会让先钻出来的胚根向“下”生长,而让随后长出的胚芽向“上”伸张。它们有时还得惠于母本的高级知觉,例如常春藤叶彩雀花,母体茎干会带着蒴果避开亮光,爬到更适宜种子发芽的阴湿墙角处爆开种子,它竟然能对子代出世体现出一种充满母爱的关怀。

     生命既要擅长发展又要学会等待,两者相辅相成,交替轮回,形成了生命特有的律动周期。此周期当来自于“天”。地球自转一周为“日”,平分昼夜;而它绕日公转一周为“年”,仅仅由于一个23.5°的倾角形成的斜转方式,才使大地分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可见地球生命的生长收藏都是按照“天”的周期来实施的。生命体拥有发展与等待这两种生存状态正是一种“与天同步”的顺天应时之举。

     对生命而言,等待永远是一支瞄向“发展”的满弓弦箭,它时时都在屏息静听,候望天命信号。    

 

201.jpg (500×500)

14
2015
02

生命如一泓清水

○俞敏洪

     生命如一泓清水,源头处没有一点污染,童年的我们无忧无虑,笑容灿烂,生活就像水晶般透明,没有任何苦涩的内容。

     生命如一泓清水,青年时的我们如乘势的水流,不希望有堤岸的存在。我们渴望像水一样流动,流出父母的怀抱,流离家庭的羁绊,流入一片陌生的天地,去寻找生活,寻找值得终生追求的事业,寻找真正的爱情,和我们所爱的人合二为一、终身相守,就像两股清水,融合得了无痕迹。

     生命如一泓清水,曾经以为这个世界像我们一样的清澈,便一头扎进去,却发现所到之处和我们想象的不一样,有清流、浊流,有暗流、激流。我们常常不由自主被挟带着向前流动,或平缓,或湍急。流向什么地方,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有时候我们依然能够保持一泓清水的情怀,尽管有许多痛苦和迷茫,但仍保留一份高洁;我们有时也会失去了自己的本色,变得浑浊、激荡,有时甚至会同流合污,完全迷失自己。

     生命如一泓清水,不流动就会腐臭。经历了各种挫折和打击后,有的人失去了梦想和勇气,也失去了青春的热情和对未来的追求。而相信未来是青春存在的唯一标志,如果没有对未来的期待,生命就将如一潭死水。不管经历多少苦涩,我们都不应胆怯。胆怯是生命的堤坝,使心灵失去对自由的向往。只要不自我封闭,勇敢向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对自由的向往和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走遍天涯的梦想。很多人不愿面对挑战,把自己封闭起来,变成一潭不再流动的水。他们屈服于停滞的生活,屈服于命运可怜的安排,日复一日地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语言和思想,不再探索外面世界的精彩,也丧失了灵魂深处对于伟大的崇拜。他们表面上变得平静,变得与世无争,但是一潭不流动的水,久而久之便会生出绿锈,变得腐臭。这样的生命,躯体虽存,灵魂已死。

     生命如一泓清水,需要流动。让我们打开心灵的堤坝,融入溪流,汇入大江,奔腾入海。

     也许我们会变得浑浊,也许我们会被暗礁撞得遍体鳞伤,但我们的生命将奔腾不息,变成大海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浩荡之中再次变得清澈,变得博大,变得宽阔无边。在阳光的照耀下,我们的生命将会进一步提升,我们可以升腾为天上的云彩,在天空中自由翱翔,也可以化做雨露,给干涸的土地以绿色的希望。我们可以渗透在每一个生命的成长之中,然后再次化为一泓清水,给自己的生命一次次的梦想,经历一次次惊喜的旅程。如此周而复始,我们的生命将变成世间万物的一部分,永远生生不息。

     生命如一泓清水,让我们每个人都能拥有水的清澈,水的活力,水的自由和水的生命!

 

199.jpg (900×540)

14
2015
02

阳光与生命

○邢 汶

     做医生的邻居跟我讲了个事儿。

     他的一个病人,挺年轻的姑娘,患了干燥综合征。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就是身体分泌的那些汗液、胃液和唾液都越来越少,导致人消化困难,必须借助专门的导管将类似胃酸的物质输入体内,才能稍稍缓解;更残忍的,这种病人不能见阳光。阳光就像一台榨汁机,会很快耗完病人的体液,就像在榨取一个鲜嫩的苹果,导致病人呼吸衰竭。现在的医术还无法彻底治疗这种病症,在谨慎地反复会诊之后,他们诊断,这个姑娘最多还能再活10个月。

     姑娘的病房,窗帘是日夜拉上的,只有镍灯发出淡淡的冷光。只有月光很暗淡的夜晚,病人才可以在hushi的陪同下到院子里散步。

     医生说,他从没见过那么苍白的脸,却也从没见过那样明亮的眼神。每次他进去的时候,都看见那个姑娘在专心致志地涂指甲油,鲜艳通红的那种,和她的苍白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两个多月后,我在网上看到一份资料,说国外有个患干燥症的病人,生活在避免阳光直射的环境里,活了3年之久。希望这则消息可以使这个姑娘宽慰一些,我打印下来,去找那个医生。

