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015
02

妈妈的地址

○李易寰     在街上遇到多年不见的朋友,向他要电话号码和地址。他匆匆写好交给我,却又向我要回纸条,一面补写,一面对我说:“你还是打电话到我妈妈家比较容易找到我。我们夫妻早出晚归,放假和周末也多是在我妈妈家吃饭。”     另外一次,我要速递邮件给一个朋友,他特别嘱咐:“请把东西送到我妈妈家去。我妈妈家全日有人,送到我家,我反而收不...
15
2015
02

回家

○李硕儒     想家,想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这是深植在人们心里的情绪,它单纯又深刻,浅白又复杂。     对于飘泊者,这情结又写进更多的丰富,印出更苦的斑驳。     本不愿飘泊,只想有一份宁静——一张宁静的书桌,一摞能书写的稿纸,一排够用的图书。可命运偏偏把我推进飘泊,于是就离不开想家的情结,就给这情结填满了丰富的斑驳…… ...
15
2015
02

人人都是孤儿

○周国平     我们为什么会渴望爱?我们心中为什么会有爱?我的回答是:因为我们人人都是孤儿。     当然,除了极少数的例外,我们每个人降生前都是有父有母的,随后又都在父母的抚养下逐渐长大成人。可是,仔细想想,父母之孕育我们是—件多么偶然的事啊。大千世界里,凭什么说那个后来成为你父亲的男人与那个后来成为你母亲的女人就一定会相识,一定...
15
2015
02

步行

○李旭     一生用自己的脚走路的人,走得更多的是土路。     路上留下了满是草鞋和步鞋的脚印。在下雨没下雨的天里,遥想那一路上深深浅浅的人生盖下的脚印和鸟兽印过的蹄爪印迹,那些雪泥鸿爪是不是就永远成为酸酸甜甜的记忆?步行在通红的高粱地、金黄的油菜花的田间小路上,在黝深的玉米地、稻花香的田埂上,有没有与爱情相遇?下着小雨或飘着雪...
15
2015
02

想北平

○老舍     设若让我写一本小说,以北平作背景,我不至于害怕,因为我可以捡着我知道的写,而躲开我所不知道的。让我单摆浮搁地讲一套北平,我没办法。北平的地方那么大,事情那么多,我知道的真觉太少了,虽然我生在那里,一直到廿七岁才离开。以名胜说,我没到过陶然亭,这多可笑!     以此类推,我所知道的那点只是“我的北平”,而我的北平大概...
15
2015
02

想家

○欧阳斌     有家可想是幸福的,能让人想的家庭是幸福的家庭。     男人外出较女人多,外出不想家的,不是好男人。     好的家庭自有一种内在的诱惑。妻子、孩子,各以其独特的方式表述着一种无法割舍的牵肠挂肚。     人在外,尤似一场出海的远行,风高浪急时只顾拼尽全力搏击。风止,浪静,一弯月亮摇荡着水面阵阵涟漪,苦涩的海风轻...
15
2015
02

走在怀念的小径上

○囡囡     生活的背景是一堵墙,我们习惯了——靠在墙上。     墙上有吸盘,我们被吸住,贴在上面,慢慢地延伸自己。     渐渐,我们长得越来越像墙了,没有个性,没有激情,没有磕碰,没有意外——我们一览无遗地看到了我们的将来。     生命还有别的样式吗?     一定有的吧!     有人选择勇敢,逃离这堵墙。  ...