     医生听清来意,摇摇头,说没有用了,她已经去了。看着我惊讶的样子,医生叹口气:“她突然坚持去天山旅行,我们通知了她的父母,但谁也劝不住。后来听说她根本没爬上去,只是在天山脚下的草原骑马,病情当场发作,救治无效,没了。挺可惜的,才22岁,听说恋爱都没谈过……”

     身患绝症的年轻女孩,让自己的生命提前在明媚的阳光下凋谢,该有着怎样的勇气和决心?

     医生又说,她和你一样,喜欢读书写东西。在整理病人遗物的时候,整理出来一大堆各种颜色的指甲油,每种颜色外面都贴了张小纸条,是她自己给那些指甲油起的名字。其中,淡蓝色的,叫做“豆蔻”;银色的,叫做“妖精”;而大红的那支,她起了一个很古典的名字,叫做“与子偕老”。听得我心酸。

     阳光和生命相比,当然生命重要。

     但在某些关键时刻,阳光显得那样不可缺少、不可代替,甚至用生命去换取也心甘情愿。

     她鲜红的指甲油,也许一直是她心底下鲜红的太阳。可是,她不能舍弃的,不仅仅是一种可以检测生命的硬度和质量的阳光,还有尘世每日升起的太阳。

     我们健康人每天都能看到、触摸到阳光,就像看到、触摸到很多其他美好的事物一样。只是在通常情况下,我们选择了疏忽,而非珍视。  

 

198.jpg (700×525)

14
2015
02

文心独白(节选)

○夏中义

     明天·今天

     人是靠明天活着的。

     蓝光闪过之后,当确证翌晨即是天崩地陷的世界末日,今夜,你还睡得着么?

     “生活在别处。”

     没有明日,心灵的堕落。人又只能生存于今天。

     明天,不过是即将来到你身边的今天。

     不能转化为今天的明天,定是你生命的终端。

     诚然,你没了,地球仍在转动,江河仍在奔流,但这已纯属你的生命史后时空。

     世界再精彩,也轮不到你无奈。

     在无始无终、无边无垠的莽莽宇宙流中,你只是一粒偶尔膨胀,又倏忽闪逝的泡沫。但这是一粒有思想的泡沫。

     宇宙再大,不知自己之巨大;人再小,却明白自己之渺小。

     人由于自知渺小而转为伟大乃至自尊。

     自尊者无不珍视生命。

     命再短,也是你的地盘,你的舞台,你的根。没有谁可以替代你去生或死。

     只有你知道你在想什么,爱还是恨。

     你是照亮你的太阳,也是紧跟你的影子。

     何必勉强自己。

     抓住生命之一瞬,抓紧一个个今天,赶快做你最想做、也可能做的事,明天也将属于你。

     没了明天没法活。

     丢了今天是白活。

     瞬间与永恒

     当你在做你很想做的事情时,你将体会到某种因内心充实而弥散的宁静。

     这一情致真迷人:一瞬间,仿佛世界消失了,所有烦恼,困扰灵魂的噪音皆融入晴空,脑海一派蔚蓝像沉凝的宝石……

     这是真正的“高峰体验”,不再惊愕,不再颤栗,而是静静地俯瞰千嶂叠翠,黄河在绿野细成金蛇,白云飘在你脚下,白云飘在你头顶,大气磅礴……峰巅已在脚下。无须再说什么,大音希声,你只感到某种因内心丰硕而生发的宁静。

     “高峰体验”是生命的闪光,稍纵即逝,璀璨,却短暂。但它分明倾泻着整个人生的郁积,如火山。

     地球上没有比火山喷发更壮观的了:灼红的地壳竟软得像沸腾的粥在不时起泡;先撒一天流星雨,旋即熔岩暴涨,漫过环形山口作血瀑倒悬;最后是地动山摇,恶魔般遮天蔽日的蘑菇云……后又黯然睡去,百年一梦,甚至千秋万岁不醒。

     谁又能说它不在默默酝酿且梦想再度辉煌呢?

     厚积薄发。蕴蓄愈久,其发愈烈。

     永恒在瞬间中引爆,瞬间是永恒的审美闪回。

     永恒之光可遇不可求,却可被心灵抓住,更细深地品味生前之三昧,难得的瞬间于是被拉长,被超越,以此逼近永恒。

     红 烛

     家里没电了,便想起红烛。

     红烛纤弱,拇指般细,在案头托一朵随风飘摇的火苗。

     暮色中多一轮光晕,心头就少一份黯黯恹恹的惘然。

     红烛是痛苦的。她只有照亮世界时才照亮自己,愈是将自己燃为一炬烈焰,其价值才愈发灿烂。

     燃烧既是她热情的倾泻,又是其年华的终结。无怪,她一边燃烧,一边流泪。

     这泪既是诀别,又是欣慰,因为她毕竟燃烧过了,燃烧正是她的生命。她无愧于生命。

     红烛有灵性,她不吝惜生命,却格外依恋生命。每每即将燃尽时,烤焦的灯芯竟像脊椎在光焰中高高地、痉挛地昂起,挺住,酷似突然中弹的勇士在半空凝为不屈的雕塑,又沉沉倒在火红的血泊……

     血是热的……

     当生命之电不济时,不妨点一支红烛。

     无 奈

     有些事非做不可,并非为了幸福,而是缓解痛苦,因为不做,则更痛苦——这便是无奈。

     无奈是别无选择的选择,没有出路的出路。

     当角色内化为道义,道义转化为负担时,无奈就开始了。

     人活到无奈,才算活出了一点人味来。

     无奈是生命的

     苦菜花。

     没尝到无奈的人是有幸的,此幸只属于两类人:一是尚未真正肩荷人生重担的年轻人;二是灵魂麻木或被阉割了灵魂的人。  

 

197.jpg (510×685)

14
2015
02

光阴

○赵丽宏

     谁也无法描绘出他的面目。但世界上处处能听到他的脚步。

     当旭日驱散夜的残幕时,当夕阳被朦胧的地平线吞噬时,他不慌不忙地走着,光明和黑暗都无法改变他行进的节奏。

     当蓓蕾在春风中灿然绽开湿润的花瓣时,当婴儿在产房里以响亮的哭声向人世报到时,他悄无声息地走着,欢笑不能挽留他的脚步。

     当枯黄的树叶在寒风中飘飘坠落时,当垂危的老人以留恋的目光扫视周围的天地时,他还是沉着而又默然地走,叹息也不能使他停步。

     他从你的手指缝里流过去。

     从你的脚底下滑过去。

     从你的视野和你的思想里飞过去……

     他是一把神奇而又无情的雕刻刀,在天地之间创造着种种奇迹。他能把巨石分裂成尘土,把幼苗雕成大树,把荒漠变成城市和园林;当然,他也能使繁华之都衰败成荒凉的废墟,使锃亮的金属爬满绿锈、失去光泽。老人额头的皱纹是他刻出来的,少女脸上的红晕也是他描绘出来的。生命的繁衍和世界的运动正是由他精心指挥着。

     他按时撕下一张又一张

     日历,把将来变成现在,把现在变成过去,把过去变成越来越遥远的历史。

     他慷慨。你不必乞求,属于你的,他总是如数奉献。

     他公正。不管你权重如山、腰缠万贯,还是一个布衣、两袖清风,他都一视同仁。没有人能将他占为己有,哪怕你一掷千金,他也决不会因此而施舍一分一秒。

     你珍重他,他便在你的身后长出绿荫,结出沉甸甸的果实。

     你漠视他,他就化成轻烟,消散得无影无踪。

     有时,短暂的一瞬会成为永恒,这是因为他把脚印深深地留在了人们的心里。

     有时,漫长的岁月会成为一瞬,这是因为浓雾和风沙湮没了他的脚步。 

196.jpg (500×667)

14
2015
02

留 下

○赵 冬

     生活在我们这个世界,万事万物的变化皆随缘意。该来的来了,该走的走了,何必事事总要苦苦地问自己究竟是为了什么。

     春蚕死去了,但留下了华贵的丝绸;蝴蝶死去了,但留下了漂亮的羽裳;画眉飞走了,但留下了美妙的莺歌;花朵凋谢了,但留下了缕缕的幽香;蜡烛燃尽了自己,但留下了一片光明;雷雨过去了,但留下了七彩霓虹……

     该走的注定会远远地离开,来来去去,聚聚散散并无关紧要,而最重要的应该是离散之后所留下来的,能在人世间留下的永远涂抹不掉的印迹。

     孔夫子留下了四书五经,王羲之留下了兰亭墨迹,曹雪芹留下了琼宇红楼,俞伯牙留下了高山流水,

     秦始皇留下了万里

     长城,林则徐留下了虎门浓烟……

     爱因斯坦留下了相对学说,莎士比亚留下了哈姆雷特,爱迪生留下了不灭的灯火,贝多芬留下了《命运交响曲》,奥黛丽·赫本留下了《天使的微笑》,达·芬奇留下了《最后的晚餐》……

     建筑师留下了高楼大厦,服装师留下了丽服艳衣,白雪皑皑留下了春水潺潺,月光柔柔留下了倩影依依……

     太多太多的留下汇聚成多彩的世界,太多太多的留下编织着壮丽的人生。

195.jpg (1024×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